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反套路,刺激。(14)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直接撵人,“我问问,就是想看看他的笑话,没必要亲自跑一趟吧?”她抬起手臂做出请的姿势,“慢走不送。”

    赵连看不出乔真的半点心软,只能失望的离开。离开前他还是寄予希望在乔真身上,“何总在一院,我会交代护士,如果您报出姓,护士会带你去的。”他说完微微弯腰低了下头,出去之后还顺便关上门。

    小零:

    乔真:……摆谱的时候给忘了,完蛋蛋,看热闹把任务给看忘了。

    小零:

    乔真脸上的笑容皲裂,

    现在是入秋,天气还是有些燥热,只是偶尔拂过的一阵风会很清凉,乔真穿了件米白色的连衣裙,在路过的水果店里买了只水果花篮,去医院以后很顺利的被带进何昭的病房。

    病房里有股很浓郁的药味儿,何昭正拧眉睡着,她拎着果篮放在病床旁边的柜子上,又将她的名片塞进果篮里,趁着何昭还没有醒的时候,她便离开了。

    下午何昭醒来的时候,便看见柜子上的果篮,他微不可见的拧眉,让赵连将果篮递给他,他消瘦的指头捏着名片,“谁放进来的?”

    赵连也有些奇怪,“我只是给护士交代一句,如果有姓乔的女人来找您,便带她进您的病房。何总,会不会是乔小姐?”

    “出去。”何昭冷淡的吩咐。

    赵连离开。

    何昭从柜子上拿起手机,给名片上的号码打电话,系统的声音每嘟一声,他的心脏便往上跳一寸。

    乔真接起手机,“喂?”

    “嘟嘟嘟……”

    何昭激动之下挂了电话。

    乔真看着已经挂断的通话屏幕,“打错了吧?无聊。”

    何昭立刻又是一通电话,吩咐助理尽快安排与lings的合作。

    一个星期以后,乔真拎着摆放文件的女士包进何氏,依旧是通畅无阻的去顶楼,lings对何氏来说是不同领域的公司,而发展到国内,还是要看何氏的意思,如果能有幸与何氏合作,lings的路会顺畅许多。

    三年前的那些秘书几乎没有变换,所以秘书们看见乔真的时候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毕竟之前何昭那副瘦骨如柴、不人不鬼的模样他们都见过,赵连也只是告诉他们,夫人遭遇不测,具体的事情众人皆不知。

    乔真并没有与他们叙旧的心情,只是将名片递过去,“你好,我是玛丽苏·露可,不知何总现在有没有时间?”

    秘书立马拨通电话,在何昭的同意之下放乔真进去。

    乔真敲了两下门。

    何昭拿着笔的手都有些抖,一方面是期待与激动,一方面是他身体很差,握笔都有些握不稳。“进。”

    乔真推门进去,“何总,您好。”她将名片放在何昭的办公桌上,推了过去,“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空,详谈lings与何氏合作的事项?”

    “当然有。”何昭扯了嘴角,笑里无由的带了些宠溺,他扬了扬下颔,点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请坐。”

    乔真觉得他这个表情有点奇怪,具体却又说不上来,只能拉开椅子坐下,她从包里拿出大致方案,“零氏在m国与何氏在国内的地步相比,不逊多少,何总有没有去m国发展的兴趣?”

    何昭看了眼乔真手里的文件。

    乔真机灵的递过去,“这里是大致的方案。我看您也很忙,如果您有这方面的意图,可以找个时间详谈。”

    何昭接过文案大致看了几眼,便放回桌子上,“别急,在看文案以前,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乔真沉默一会儿,“请。”

    何昭的眼皮子垂下一些,睫毛在他的下眼皮打上一层阴影,“零氏的幕后掌权人是谁?零氏的总裁是职业总裁,这一点毋庸置疑,那么真正掌权的呢?”

    乔真也知道何昭肯定是查到一些眉目,大概过不了多久便能真相大白,所以她并没有隐瞒,“是我。零氏一年前的掌权者去世,他把后事安排好,零氏每年照样能运转,属于他的那些东西都归入我名下。”

    何昭捏着钢笔的手有些发紧,“他为什么要把那些财产给你?”

    乔真摇摇头,“这些是我的私事,与合作似乎没有关系。”

    何昭却是突然暴起,他猛的站起身推翻办公桌,“你说啊!他为什么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你?!”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脸色也有些狰狞。

    乔真起身后退几步,她冷静的看向何昭,“因为他是我的丈夫,他追求我两年,在得知他患有癌症的时候,我们便结婚了,在我被打捞的那个小村庄。何昭,我们三年前已经结束了,不要总是沉陷在以前。”

    小零:

    乔真:

    小零抖成雪花屏。

    乔真直接屏蔽小零,等她回神的时候便看见何昭已经在她身旁。

    何昭抱住她,抱得死死的,仿佛要嵌入怀里,嘴里一个劲儿的说对不起,可是他对不起的到底是谁呢?

    原主已经死了。

    乔真也只是陪他玩玩。

    何昭头又开始作痛,内心的暴躁正在叫嚣,他猛的推开乔真,“滚!你滚!你给我滚!快滚!滚的……滚远远的!”

    乔真面无表情,却很委屈,他们之间气短的应该是何昭吧?何昭不仅无理的记恨她,反而还能理直气壮的让她滚,三观呢?

    “再见!”她说的有些咬牙切齿,只是在手碰上门把的时候,却听见身后嘭地一声巨响,吓得她心颤。也不知道是心理影响还是事实,乔真觉得地面都颤了下。她转身看过去,发现何昭倒在地上抽搐。“!”

    “你没事吧?”乔真立刻抱着何昭把他放在沙发上,她要去拨打救护车的时候,却被何昭一把拉住。

    “别去。”何昭费力的吐出几个字,“影响公司。”

    乔真似笑非笑的戏谑着,“何氏的总裁不靠谱,何氏又怎么会靠谱呢?这么看来,我还是趁着零氏没有往国内发展,赶快重新挑个靠谱的合作伙伴。”

    何昭的大手勒住乔真的手腕,他忍痛忍得眼睛都有些发红,“不许!”他痴痴的笑,仿若个疯子,“谁都知道你是我何昭的夫人,谁敢跟你合作?”

    谁都知道?

    乔真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你讲清楚一点,什么叫谁都知道?”

    何昭的神色有些癫狂,“你查啊,查我,网上铺天盖地的,不管是圈子里还是圈子外的,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