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度假世界。(1)
    ,精彩小说免费!

    尊姓大名:乔真。

    龟年鹤寿:万+无法预计。

    一决雌雄:雌。

    靡颜腻理:无外挂。

    殚见洽闻:舞蹈,诗书,茶艺,刺绣……感觉什么都会但又一无是处。

    囊中麟角:测险仪手链,乾坤袋,青冥灯,王者农药,小马驹,糖豆豆x115,小菊花的身体,心情气温器,手机,无线网,流量若干,轮椅,金条x968,零食大礼包。

    不胜枚举:7/x

    难度更新:度假世界,无难度。(祝宿主玩得愉快。)

    功亏一篑:度假世界,无关任务。(祝宿主玩得尽兴。)

    乔真醒来的时候便看见便宜妈哭哭啼啼的守在她床边,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便宜妈便扑在她身上。

    “呜呜呜真真都是妈妈不好,竟然让她们坏了你的名声呜呜呜……”便宜妈的眼里仿佛有一杯无底水,怎么流都流不尽。

    事情是这样子的,原主的父亲还有一个哥哥也就是原主的大伯,原主的爷奶不仅重男轻女,还重长。原主的堂哥今年结婚,需要婚房,两个老人家便将主意打到原主爹妈给原主准备的嫁妆上。

    原主的母亲也就是眼前的便宜老妈自然是不愿意的,那些奇葩亲戚捞不到好处,便到处造谣说原主瞎几把谈恋爱,肚子里还死过人,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也没有男人要,留着嫁妆也没什么用,不如给原主的堂哥用。

    “妈,这件事情如果你和爸不能处理,那就让我来。”

    乔妈妈一怔,眼泪又是哗啦啦的不要钱的淌下来,“呜呜呜都是妈妈没用,他们都是你爸爸的亲戚,你爸爸也不能把事情做绝,以后可怎么往来呀?”

    乔真只觉得头更疼了,这种亲戚居然还指望以后往来,留着过年吗?她拉起被子将脸埋起来,睡觉使她快乐。

    只是便宜妈的哭声更大,乔真不得已只能掀开被子坐起来,“妈,爸跟你给我准备了多少嫁妆?都是给我的吗?”

    乔妈妈直点头,“有一套小户型的房子,离这里不远,大概六七十平,还有十万块钱存折。”

    这里是二线城市,一套六七十平的房也不便宜,这对父母对女儿还是挺好的,就是两个都太软弱。“明天跟我去过户。”

    乔妈妈一愣,“什么?”

    乔真很有耐心的重复一遍,“明天跟我去过户。爸耳根子软,您也斗不过他们,我的名声也毁了,再让他们缠下去,只怕我的嫁妆连根毛都没有了。”

    乔妈妈不可置信的看着乔真,“真真,你怎么,怎么这么说话?!”

    接受完原主记忆的乔真半点也不客气的说道:“这是实话,您要是想给他们那就直接给他们,要是不想给他们就过户给我。我不这么说话怎么说话?他们那是人干出来的事情?他们造谣我的时候想过我以后怎么活?您是逼我去死啊!!”

    对待乔妈妈这样特别容易心软的人,说话不能有任何软弱,就得往严重了说。原主都因乔家父母的软弱而死,她实在是不想面对这种事情,敌人猛如虎,队友软如猫,猪队友还仗着父母的身份拖后腿,心里不强大的人,不死后半辈子也没指望了。

    乔妈妈神色慌慌忙忙的,半晌一咬牙,“好!我去劝你爸爸!”

    等便宜妈离开以前,乔真叠着枕头放在背后倚靠着,考虑怎么把这事儿摆平。这家事难平,她还怎么做一条咸鱼?

    乔妈妈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第二天乔爸爸便带着乔妈妈还有乔真去过户,手续不是很繁琐,乔真只要跟在两个人身后顺便签几个字。

    等三个人一起回小区的时候,那些奇葩亲戚都守在楼道上。

    乔爸爸与乔妈妈挡在乔真面前护着她,乔真却直接推开乔妈妈与乔爸爸,从两个人之间的缝隙钻过去,“你们怎么又来了?看我死没死吗?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死得了,让你们失望了。”

    乔爸爸脸色有些难看,“乔真!你怎么说话的?!”

    乔大伯仿佛是有人撑腰一般,奚落着乔真,“你看看你一个女孩子,连礼貌都不懂,小家子气!”

    乔真仿佛是听见笑话一般,“那得看对待谁啊。我肚子里都死过人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看看我肚子里的孩子他半夜有没有去找你们报仇?”

    乔堂哥长得一表人才,其实就是衣冠禽兽,成天游手好闲,在家啃老,娶媳妇儿还把手伸到自己堂妹的嫁妆上,单蠢至极。“你怎么和我爸说话呢?我爸是你大伯你就得听他的!”

    “哈哈哈哈。”乔真忍不住笑出声,“你爸是皇帝吗?不听还要杀了我?来,让我看看你爸的国家在哪儿。”她的视线在乔堂哥身上打转,“哦,你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有个国家也迟早得亡国。”

    乔堂哥气得说不出话。

    乔爸爸的一张老脸通红,乔妈妈唯唯诺诺的躲在乔爸爸的身后。

    乔真觉得很解气,所以她直接打电话给保安处,让保安过来撵人,并且交代保安以后别让他们再进来。

    回到家乔妈妈便劝乔真,“真真,以后不可以那么说话!”

    乔真反问:“为什么不可以?”

    乔妈妈细心的解释着,“你是女孩子,以后是要嫁人的,如果你这么说话做事,会嫁不出去的。”

    乔真越听越觉得神奇。“那我肚子里死过人,就能嫁出去了?”

    她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爸,您也听见他们怎么说我的吧?现在邻里邻居的都知道我肚子里死过人,咱们要不要趁现在把房子卖了搬到别的地方?”

    乔爸爸呵斥道:“那是造谣!”

    “谁在意呢?”乔真面无表情的看向乔爸爸,她追问,“谁管是真是假呢?即使是假的,在别人眼里看来也是真的。那您告诉我,到底是真是假?”

    社会就是这样,不是你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就可以澄清的。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它可以大肆宣扬一个人的道德,也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毁掉一个花季的女孩子,键盘手和看热闹的人都不需要证据,他们只需要发泄和一个饭后的谈资。

    而且乔真今天做的事情很激烈,这里又是在楼道,吵的声音也没有故意克制,只怕该听见的不该听见的都被听了去。她的名声本就臭的像榴莲,只怕现在更臭了,洗也洗干净。

    乔爸爸被乔真问的说不出话儿来。“你让爸爸考虑考虑。”

    乔真带着文件进房间,藏的严严实实的,她还有班要上,不可能把房产证和银行卡天天带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