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反套路,刺激。(1)
    ,精彩小说免费!

    尊姓大名:乔真。

    龟年鹤寿:万+无法预计。

    一决雌雄:雌。

    靡颜腻理:无外挂。

    殚见洽闻:舞蹈,诗书,茶艺,刺绣……感觉什么都会但又一无是处。

    囊中麟角:测险仪手链,乾坤袋,青冥灯,王者农药,小马驹,糖豆豆x123,小菊花的身体,心情气温器,手机,无线网,流量若干,轮椅,金条x666

    不胜枚举:5/x

    难度更新:五颗星。

    功亏一篑:去死吧!活着浪费空气。

    乔真:

    原主乔真是贫民窟的小女孩,有一个弟弟名叫何昭,原主随母姓,何昭随父姓。因为家里重男轻女,所以女主对弟弟十分恶劣,但是年幼的弟弟还是念着原主的好,可谓是姐姐虐我千百遍,我待姐姐如神仙的真实写照。

    何昭被原主虐到十八岁,直到原主拿着何昭创业的资料卖给何昭的竞争者,何昭从此背负上抄袭者的名头。

    但何昭是气运之子呀,他偷渡到国外办了个假身份证,然后利用地方大佬的权势办了真身份证,最后逆袭成大佬,又回国冷眼看着原主在贫苦里苦苦挣扎。

    现在乔真的任务便是获得何昭的原谅,并给他……爱的关怀?

    什么鬼?

    系统任务是让骗了原主的渣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渡劫任务是获得何昭的原谅,并融化他内心的冷硬。

    这不是渡劫任务,这是历劫任务吧?自古上位者都不需要感情,感情便是累赘,心如止水才能百毒不侵。

    系统屏幕上出现一行话,

    更不能放心了。

    一阵头晕目眩,乔真便已经到原主的身体里,她睁开眼睛便看见镜子里的妖魔鬼怪,“嗬!”

    乔真后退一大步,她看着镜子里浓妆艳抹的原主,只觉得心脏都被吓的不跳了。原主浓厚又漆黑的眼影,大嘴唇子涂的像是血盆大口,爆炸头,简直辣眼睛。别说是男人了,乔真都快看不下去了。

    她立刻掰开水龙头将脸上的妆容都尽数洗去,露出一张惨白没有血色的脸,原主的五官还算端正,气色好点还能看得过去。

    原主眉宇间拢着淡淡的刻薄,兴许是因为挑剔而时常皱眉,她的眉间有两道皱褶,显得她的面相很凶。

    好在乔真是个平和的妹纸,相由心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要她将心态保持下去,眉宇间的刻薄会散去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清理好面容以后,乔真便出卫生间,却发现门口守着一个长在邦邦帅的男人,他身上的气势凌人,是任务对象没错了。

    她现在的脸和刚刚的妆容仿佛是换脸一般,何昭应该认不出她,所以乔真冷眼与他擦肩而过。

    何昭却是准确无误的捉住她的手腕,又像是触碰病毒一般的松开,然后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手帕慢条斯理的擦拭手指。

    这明摆的侮辱,过分!

    乔真气得将手擦在男人的西装上,“有本事你脱啊?”

    男人将西装的扣子解开,然后将西装随意扔在垃圾桶上。

    乔真不怒反笑,她眼里的笑意愈发盛,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她又眼疾手快的将手蹭在男人的白色衬衫上,“哎呀,有本事你别出门或者衣果奔呀,不然就别搞的跟有洁癖似的,矫情。”

    何昭皱了皱眉,嘲讽的轻笑一声,“八年不见,你不要脸的功力见涨,就是这日子,越过越没落了。”

    乔真翻了个白眼,“傻逼。”

    她踩着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如履平地的立刻,还看见厕所拐弯的地方有个目瞪口呆的地产大亨。

    乔真又送一句“傻逼”过去。

    何昭又不好真的裸奔,只能用手帕不断地擦拭被乔真触碰过的地方,他额头的青筋暴起,想来是无法忍受的,但他还是找虐似的跟在乔真身后。“八年前你欠我的,难道不应该还吗?”

    乔真转身看傻逼似的看向何昭,“人生前十八年都是你欠我的,我不找你讨债你偷笑吧,还敢哔哔。”

    何昭觉得不对,眼前的人是乔真,但又不是乔真,他微微皱眉,却说不出她的不对劲在哪里。他的唇蠕动几下,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乔真却是不依不饶的怼上了,“前十八年你欠我的,后十年我欠你的,中间差了八年,我不跟你计较,你继续冷眼旁观不好吗?呵!华国商界扛把子有个这么丢人的姐姐,传出去你也不好看吧?”

    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何昭的身边,何昭看向乔真,“上车。”

    乔真比何昭方才的嘲讽更甚,“别呀,我不过是碰了你的衣服一下你都恨不得衣果奔了,我要是坐进去,几百万不是打水漂了?别拦我,好吗?”

    何昭粗暴的将乔真塞进车里,他一道锐利的眼风扫过去,只见乔真怂若鹌鹑的坐着,毕竟人在车里,不得不低头。

    “去盛景。”

    司机将车子开到盛景,何昭便递给乔真一串钥匙,“这里是你以后的住处,如果再敢鬼混,你可以试试。”

    乔真笑嘻嘻的接过钥匙,“哎呀,你早说你是送钱的呀,那我们之间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不愉快呢?”

    何昭开车门。

    乔真拎着钥匙下车,她一边走着一边查看资料是不是有误,明明说的是“何昭对原主的贫苦冷眼旁观”,现在他又送那么高档的房,要么剧情出错,要么就是何昭别有所图,至于原主身上有什么能图的,她也不清楚。

    屁!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乔真直接屏蔽小零留下来的低级系统助手,她也很郁闷,小零还有个助手呢,她怎么就沦落到孤身一人作战的地步了?

    何昭给乔真住的房里只有用白色布盖着的家具,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操!她就知道何昭不怀好意,这不明摆着要饿死她吗?冰箱空荡荡,难道要她喝水充饥?喝水也只是死得迟几天而已。

    乔真龇牙咧嘴的看着空空荡荡的冰箱,最后只能将原主的那些首饰贱卖出去。小零不在,没有人给她生钱,只能自力更生咯。哦,她还有金条呢,太棒了,机智如她,幸好上个任务她用存款换了很多金条。

    当天她便偷偷摸摸的去黑市,顺便在黑市里抢了个箱子,她用意念将十二根金条挪到箱子里,然后去中介那里谈价格。

    好在那些金条的纯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卖得一笔好价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