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反套路,刺激。(9、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端着碗温热的青菜粥进卧室,却发现何昭已经睡着,她偷偷摸摸的往青菜粥里放了些糖豆豆的碎屑。

    何昭半倚着靠枕,脑袋偏着。

    他输液的时候也吃了一些,却没有吃多少,估计肚子里也是空荡荡的,睡醒了还是要胃疼的。

    乔真用手推了推他的肩,这样病弱的何昭还是很可爱的,让乔真真老阿姨忍不住的想要去宠爱。

    颜狗,伤不起。

    “老公,吃点东西再睡。”

    何昭惺忪的睁开眼睛,他睡的不深,所以很轻而易举的便被喊醒。他茫然的抬头看向乔真,“嗯?”

    乔真端着青菜粥放在他面前,“吃点东西再睡,嗯?”

    “嗯。”何昭任性的往后一躺,他嘶哑着声音,“我想喝水。”

    乔真将青菜粥放在一旁,“等我。”她起身出去。

    何昭看见乔真关门便伸手够着青菜粥,够不着,便掀开被子强撑着下地,狼吞虎咽的喝着碗里的青菜粥。

    头可断,血可流,形象不可抛。

    卧室的门只是顺手带上,并没有关好,所以乔真走到门边便看见何昭费力的站在床头柜的旁边,捧着碗呼噜噜的喝着。

    “吃慢点!”乔真出声呵斥,“你是不是真的不要胃了?!我看你干脆当神仙吧,不吃不喝不拉不撒,这样最有形象了。”

    何昭鼓着腮帮子,嘴里的还没有咽下去,他委屈的红了眼睛。

    还敢哭!

    乔真将水杯重重的搁在床头柜上,又一声呵斥,“滚回床上!”

    何昭咽下嘴里的粥,抽了抽鼻子,他慢慢吞吞的爬回床上,仿佛乖宝宝一般的看向乔真。“我饿…”

    “饿你就那么吃?手上一个针孔太少了吧?戳十个二十个我看你才能长记性!”乔真气得怒目圆瞪。

    何昭伸手勾了勾乔真的尾指,“你、你别生气,我不敢了。”

    乔真没个好声好气的将水杯递过去,“喝水,喝慢点!”

    何昭接过去,小口小口的喝着,偶尔再抬头偷窥乔真的神色。

    等他喝完水,他将水杯递给乔真,“我饿。”他委屈的重复,声音也比先前更大些,“我饿!!!”

    乔真端着青菜粥放进他手里,嘴里却是毫不留情,“饿死算了。”

    何昭小声一“哼”,“饿死我你就是寡妇,乔寡妇。”

    乔真气得神情都有些恍惚,她危险的笑着,“哪有人这么咒自己的?你放心,只要你一死,我立马继承你的遗产,去找伊泽双宿双飞,再包养几个小白脸,日日寻欢作乐,夜夜笙歌,你坟头的草有几丈高我都不会去处理的!”

    何昭气得将手里的碗摔在地上,他厉声一喝,“你敢!”

    她的糖豆豆!

    乔真的眼睛瞪得更大,嘴角也绷得很紧,她拔高声音,比何昭还凶,“你看看我敢还是不敢?!”

    何昭钻进被窝里呜呜个不停。

    乔真懒得理他,蹲下身子将地上的狼藉收拾干净,便出去了。等她又端着碗滚烫的、掺着糖豆豆细屑的青菜粥进卧室,何昭还在被窝里哭着。

    唉,这人一生病,就变小公主。不宠吧,他闹;宠着吧,他作。

    被子颤抖的幅度有些大,乔真觉得不对劲,她将青菜粥放在一旁,揭开何昭的被子才发现他已经胃痛到抽搐。

    乔真将他抱进怀里,手揉着他的腹部,她以前和老中医学过一些按摩腹部的手法,胃痛的时候可以缓解疼痛。

    老中医神农:很是欣慰。

    何昭紧紧的圈住乔真的腰,仿佛是报复似的勒着她的腰。

    乔真也只能忍了,谁让她是颜狗,谁让何昭恰好颜值max。她仍然是动作轻柔的帮何昭揉着腹部,何昭抱着乔真细腰的胳膊逐渐放松,可见按摩还是有用的。“好了,乖,松开。”

    何昭这才听话的松开,他将脸埋进乔真的胸上,瓮声瓮气道:“我饿。”

    乔真松开他,把碗递去,“还是青菜粥,喝慢一点好不好?你刚刚吃的太快,对胃不好,也怪我,刚刚不该气你。”

    何昭眼巴巴的接过青菜粥,小口小口的喝着,喝完腼腆的看向乔真。

    乔真揉了揉他的脑袋,毫不吝啬的夸赞,“真棒。”

    何昭拉着被子挡住咧开的嘴,只是眼睛弯弯的很好看,他含着笑意的瞳孔仿佛是缀着星星的夜空,很美。

    乔真将碗带出去。

    等她回卧室的时候,何昭还是眼巴巴的看着门口,仿佛是期待她的回来。

    乔真揭开被子钻进去,她抱住何昭的腰,“睡一觉吧,睡醒了就不痛了。”她亲亲何昭的嘴角。

    何昭闭眼窝进她怀里。

    天蒙蒙黑的时候,何昭费力的睁开眼睛,他的眼皮子沉得厉害,睁开眼便看见乔真软绵绵的胸脯,鼻尖一热,差点丢人。

    他抽开抱着乔真的手臂。

    乔真也因为他的动作而醒,她打了个哈欠,哑着声音问道:“还疼吗?”

    何昭简洁的回答,“不了。”

    “这就好。”乔真起身去卫生间刷牙洗脸,然后去厨房再端些青菜粥。

    等她回到卧室的时候却发现床上早已没有何昭的身影,卫生间也没有任何动静,她放下青菜粥,推开卫生间的门,里边空无一人,那何昭呢?

    乔真立刻去找,她在客厅也没有看见何昭的身影,又到二楼的书房去找,她推开书房的门,便看见何昭在亮堂堂的书房里刷着文件。她走过去,随意抓起一份,“这些难道不能等明天吗?”

    何昭抬眸看了她一眼,“今天不处理,明天就要累垮。”

    乔真怼他,“已经累垮了,那就继续垮着吧。”她强势的将那些文件整理好,掰着何昭的脑袋面向她,“反正你那么有钱,可是身体只有一个,年轻人,不要仗着年轻就肆意妄为嘛。”

    何昭不理。

    乔真强制的拖着何昭回卧室。

    何昭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乔真,她的力气竟然比他这个大男人的力气还要大?

    乔真将何昭压在床上,“乖乖休息知道吗?什么都没有身体重要。”

    何昭气闷的背对着她。

    心底其实是高兴的。

    乔真拍着他的背像是哄小宝宝似的,只是嘴里没有哼着摇篮曲罢了。“你刚刚醒,去吃点青菜粥好不好?”

    何昭默不作声的爬起来,端起床头柜上的青菜粥,本想呼噜几口喝完,却察觉到乔真炙热的目光,只能小口的喝着。

    乔真这才转移视线,又开始唠叨,“之前让你不要多喝咖啡,非是不听,看见的时候阻止一下,我看不见的时候谁还能阻止你?能不能自己上点心?难不成还等着我成寡妇去养小白脸?”

    她的用词极其恶毒。

    却又极其的深入人心,至少何昭气得要好好保护他的胃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