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庶谋
    却说那宋氏新生的女婴也并非常人。她本是末世的一缕的幽魂,前世父母均是末世的木系异能者,而她更是木系异能的变异者,从简单控制花草的木系异能竟演变成可以控制生机、治愈伤病的特殊异能,被基地当成宝贝一般护着长大,半点没经历过末世的血腥,只负责医治基地里的重伤员。却没料到基地突然被丧尸摧毁,她也被牵连至死,再睁眼就托生至此。

    与宋氏在一体内相处已久,虽这生母后来对她感情复杂,可在前期却都是十分关爱,她前世父母早亡,如今对这宋氏,不免生出一些恻隐之心来。

    本见宋氏体内生机衰弱,她便用异能护住母体,却万万料不到,此时她体质弱小,无法控制住太过强大的异能,竟引起了异能暴动,木系异能竟促使她周遭的植物早早在冬日开放。

    眼见异能无法收回,她不想让自己的异能白白浪费,又得知生母的救兄心愿,她索性就借着母体的血缘之力,隔空将异能的一小部分输送到了母体长兄也就是此生舅舅的身上,这才不至于让母女二人因过多的异能爆炸而死。而剩余的一部分异能力量则被她强行用精神力凝结成了一小块晶石。

    不过好像这块晶石被当作了什么祥瑞宝物。对自己应该没有坏处吧。她想了想,还是没有抵挡住稚嫩身体传来的疲惫,逐渐步入睡眠。毕竟疏散异能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的精神力,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操心更多的事情。就算她有心将舅舅安稳的消息告诉宋氏,如今的她还不能说话也是白费功夫。

    产婆一事,薛林的确下了功夫追查,可也只找到那产婆儿子一家畏罪自杀的尸体,泄恨地将这一家子全都扔去了乱葬岗,曝尸荒野。可他心头怒意未消,怀疑是庶弟一家下的手,背地里对他庶弟薛树一家的铺子多有打压,这薛树与其妻林氏还不明为何,自认倒霉,以为是同行打压,苦不堪言。

    薛林自瞧过她后,就宣布三姑娘的确乃是天降祥瑞的事实。那些曾经见过桃花盛开的下人也大力地宣传开来,什么霞光大绽可医人百病、异香扑鼻、花仙降世,到了最后,甚至早晚都有人偷偷去丹枫院跪拜。

    而那哺育薛三姑娘的张奶娘也确实好运。她家儿子两个,长子是聪明活泼,可幼子却因早产而体弱,只能养着,却不知为何,自打那日奶过三姑娘后,再哺育幼子,不过两日,幼子已经健康许多,大夫都说再养一些时日,就可与平常幼儿一般健康。此后她便时常在外提起这三姑娘的神通之处,将其当成神明般私下供奉。

    后来府中实在是说的没谱了,薛林才让薛四儿去管教一二,心中却也十分自得。

    他自己却是埋头于书房,与那群素来一起写诗作词的门客写了几首诗词,翻了诸多书籍,才定下了三姑娘的名字——薛令蓁。蓁者,珍也,乃是珍宝、珍稀之意。而蓁本身又有草木茂盛之意,与她出生的异象相和,亦有薛家强盛之意,当即便将这小小婴孩上了族谱。这才想起,自己那庶长子宝哥儿虽早已起好了名字——薛荣,却尚未公开,因此一并宣布。

    这事传了出来,也多惹人注意了些。这都是有习惯的,哪家的孩儿都是在养到七八岁,已经长住了,才会去上了族谱,而有的女儿家,更是在出嫁时,才会记名,若有的是庶出,则更不稀罕了。但仔细一想,人们也便认为是理所应当的。若是自家有这么个祥瑞姑娘,自然也要早早上了族谱,祭告祖先。

    宋氏听了,也觉得不错,便让下人们都改了口,改叫蓁姐儿,薛令蓁听罢,却觉也是缘分巧合,她前世姓名也叫薛令蓁,不差半字,就连接受起这穿越重生一事也没有多少不适应,难不成自己还真是投胎转世了?

    这起名一事听在府中众人心里,却是给出一个信号。薛家大哥儿不如这宋氏生的祥瑞三姑娘得宠。自然就又是一番态度。

    众人皆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凡胎俗子怎比得上这祥瑞呢。可惟独这尚在禁足中的梁姨娘心中不畅,郁郁寡欢。

    这日里,分了出去,住在一条街的二房太太林氏进门去瞧她——那日薛令萍又被人扔入水中又被罚跪祠堂,送到家中就得了风寒,灌下几碗汤药也不见好。林氏把这一子一女看作眼珠子一般,自然找上门了。因是怕惹怒了薛林,只一味地冲着她表妹梁姨娘抱怨。

    “你还说,我让你好好教导萍姐儿,可你们夫妻只一味宠着,她是个什么身份,怎么敢对薛令芳下死手?你也别对我生气,就算宋芷仪废了,可薛令芳照样还是国公爷的嫡女,萍姐儿又不是他亲生的,还是庶弟的女儿,国公爷能包庇萍姐儿?这下好,我被迁怒,宋氏生下了个祥瑞,你满意了?”梁姨娘坐在榻上,一身浅色的紫薇花褙子,映在窗外的光影下,显得精致漂亮,她生了一张圆润的鹅蛋脸,柳眉杏眼,淡笑时看着十分的温柔单纯,素来是薛林最为喜爱的长相,不妩媚、不可怜,却温柔之中带着些天真。

    对面的林氏本是来兴师问罪的,却知日后还要依仗这个表妹出主意,见梁姨娘是真的生气了,连忙道:“妹妹,咱们约好的事情,你可不能反悔。否则宝哥儿的事情,你也落不得好!”

    梁姨娘瞧她一眼,心中暗骂果真是一家子蠢货,只得道:“既是如此,那你们就好好教导萍姐儿,莫要一贯再娇宠她。别再给我惹出什么乱子!”

    林氏却没觉得自家萍姐儿如何不对,面上只是忙应下,上前又问:“那宋芷仪和那祥瑞怎么办?”

    提起这,林氏就觉得气得心肝疼。她与宋氏差不多大,都是在圈子里有过交集的,可这宋氏不管何时都压了她一头,好不容易这薛家长房久来无子,族中商议要将她的长子过继来,将来继承爵位,可这宋氏和薛林不愿非自己亲生子继承爵位,借了侯府势力压迫。她正想给宋氏找个不痛快,正巧她这破落商户的表妹看上了薛林相貌爵位,一心想要嫁进来,做个人上人,二人一商量,梁氏下计,由林氏帮忙进了薛家的门,趁势将宋氏踩在脚下,也好替二房得些好处。

    前几月宋家遭祸,她高兴得日日睡不着觉,以为宋氏从此就要被踩在脚下了,可偏偏宋氏倒是命好,又生出个祥瑞来,还连累她家萍姐儿生了大病。一想起此事,林氏就心疼自己的萍姐儿又要被那宋氏之女踩了一头,更是郁闷,将宋氏母女恨得入骨。

    梁姨娘放下茶盏,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笑意:“再是个祥瑞,如今不还是个婴孩,没了宋氏才是最关键的。一个女娃娃,也挨不着什么事情。只要没了宋氏,就算养大了她,也是我的好处。同是一家的姑娘,有个祥瑞,自然对萍姐儿的名声身份也好。”

    林氏眼睛一亮,道:“你若是有计划,我立刻就去安排,这次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梁姨娘皱了皱眉头:“如今满京城只怕都知道了薛家祥瑞的事,产婆那里已经有老爷在追查了,没准宫里也有人盯着,幸亏咱们早就处理干净。你这时动手,不是成心找死吗?且再等等吧。”若是产婆成功,那祥瑞未生下来,就算薛林知道这其中有蹊跷,但也正称了他的心意,不会追究。可偏偏这产婆不知为何没能得手,宋氏生下祥瑞,把薛林的心意扭转了来,反而在宋氏那里加了人手。梁姨娘心中轻叹,这次可谓得不偿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