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度假世界。(5)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乔妈妈跟在乔真身后不停的提醒她这个不能干那个不能干,在别人家里不能像在自己家里那么懒散,而且还要与主人保持距离,如果累可以回家。

    乔真收拾好东西的时候,乔妈妈还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的说着,巴不得把她前二十几年的所有糗事都拿出来给她做个例子,好警示她不可以再犯。

    “妈,我会记住的,您跟爸在家里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周末有空会回来的,都在同一个城市。”乔真抱了下乔妈妈,便拎着行李箱离开了。

    明鲤的幼儿园是全日制的,这意味着乔真在明鲤上学的期间可以做些其余的事情,她可以去试试做设计。

    乔真待过很多位面,见过无数节日,她脑袋里的灵感也不会枯竭,特别是她有做设计师的念头的时候,她脑袋里的灵感如泉涌,她立刻拿纸笔将脑海里的图案勾勒出来。

    明言怕乔真在明鲤不在的时候感到无聊,本想去告诉她随意她将明鲤不在的时间怎么利用,却发现她正在埋头绘画,是西方古典服装,却又透露着东方道家的感觉,融合的很微妙而且并不突兀。

    其实就是在古典裙摆上画了点道家的符,但因为明言的孤陋寡闻,所以他并没有看出来,只是看着隐隐有道家的感觉。

    至于融合的很微妙。

    那是因为乔真有外挂啊,她的所有经历、见识都是她外挂的一部分。

    等到收尾的时候,乔真的脖子有些酸痛,她抬手扶着脖子扭了扭,又抬头想活动一下,正好看见身后的明言。

    然后乔真洁白如项颈的脖子便不慎扭到,她龇牙咧嘴的“嘶”了声,“明先生,虽然这里是你的地盘,但该给的尊重是不是应该要给一下?”

    明言掩去眼底的笑意,嘴角轻轻往上弧了弧,“是我的错,抱歉。”

    乔真歪着脖子整理着那些纸,“明先生,在明鲤不在的期间,我做一些副职,应该是可以的吧?”她朝天竖起三根手指发誓,“我保证,不会耽误照顾明鲤的事情。”

    明言拿起她面前的那些纸,“画的不错,如果你有意的话,可以去明氏试试。”他说完又特意解释,“这可不是照顾明鲤的福利,只是作为总裁看见贤才想要招揽一下。”

    乔真昂头看向明言,“那好吧,我会去试试的,但是您也知道,我的时间需要调节,明氏有这个特例吗?”

    明言点点头,“当然,设计师重点在灵感,如果每天只是待在公司,灵感很容易枯竭,所以我们只需要设计师按时交搞,其余时间你可以自行安排。”

    “好。”乔真应下,她立刻上电脑到明氏人才招收网提交资料。

    明言觉得乔真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悠闲,所以便回去了。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跑这一趟,大概是因为随心所欲吧。

    等晚上五点的时候,乔真被送去幼儿园门口接明鲤,有些小朋友的家长认识她,但也只是相互打个招呼。

    明鲤迈着小短腿从幼儿园里出来便扑进乔真的怀里,“我们回去吧。”

    乔真看着瓮声瓮气的明鲤,直觉他有些不对劲,“怎么了?”

    明鲤还是一个劲儿的往她怀里钻着,乔真扶着明鲤的肩让他站好,“别动,告诉我,是不是在幼儿园发生了什么让你不愉快的事情?”

    “他们…他们……”

    乔真听着明鲤说了几个字便露出哭腔,她当即稳不住了,“你说出来,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有什么不能说?”

    明鲤“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哭啼啼的说道:“他们说你坏话!”

    那义愤填膺的语气,还有他哭泣的表情,看得乔真哭笑不得,她安慰道:“谢谢你替我生气替我委屈,可是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他们是怎么说我坏话的呢?我们去报仇好不好?”

    “好。”明鲤捏了捏粉嫩的小拳头,“他们说你活该,就是我去倒水的时候,听见他们说的。”

    乔真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抱起明鲤,带他进幼儿园,她以前带的中班现在由隔壁的田老师负责,她轻车熟路的去办公室,“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负责明鲤所在班级的田老师抬头,“乔老师,有什么东西忘带了吗?”

    乔真环顾一圈办公室,里边的老师都没有离开,“不,是你们多带了什么。明鲤告诉我你们在办公室闲话,当然,如果只是这样难免显得我多管闲事,可若是背后闲话我,那我不得不说几句了。我这个人平时性子软,要真看不惯我就当面说,背后说我我又听不见,没意思是不是?”

    田老师还有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脸色都有些难看,他们没料到乔真那么直白。“乔老师,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乔真勾了勾唇角,“没有误会。如果没有人在背后说什么,为什么连孩子都知道?”她低下头看了眼明鲤,又看着那些老师,“孩子都是一张白纸,你们在上面作画的时候,可千万别带上什么不应该有的颜色。”

    她蹲下去问明鲤,“你今天听谁说我的坏话了?”

    明鲤指了指脸色不是特别好的几位老师,“是他们,他们说你活该被辞退,又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

    乔真看向他们,“关于这件事情,我希望几位老师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牵着明鲤,“我们走。”

    明鲤看向乔真的目光带着崇拜,“女人,你今天好棒!我好像更喜欢你了!你呢?有没有更喜欢我一点?”

    乔真无奈的蹲下身,她循循善诱道:“你别和那些人学,好吗?知人而不论人,是道德,可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今天给你做的是反面教材,你以后不要论人,好吗?”

    明鲤懵懵懂懂的点头,“好。”

    乔真保证明鲤肯定不懂,“不懂没关系,通俗易懂的讲就是,不能背后讲别人的坏话,知道吗?”

    明鲤这下答应的很干脆,“好!这些爸爸妈妈还有叔叔都教过我!”

    乔真这才意识到明鲤的父母好像不在这个城市,她思量一番以后才试探般的问道:“我好像没有见过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们在别的地方工作吗?”

    明鲤点点头,“妈妈怀上小妹妹要回m国养胎,你想跟我见父母吗?”

    乔真忍俊不禁,“不想,不过你要是想见我父母,咱们周末可以去。”

    明鲤蹦蹦跳跳的牵着乔真的手,“好,我要去见你父母!”

    一路上明鲤都叽叽喳喳的,异常兴奋。时不时的问乔真的父母喜欢什么,又问那天他应该穿什么。

    后来是乔真把他摁在座位上,“他们喜欢安静的。”

    明鲤这才安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