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第15章
    薛令萍暗道自己自幼也算得上聪慧,又因有薛树的话,便处处好胜,父母也都请了好的先生教她读书,她的诗词是被先生称赞过有灵气的。这些诗词皆是往日自己的得意之作,今日花了一个时辰默了下来。而薛令芳她是知道的,虽写的一手好字,可这读书的灵性却比不上自己,谢先生又如何瞧得上。

    都道谢三娘子性情古怪,不论门第,大伯母宋氏以权势相压,谢先生必然不喜,自己必会是更有机会的了。

    薛令萍为自己鼓了鼓气,整理好仪容,装作是在游园子,缓步到那出了丹枫院必经的一条游廊里,守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细碎脚步声以及谈笑声。

    不该啊,依着谢先生的个性,必是要对宋氏之人不假辞色、有所迁怒的,又何来这般的谈笑声?薛令萍目露疑惑,但一想起这次是个万分难得的机会,薛令萍握紧了纸张,仪态端庄地走到了谢琼的面前。

    她今日穿了件簇新的水蓝圆领束腰绣兰花襦裙,发髻上簪着两朵时新花样的珠花,五官生的纤弱可怜,清秀柔婉,如今十一岁出头的年纪,隐约有些少女模样,却连腕子上戴着的玉镯都有种荡荡悠悠的欲坠之感。走出的时候,特特微垂着脑袋,愈发倒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这位是?”谢琼问向身侧的琉璃,望着这莫名半道钻出的少女,其衣料首饰比一般下人好些,却又比不得薛令芳姐妹,仪态也不似是府中仆人,一时也猜不出她的身份。

    琉璃嗤笑,恨不得将这没脸没皮的二房之女扫地出门,明摆着是向谢先生卖可怜,顺便企图踩着自家小姐上位成谢先生的学生。

    薛令萍不等琉璃回话,上前行了一礼,敬仰地望着谢琼,轻声细语地道:“拜见谢先生。我是芳姐儿的堂姐,薛令萍。久闻先生大才,萍儿仰慕多时,始终无缘向先生求教,今日托了大伯母的福,有缘得见先生,这才大胆拿着平日的拙作来请先生指教一二。”

    这是她素日的做派,女学中女先生无一不是夸她谦逊好学,对她爱护有加。她道这谢三娘子并非俗人,必是爱惜有才之人,自己显露出对她的敬仰来,必能讨得她几分喜爱。

    谢琼仔细听完她的这番话,眉眼间转而带了丝笑意,让薛令萍心中大定,忙不迭将自己手中精心默下的手稿送上前去。

    “琉璃,把手中的灯笼给我。”琉璃不解,迟疑着将手中的灯笼递过去,暗道这谢先生可千万别被哄骗了去。

    谢琼不接过手稿,提灯照向对面的薛令萍。而薛令萍不禁呼吸急促了一些,手中微微渗出汗来,只觉这谢三娘子的视线在自己身上一扫而过,“谢先生,不知可有什么指教?”

    谢琼见天色愈发晚了,眼中掠过一丝厌烦,道:“也不过平庸之人,薛小姐不必求教于我。我素来不喜自作聪明之人。薛姑娘还请牢记。”

    她的话,字字如同冰刺一根一根扎在了薛令萍的身上,脸色唰地通红起来,整个人仿佛是被放在了炉子里烘烤,眼泪在眼睛里欲掉不掉,手中紧握着的手稿不知不觉都皱成了一团废纸。

    琉璃急忙转头轻咳一声,方止住嘴边的笑意,“时候不早,谢先生还要早些休息,萍姑娘就自己逛逛吧。”

    待人走了,薛令萍才愤愤地哭了出来,她不知谢琼那句“平庸”指的是她样貌还是诗词,一想起方才宋氏那些丫鬟讥讽的眼神,她自己就仿佛是个跳梁小丑一般。

    她哭过一会,收拾好面容后,才起身准备回梁姨娘的溪梅院。

    从薛林的书房出来,陆轩雍捶了捶自己有些酸疼的肩膀,心里却丝毫不觉得疲累,不枉他苦心奉承这薛林,到底得了些好处,对于下一次的会试,他是势在必得地要拿个好名次。

    因奉承薛林,陆轩雍这几次被他叫去吃酒赴宴。薛林此人虽在朝中不受重用,可年少时结交的友人也多少有几人在朝中有些实权,陆轩雍又并非蠢徒,这些人随意透露一点内容,就足够他会试受用。当今圣上命题一向以朝中局势为主,陆轩雍此次落榜正是因不了解这朝中的局势,会错题意所致。

    人一旦尝到了半点儿的甜头,就不会舍得放下去。陆轩雍正是如此,绝不会让薛家这个机会从他手里溜走。

    古往今来,两姓之家若要结成牢固的关系链,最可靠的办法无疑就是姻亲了。

    陆轩雍脚步一顿,想起陈国公嫡亲的姑娘中,只有二姑娘与自己较为适龄,本来他母亲郎氏又与薛夫人交好,本就有了一半的胜算,可偏偏那二姑娘对自己分外冷淡,若有若无还有些厌恶,这可就难办了。

    此事说来,他也莫名有些委屈。想他在蔡阳,虽父母无甚官职,自己却是个才华出众的少年,品行容貌无一不是被夸赞的,怎到了这薛二姑娘的眼里就这般不讨喜了呢?

    陆轩雍百思不得其解,却见那暗处半隐半藏着一个纤瘦身影在缓缓走动,因而出声问道:“是什么人?”

    那身形抖了抖,似是被吓着了,缓步走出,却是一个纤弱少女,双眼微微红肿,正是要回溪梅院的薛令萍。

    陆轩雍见其衣着并非国公府中的下人,料不准身份,见其楚楚可怜之态,不禁温声道:“方才吓着姑娘了。天色已晚,姑娘莫要在此久留。”

    他心里念着男女大防,怕传出流言惹了薛家不喜,便匆匆离去。

    那薛令萍见了他彬彬有礼的斯文模样,不免心中稍稍悸动。她暗道这人是从大伯父书房出来,自然不是寻常人,可恨自己身有宫寒一病,又被谢三娘子羞辱一番,若今日之事传了出去,她就算是没脸出去见人了。

    薛令萍暗自垂泪,待回到溪梅院,林氏已在客房收拾,见女儿散心回来,却哭得双眼红肿,面色发白,吓了一大跳,“萍儿,你这是怎么了?”

    薛令萍咬牙摇了摇头,死都不肯将此事说出,却让林氏心中愈发起疑,以为是被人怠慢了,安慰道:“好萍姐儿,别哭了,咱明日便回家,再不在此受人轻慢!”

    ······

    “太太,姑娘,你们是没瞧见,当时那薛令萍整个人都快羞死了,我当初怎就没瞧出来谢先生还有这一张利口?”琉璃坐在榻下的小凳上,一口伶牙俐齿将当时薛令萍的神态学得是活灵活现,惹得满堂笑声。

    可笑归笑,薛令萍此举无疑还是惹了宋氏和薛令芳不喜。

    谢三娘子来薛家是念着和宋氏的年少情分,收薛令蓁为徒那是因为薛令蓁合了她的眼缘,可那薛令萍却是想着白占便宜、踩着人上位,未免吃相太难看了一点儿。

    下计没成功可不代表没做过,宋氏和薛令芳又不是什么善人,断然是不会因为没被薛令萍占了便宜而放过她。

    薛令芳恨不得让薛令萍千刀万剐,冷笑道:“她不是一心要求个好名声吗?那我就让她的名声臭大街!”

    宋氏眼中冷光闪烁,轻笑:“这还不简单?”她吩咐下去:“珍珠,你去取些钱,让不起眼的心腹在闹市处多找些乞儿,或者贫人家的小儿,用这些钱叫这些孩子将这件事情传出去,关于我们的,倒可略去些,只是薛令萍的所作所为,务必要说的仔细。连她害芳姐儿落水的事情也别落下,也叫宗族的人看看,薛树夫妻俩究竟养了个什么货色!”

    珍珠应了下去,办事效率极快,不过两天就看到了效果,小孩子嘛,管不住嘴,尤其是那些乞儿,到处流窜,消息自然传得快,薛树和国公府早就分为了两家,火怎么烧也烧不到陈国公府。

    薛令萍死也不肯说这事情,林氏只以为她受了气,陪了她在家中好好休养几日。这日她自己按例去铺子上查账,本就因薛林之故而生意一般的铺子今日愈发冷清了,连林氏也生了一肚子闷气,责问那掌柜伙计。

    掌柜的有苦说不出,总不能去说是因为主子家的姑娘的名声,诺诺道:“这已不是头一日了,这几天生意都比往日差了许多。”

    林氏郁闷地让几人退下,见平日里的一个认识的熟客正好路过,却绕到了别家,忙上前拦着,问个缘故:“姚夫人,您以前不是说要多到我家铺子来照顾照顾生意,怎如今还跑到了别家?”

    姚夫人和林氏是牌桌上的交情,向来谈得上几句,如今却疏远着道:“那是以往不知道你家的教养,你家女儿都能害了自己堂妹的性命,却还有脸捧着自己不知道几斤几两的‘拙作’想抢了谢三娘子做先生,去蹭个好名声。以前你跟我说自家女儿被国公爷的二小姐仗势欺负,只怕是你女儿想害人性命不成,反被责罚吧?我还怕你连累我家的女儿!”

    完了!林氏脑子里一个霹雳,没听清姚夫人后面的几句话,身子就直挺挺倒了下去,幸好身后还有丫鬟在。

    林氏这下子什么也顾不得了,早早回了家中,还未来得及找薛令萍仔细询问,就见下了学堂的长子薛茂面色铁青地将薛令萍从屋内拽了出来。

    薛令萍哭得狼狈不堪,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面颊红肿,留下了一个明显的巴掌印,嘴角丝丝地渗出血迹。

    “你这是做什么?萍姐儿她可是你的亲妹妹!”林氏扑上前护住了薛令萍,也顾不得生气,对长子哭道。

    薛茂揉了揉抽疼的额角:“母亲,若非我从别人口中得知,你还想将萍姐儿做的事瞒我瞒到多久?芳姐儿可是她的亲堂妹,尚还比她小了一岁多,她怎忍心下得了手?事后竟还有脸再去算计芳姐儿?那可是谢三娘子,人家是被大伯母请来的!怎么看得上她?”

    薛令萍偎在林氏的怀中,闻言,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怨恨。

    林氏哭道:“那件事情根本就是薛令芳害得你妹妹,萍姐儿如今落下个宫寒的毛病,让宋氏他们赔给萍姐儿一个名师,提高萍姐儿的地位有什么不可?这件事定是宋氏毒妇传出去的,我这就找他们算账!”

    薛茂连忙拦住她:“母亲,萍姐儿脑子糊涂,您也跟着头脑不清楚吗?这一切都是萍姐儿罪有应得,您就算去,又有什么证据?只会惹出更多的乱子,您就听我的,莫要再搀和进国公府的事情!”见她还是不甘,薛茂直言:“母亲难道就不为我和父亲考虑考虑?若您再如此纵容萍姐儿,只会给我们一家惹来更多的麻烦,儿子的前途您也就不考虑了吗?”

    林氏这才镇定下来,四目无神,哭道:“那如今你妹妹名声毁了,可还怎么办?”

    薛茂气恼地看着地上的薛令萍,冷言道:“就将萍姐儿禁足在她院子里,请个严厉些的嬷嬷教导她规矩,待两三年后,这自然没多少人记得萍姐儿的事情了,那时我也有了更好的功名,萍姐儿也能找个好人家。”

    林氏走到还在抽泣的薛令萍面前,痛心道:“你做事怎就不提前告诉娘一声,怎么这么胆大呢?如今你就听你哥哥的,好好学学规矩。”

    薛令萍道:“娘,你难道真要把我关起来?我不要!”

    林氏见薛茂眼中的冷光,深吸口气,“来人,把姑娘给我关起来,门上上锁!”

    薛茂不禁松了口气,但愿这样能让父母消停些,也能让国公府那边消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