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反套路,刺激。(13)
    ,精彩小说免费!

    勤劳了两年的乔真终于又重新过上被系统养着的日子,实在是太太太太令她满足了!出门有人随行,回去有车可乘,时隔两年她依旧是个有排面的人。

    乔真:

    小零:

    乔真:

    三天后,乔真飞往m国,与m国的大佬寻求合作,她秉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念头,无人敢与她合作。

    关键是八百损的都是lings的,还是没有大佬敢跟她合作。

    没有办法,乔真只能与大佬公平合作,各损二百,再赚五百。

    因为走的都是迂回的战术,所以乔真在m国待上整整一年,才将伊泽搞得破产,还有家破人亡。她从始至终都没有露面,伊泽死后都没有瞑目。

    三年啊,她已经离开何昭三年,是时候回去,完成渡劫任务了。

    小零:

    乔真:

    小零羞涩:

    乔真:

    小零得意:

    正在虐待宿主的系统如花:

    乔真收拾东西准备回国,是以何氏工作伙伴的身份回去的。她并没有直接找何昭,只是想在盛景买下当初何昭要送给她的房子。但是何昭始终不肯卖,乔真只能退而求其次,从盛景小区里另选房子。

    大概是孽缘。

    乔真穿着风衣出去买薯片的时候,正好与载着何昭的车辆擦肩而过。

    何昭似乎是有心灵感应似的,他转头正好看见乔真转弯的背影,立时爆喝一声,“停车!”

    司机吓得立刻刹车。

    何昭推开车门追出去。

    越是靠近那道身影他的呼吸越是放缓,头,又开始痛了。

    他伸手抓住女人的胳膊。

    没有电视剧或是小说里的擦肩而过,何昭抓住的女人正好是乔真。

    乔真也没有再假装失忆的兴趣,她挑了挑眉,抽开胳膊,疏离又有礼貌的笑着,“何先生,好久不见。”

    何昭抱住她,“乔真!”

    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儿。

    乔真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她没再多出什么事惹他生气吧?

    “何先生,你越矩了。”

    她的声音冷淡又清脆。

    乔真只是轻轻推了推他,便挣脱开他的怀抱,她仰头看着男人的脸庞,才发现何昭已经消瘦的快要成骨架了。

    何昭只能看着乔真,复杂溢于表,当初他只是想设计一场戏,让乔真说出对他死心塌地的话,等以后乔真恢复记忆,他也好用那些事情去说服乔真,跟他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但事与愿违,哪知乔真当场恢复记忆,还偏激的跳下海。

    那时候他真的是吓坏了,乔真跳海之后的四五天他都坚持着没睡,即使是被莱夫下了安眠药,他睡的也不安稳。

    没有人知道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会从噩梦中惊醒。

    起初何昭是释然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乔真在他的脑海里非但没有消散,反而阴魂不散,天天折磨他。

    早上起床的时候,怀里没有名叫乔真的温香软玉;出门的时候,没有名叫乔真的妻子替他系领带;工作的时候,没有名叫乔真的管家婆不让他喝咖啡;肚子饿的时候,没有名叫乔真的跑腿给他送饭;半夜惊醒的时候,没有名叫乔真的人抱着哄他。

    那时候何昭才发现,其实一个名叫乔真的女人,已经在他的生活里根深蒂固,并且息息相关。

    可是三年后的见面,乔真说什么了呢?她说,何先生,你越矩了。

    头疼。

    仿佛有蜈蚣在脑袋里的神经上爬着,他极力的抑制着,脸上还是不由得渐退血色。乔真看得有些心惊胆战。

    “何先生,你没事吧?”

    何昭没有回答,只是倾身再次抱住乔真,隐忍又委屈的说道:“头疼,老婆,我头好疼,呜呜呜……”

    乔真蹙了蹙眉,感觉抱着自己的男人有些不对劲,不,是非常、十分、特别不对劲,她扶住何昭的身体,“你的司机呢?让他带你回去。”

    何昭却像是耍赖似的靠在乔真的身上,“不要他。”

    乔真眼看着何昭的面色越来越差劲,只能扶着他回盛景的房子,还是当初何昭要送给乔真的那个。

    “你没事吧?”

    何昭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整个身体都有些发抖,“没事。”

    正好这答案是乔真想要的,她随意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那就好,何先生,我还有事,便先回去了。”

    何昭想要拉住乔真的手,却没有拉到,他也不敢出声,只怕一开口,便是疼痛的呻吟,不知是什么心理,他觉得他不能让乔真知道他的病情。

    乔真走的干脆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她回去之后便订了份外卖,之前想去买薯片也被何昭破坏了。

    何昭当天便被送进医院,助理还是当初跟随何昭的那个名叫赵连的助理,到底知道两个人的过往,第二天助理便来寻找乔真。

    赵连站在沙发旁边,“乔小姐,您去看看何总吧?何总最近身体越来越差,睡不好也吃不好,时常念叨着您的名字。”

    何昭当初的状态确确实实的吓到赵连了,那时候何昭对着空气喊老婆,中午吃着空气再夸“老婆,你做饭真好吃。”

    赵连初次看见的时候只觉得毛骨悚然,后来除了心酸也只能心酸。

    何昭表面上光鲜亮丽,里子已经破败不堪。半年前,医生已经下最后的通知,如果何昭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的话,将会有生命危险。

    乔真看也不看身旁的人,一大早儿的摁门铃,扰她清梦。“不去。”

    她拒绝的干脆。“你老板与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你去通知他父母吧。”

    赵连更心酸,“何总的父母得知何总身体不好,便想着瓜分他的财产,已经被何总打发回他们以前的住所。您是何总名义上的姐姐,还是何总的妻子,求您去看看他吧,他晕倒的时候也在念叨着您呢。”

    乔真冷笑一声,“何家父母不是霸占我亲生父母的钱财,都用在何昭身上吗?现在何昭倒了,他们又去投靠谁了?”

    赵连卖着关子,“您亲自去问何总,岂不是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