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一秒完成也是罪。(9)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命不久矣,便宛若一条咸鱼缩在玉佩里。

    老和尚念了声“阿弥陀佛”,便带着舍利子与玉佩进竹屋。

    到底是八卦的心思作祟。乔真虽然隐隐有些猜测,但没有得到证实,她始终有些苦恼于程昭的目的,她开口问道:“老和尚,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老和尚并没有回答。

    乔真也知晓强行逼问也问不出什么,所以干脆闭嘴。

    老和尚将舍利子放进鎏金的炉子里,又将乔真的魂魄从玉佩里一道一道的抽出,七魂六魄,每抽出一道她便更虚弱一分,没有拨筋抽骨的疼痛,只是力气一点一点的流失,她会灰飞烟灭的。

    乔真太清楚这个事实,反正两个主线任务都完成了,隐藏任务便随他吧。她自暴自弃的想着,灵魂也逐渐消散。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一间屋子里,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改正:

    乔真满头问号:

    小零:

    ……哦。

    乔真在系统的空间里过上快乐带着丝丝颓废的悠闲生活。

    小零:

    乔真:

    墙壁上出现屏幕。

    最后老和尚的练法失败了,舍利子废了,乔真也灰飞烟灭。

    程昭捂着脸,他的情况不是很好,失魂落魄的开车回去。途中有几次失神,差点葬身车祸,看得乔真心惊胆战。

    他之后的生活并没有跌宕起伏,反而是一帆风顺的。

    直到程昭四十岁的时候,他似乎是受不住对白月光的思念,割腕自杀了。

    乔真:敲里吗吗的!

    程昭死后便历劫失败,他照样是鬼界说一不二的阎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是性子变得愈发沉闷。

    当初的轮回册被乔真偷出来,便再也没有找回去。直到有个想升官发财的老鬼,带着乔真偷出来的轮回册去邀功。

    程昭这才知道,原来他心心念念的人,竟然是死在他手下的乔真。

    乔真也是一念之差,才漏掉那么关键性的问题。倘若程昭心里有白月光,她是阎王妃,那有没有可能,阎王妃与白月光是同一个人?

    可现在再去追究这些,为时已晚。乔真已经灰飞烟灭。

    原主便是阎王妃,她篡改轮回册,将她的运气都转移到程昭的身上,所以她无父无母,无依无靠,饱受欺凌,活得艰难困苦。而程昭父母双全,家境殷实,年纪轻轻便顺风顺水的掌握商界的命脉。

    要乔真说,原主就是傻。运气这东西转移一半就好,两个人也好门当户对,这样在一起的几率也会大很多,何况阎王对原主一直念念不忘呢。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继续看后续。

    阎王轮回成为程昭的时候,在十五六岁的时候便开始夜夜做梦,梦见他身为阎王时与阎王妃相处的场景。

    大概是两个人样貌相同,所以程昭很自觉的将自己带入阎王的身份里,逐渐的对阎王妃失心又失神,甚至他一度精神恍惚。但程昭是个精神很强大的人,在意识到自己不对劲的时候,便控制住内心的情感,也将这件很荒唐的事情埋藏心底。

    直到他查到乔真与阎王妃的相貌相同,又从古书籍里翻出禁术,想要复活他梦里心心念念的人。他心心念念的人又娇气又贵气,而不是乔真这个落魄又顽强到显得很粗糙的女人。

    程昭也没有意识到环境塑造性格的问题,便一根筋的认为牺牲乔真一定可以复活阎王妃。

    乔真看到此处的时候呆若木鸡,程昭这么傻逼的吗?竟然想用轮回后的阎王妃复活轮回前的阎王妃。

    她有点理解无能。

    老和尚当初劝诫程昭“有取必有舍”,程昭当初被几十年的梦早已摧残的对这件事情没有理智了,结果只舍没有取。

    乔真没了,阎王妃也没了。

    结局令人唏嘘。

    阎王依旧是当初那个不怒自威的阎王,却再也没有一个可以让他开怀的阎王妃。他的生活单一而枯燥,每天处理事务,或是回到卧室拿着阎王妃的东西睹物思人。东西还在,人却没了。

    乔真看得有些闷闷的,仿佛是在看一部电视剧,一部很真的电视剧。

    直到阎王再次坐在书桌后处理事务,他的钢笔里没有墨水了,他下意识无奈的笑着,“懒懒……”

    无奈又宠溺的语气。

    只是他的头只抬一半,嘴角的笑意便僵住了,什么懒懒,都没了。

    乔真心塞的关掉屏幕,

    当初程昭在梦里惊醒时喊的,根本不是什么“兰兰”,而是“懒懒”。

    小零:

    系统空间里一片沉默,乔真便打算去打王者农药耗费一下时间,她的好友几乎都是灰色的头像,各个任务世界的账号都没有互删。祁易鄄的,何昭的,范昭的,还有许多小伙伴,有些在记忆里都想不起来了。

    乔真一瞬间便有些伤怀,她兀的抬手捂住脸颊,泪珠顺着手指滑落。

    心底的温软猝不及防的被触碰,她怎么还能装作没事人?

    每经历一次任务,她都感觉自己凉薄几分,从一开始真心真意的引导任务对象,到后来用手段去套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