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第17章
    京城四月初的天气不冷不热,这京郊外的灵云山下气候却要更冷上一些。半山腰的一片桃花林到了此刻也还开得旺盛。远远望去,一片青山绿野之中,唯有这片桃林之地粉红得娇艳夺目。

    昨夜里刚刚下了一场雨,雨水未干,露珠沾在桃花的花瓣上,晶莹剔透。一身鹅黄春衫配着珊瑚色百褶裙的小女童梳着简单的双环髻,一头浓厚的黑发如同青墨一般,光可鉴人。虽看起来才六七岁的大小,但已是生得肤如凝脂白玉,双眸似月夜寒星,一张粉嫩的小脸就如同这桃花一般的娇嫩可人。

    她微微掂起脚,伸手摘下一朵桃花放在篮子里,伸出袖子一截雪腕上,带着一串素雅的佛珠玉莲手串,因戴的时间久了,闪着绸缎一样的反光。

    薛令蓁将手伸进装满鲜嫩花瓣的篮子里,花木的精纯精华缓缓通过精神力吸纳入体内,过了片刻,她的肌肤上泛着淡淡莹润光泽,连胸前坠着的晶石也微微闪烁着流光。

    “姑娘,谢先生叫您回去用饭了。”时隔六年多,已经长成半大少女的雪松、雪竹姐妹二人在她四岁跟着谢先生学艺时,也被宋氏送到了这灵云山的云鹤庄内照顾她。

    姐妹二人身着相同的衣服,雪松年长些,平日里成熟一点儿,不善言语,却会些武功。雪桐年纪小,为人机灵,善于膳食女红。

    薛令蓁抽出了手,若无其事地将篮子递给了雪桐,笑吟吟地道:“今日摘得花瓣鲜艳,回去了做成花汁膏子给你们玩。”

    雪桐捧着篮子,“这倒好,前些日子刚做好的让谢先生瞧上了,拿去做了颜料。这回我可舍不得了。”

    雪竹拍了她一下:“你还说,最后谢先生画了一幅人物画,不还是给你了?”

    雪桐嘻嘻一笑,将手中拿着的斗篷披到了薛令蓁的身上,“姑娘这桃花膏子这几日怕是做不成了,国公府派了人来,我去取姑娘斗篷的时候瞧见的,估计是来接姑娘回府的了,二姑娘也快说亲了。姑娘是二姑娘的亲妹妹,也该回去的。”

    薛令蓁歪头想了想,这些年回陈国公府回的少些了,与二姐姐薛令芳也相处的时间也比不得以往了,不过她素来关爱自己的这个妹妹,时不时寄些东西来,自己如今都六岁多了,那她也有十六岁大小了,按照这古代的习惯,也该是说亲了。只是她上次回家,还没有人提过呢,这次怎么了。

    压下心底的疑惑,她快速回了云鹤庄内。

    暗香厅内,谢琼用罢了饭,见自己那淘气的学生去摘桃花还没回,命下人将饭菜端回厨房的灶上温着。她下方立着两个嬷嬷,有些等急了,不过念着自己面前坐着的可是泰安郡主的先生师长,也便没有流露出来。

    “先生,我回来了。”

    门外传来女童一声绵软娇嫩的声音,其中一个老嬷嬷心中激动不已。她是府中老人,但因薛令蓁这几年回家回的时间不长,她也没见过几面,这次来接薛令蓁回府,也是她千方百计争取来了的机会,若能在郡主面前露上一面,讨得她的欢心,自家在府中的差事也能升一下。

    她心里想着这隔了几年未见,那小仙童一样的三姑娘该出落成什么样了。扭头一见那刚入门的女孩,饶是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也愣了愣神,不禁咋舌,小小年纪就有这等的模样,再等几年,彻底长开了,该不就是京中第一美人了吧。

    另一位老嬷嬷则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望着进门来的女孩,柔声唤道:“蓁姐儿,几天时间没见,想没想谢嬷嬷?”

    薛令蓁先向谢琼行了礼,方露出一对浅浅梨涡来:“当然想了,我日日夜夜也想着您做的牛乳糖粉糕呢!”

    她人生得娇美剔透,不言不笑时,那浑身就似是刚下了凡尘的金童玉女,而若是笑了,那便真能让人甜进了心眼里,再也出不了她这个蜜罐子了。

    当年宋氏带着四岁的她前来拜师,谢琼到底独居惯了,又未曾有过子女,虽收下她这个小弟子,却不知如何照顾,又怕小孩子吵闹,每日只教她学艺,晚上则教她史书典故,另安排了时间教她一些女红厨艺。除了教学之外,两人之间也很少有其他交际。

    幸而薛令蓁是个乖巧伶俐的,发挥了自己缠人的功夫,凭借今世的一张盛世美颜的脸,成功将谢三娘子这朵高岭之花摘下。人与人交往,当真心换真心。薛令蓁与谢三娘也是如此。

    见薛令蓁这般小的孩子将自己真心实意地当作了可依靠的亲人来对待,谢三娘子也被她给暖化了,日子一长,便将她当作了亲生骨肉来对待。

    这几年她呆在谢琼身边,她待薛令蓁是打心眼里的疼爱,宋氏因是一府主母,尚有长女要照顾,有时难免有些疏忽。而谢琼竟比宋氏还要上心体贴几分。薛令蓁虽口中叫着先生,心底里亦是将她看作了亲人,隐隐还要比宋氏更来得亲近几分。

    谢琼将小徒弟拉进怀里揉了揉脸蛋,命人将饭菜端上,看着她用饭的样子,不禁有些怅然。

    细细算来,蓁姐儿跟在自己身边也有三年,聪慧伶俐远胜旁人,又是个体贴暖心的孩子。自己生病皆是她服侍在左右,自己生辰虽未告诉她,她也悄悄打听了来,费心筹备,自己若是有稍稍不快,她更是撒娇卖乖讨自己开心。这等亲近,连自己那些所谓亲侄儿亲侄女也是比不得的,倒真像旁人所说,自己与她怕是有些母女缘分。

    谢琼知这两个嬷嬷突然来接薛令蓁,必是不会再来了,薛令蓁如今已快到七岁,先太子妃当年也是在六七岁时就被接入宫中教养,只怕待二姑娘定了亲,她也就要被皇帝接入宫中教养,心中愈发不舍,酸涩难平。

    她道:“左右时辰还早,蓁儿还在用饭,你们先下去休息片刻,我还有些事情要交代蓁儿。”

    那谢嬷嬷笑道:“那就谢谢谢先生了。”

    待人走后,谢琼不禁沉默了一会,待薛令蓁用完早饭,才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哽咽起来。

    薛令蓁眼睛酸涩,伸手抱着谢琼,压着声音里的哭腔软软地道:“先生别哭了,待长大了,我就将你接过来一起住。”

    谢琼含泪笑道:“小孩子的胡话。我家财许多,还用的着你来替我操心。今日你归家后,我替你编写的那几本书籍你千万带着,你自学能力强,虽说诗词一道上没什么悟性,我也不强求你。但你颇有天赋的数术、书画之上千万不能懈怠了。你是世家的女儿,女红厨艺也不要太过认真,也不可一点不通,会些基本的就可。”

    她细细说道,这几年来,倒是头一回如此话多。

    薛令蓁丝毫不觉得厌烦,待她说完,谢琼又从手上取下了一枚小小的刻凤穿牡丹翡翠戒指。

    见薛令蓁不解,她轻笑着拿出一小盒印泥,戒指在印泥沾了一下,再印在白纸上,那牡丹和凤凰的纹饰纠缠着,花纹十分繁杂。谢琼微微将白纸倾斜,那些花纹侧看竟然形成了一个“羽”字印。

    “这是?”

    谢琼将这戒指塞在她贴身的荷包里,笑道:“你做了我唯一的学生,这只当是先生我送你的礼物,你拿着这枚印去羽衣阁,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去取。”

    薛令蓁只觉自己眼睛又要红了起来,“先生,我自己有封地,又有父母照料,哪里还用得着这个?”

    谢琼揉了揉她的额头,“你既说了我是你先生,何必再这样客气?那些是那些,这是我给你的,当然不同。你收着便是。”

    薛令蓁含泪收下,却又怕自己哭了,又惹得先生难受,哽咽着道:“我在地窖内为先生准备了不少好酒,都是我平日闲着酿的,多是用果子酿的,对身体有益,先生可别在喝那些烈酒了。”谢琼爱喝酒,唯有那烧胃的烈酒她喝着够味,偏那烈酒喝多伤身。薛令蓁五岁时用异能学着酿的果酒,是她唯一喝着觉得满意的果酒了。

    谢琼听了,心中真是苦甜交集。

    谢嬷嬷估摸着时候,见雪松、雪桐二人进了屋,便知是谢先生与蓁姐儿话别完了,心下倒也感叹,这谢先生平日里极少与人交好,这蓁姐儿却是真入了她的眼,这些年照料极好。

    “那就与先生告别了,若有闲时,夫人必会带着姑娘来看望您的。”

    谢嬷嬷给谢琼行了礼,命雪松、雪桐将薛令蓁在庄子上的衣物收拾一番,薛令蓁却突然拦住了二人的动作,“你们只将我不常穿、不常用的东西收拾一下,那些常用的,就留在这儿。”她转身对谢琼笑道:“先生可要将我的房间留着,备不住我还来小住呢。”

    谢琼一思量,知这些东西必是蓁姐儿怕自己难受,留下做个念想,压住心里的酸涩,“你这丫头,我何时要说不留你的房间,竟是瞎操心。”

    谢嬷嬷:“那就这样,太太为姑娘又新置办一些衣服,这倒是不缺的。”

    待薛令蓁和雪松、雪桐二姐妹随着两个嬷嬷回了陈国公府,谢琼方对着身侧的贴身丫鬟露出一丝苦笑:“这丫头,平日里撒娇卖乖,缠人缠的不行,可她如今刚走,我就觉得整个庄子都空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