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别一本正经的勾引我。(28)
    ,!

    范昭气闷。

    最近乔真临盆,杜枫与卓绝便隐隐表现出要出柜。范昭又是个聪明至极的人,他立刻派人去查卓绝与杜枫,发现二人从去年便已经苟合,既然杜枫是弯的,那他怎么可能和乔真发生关系?

    “我都知道了。”范昭闷闷的说道,还带着几分心虚。

    乔真只觉得莫名其妙,她嫌弃的瞟了眼范昭,“你知道什么了?”

    范昭又紧紧的握住乔真的手,巴巴的说道:“杜枫和卓绝的事情。”

    “哦。”

    范昭心急如焚,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孩子、孩子是我的。”

    “嗯。”

    乔真抽手,“出去吧。”

    她有点累,想睡觉,而且肚子疼,困意一阵一阵的席卷着她。

    范昭只能巴巴的看着她入睡。

    杜枫与卓绝都对范昭投以十二万分的同情,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谁让他起初那么能造作,报应来了吧?

    嘻嘻嘻。

    十月下旬,乔真收拾包袱出院,最近卓母的鸽子汤鱼汤排骨汤各种汤,喂的她就差喝吐了,比怀孕那会儿更恐怖。

    身上少了个球的乔真走路都带风,至于《别原谅他》这部电影也播出来了,乔真斩获各大奖项,但是她任性,几乎都是杜枫去代领的,她不在乎。

    主系统:屁!真不在乎,有本事别领啊?但它不敢说出口。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厉害了我的统哥,都有女朋友了。

    小零:

    乔真:

    系统很绝望但是它不说。

    小零:

    乔真:

    系统完全不知道因为它的话,乔真即将搞大事情。

    范昭最近都在围着乔真转,恨不得把自己缩小系在她的腰间。

    乔真躺在卓家的沙发上打着王者农药,就在又输掉一局的时候,她直接把文件甩在矮几上,“你自己看。”

    给乔真捶腿的范昭一愣,他的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不看。”

    乔真拿起文件,“那我读给你听,范昭,男,范氏继承人,现如今范氏总裁,国际知名企业家,著名演员,著名导演,这些大家都知道,暂且不提。十六岁死了姑,十八岁确诊患有偏执型人格,但隐藏的非常好。”她凑近他,“你说,现在的范昭是真是假?”

    范昭抬眸看向乔真,“是假的,你不会想要看见真的。”

    乔真搂住范昭的脖颈,她暧昧的说道:“你要是真的,我就原谅你。”

    范昭抬手挡住乔真勾人的眼睛,“别……逼我,我不想伤害你。”

    他眼底阴郁愈发浓厚。

    乔真却是不依不饶,“可是我想看啊,怎么办?”她轻轻柔柔的将范昭的手放下来,那漆黑又泛着诡异的黑眸吓得她打个颤,“真好看啊。”

    虽然她临阵有点胆怯,但是这个逼她必须装下去。她抬手摸着范昭的脸庞,最后指尖停留在他的眼角,“很好看。”

    乔真笑得有些恶劣,她揭开范昭的伤疤,然后又在上面撒了些糖。对视的时候她还是有些胆怯,她索性亲吻上去,“以后不许再有事瞒着我,不许再退缩。有事情你可以理直气壮的质问我,不许憋在心里,听明白了吗?”

    范昭紧紧的搂住乔真的腰身,他低低的应一声,却没有再说话。

    接下来的日子里乔真身体力行表现出什么叫撩汉什么叫宠。

    范昭去范氏上班,乔真便抱着宝宝去办公室守着他,完全是一副“我要看着你不然放心不下你”的架势。

    范昭偷偷摸摸的拍了张乔真抱着孩子的照片,然后发在博录上并且配文:我的妻儿?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哦网络又瘫痪了。

    杜枫v评论:恭喜。

    卓绝v评论:恭喜。

    卓清v评论:恭喜。

    下面一连串都是大佬在恭喜。

    乔真忙着带孩子哪有时间去浪博录,好在她也有带孩子的经验,不像新手妈妈那样手足无措,但带孩子嘛,特别是婴儿,总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的。

    范昭每天看着乔真围着宝宝转,又嫉妒又不敢造作,只能闷闷的憋在心里,暗戳戳的诅咒下自己的儿子。

    哦,宝宝小名饭团。

    是乔真取的。

    憋屈与嫉妒日积月累,愈发严重,范昭内心的黑暗念想也在叫嚣。

    某天乔真将饭团交给范昭,她需要出去买几罐奶粉,等回去的时候便看见范昭的手掐在饭团纤细又脆弱的小脖子上摩挲着,仿佛在掐与不掐之间两难。

    乔真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她第二天便将饭团带去卓家让卓母养,顺便给卓母暗示一下她以后不想带孩子,还有卓绝与杜枫的事情,卓家又迎来一场暴风雨。

    范昭后知后觉才知道他起的坏心思被乔真当场发现,他索性破罐子破摔将体内的蛇精病都放出来,惊悚至极。

    晚上乔真依偎在范昭的怀里,“嫉妒他怎么不早说?我不是那种‘你是他爹就必须对他好’的人。”她凑上去亲了亲他,眼眸里爱意满满,“我说过,你不高兴的事情可以说出来,我不会怪你的,你不信我吗?”

    范昭反问:“我可以信你吗?”

    他黏在乔真身上,仿佛是皮肤饥渴症的患者,他颤着手拨开乔真额前的头发,再次问,“我可以信你吗?”

    乔真握住他的手把玩,她笑着龇出一口大白牙,“当然,我给你的权利,专属你的权利,你最有资格跟我闹了。”

    范昭激动的翻身压在乔真的时候,又是一夜无眠。

    乔真仿若咸鱼一般的瘫软在床上,腰酸腿酸,这个世界的任务对象战斗力简直max,乔真很看好他。

    嘿嘿嘿←猥琐笑。

    她翻个身便掀开被子去浴室清洗,然后随意穿了身小裙子。

    范昭正在书房工作。

    乔真端着糖蛋进去,之后便从范昭的身后抱住他,他的书桌上放着公司高管的资料。范昭捂住乔真的眼睛,“不许看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