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别一本正经的勾引我。(26、加更)
    ,!

    一分一秒都在割损范昭的神经,他就是个智障。

    “操!”

    他骂了声,掐断烟头,索性去找乔真还有杜枫。

    此时此刻的乔真正在默默的吃晚饭,而杜枫正在卫生间洗澡。

    “叮咚——”

    门铃响起,乔真以为是服务员要来收餐盘,所以她直接开门,是范昭,她晃了下神,“你怎么在这里?”

    范昭轻笑一声,嘲讽的意味十足,“这句话该是我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和杜枫一起?”

    乔真拉扯住范昭的衣袖,“你听我解释,我和杜枫来这里是……”

    是因为杜枫被压,觉得在杜家丢人所以来酒店陪他舔舐伤口?这个话她根本说不出口啊。尴尬。

    “怎么不说了?”范昭怒瞪乔真,他推开乔真挤进去。

    乔真自然要拦他,她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咱们有话出去说,别在这里,我跟你保证,我和他纯友谊。”

    “咔嚓。”

    洗好澡、上好药的杜枫从浴室出来,他身上的红痕都显露出来。杜枫进酒店的时候抹过遮瑕膏,所以痕迹都藏的七七八八,如今看得清清楚楚,可见他被卓绝虐的有多么的凄惨。这个时候乔真要是再将前因后果说出来,岂不是扎杜枫的心?

    杜枫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睡袍松松垮垮的被他系着,“我和她没什么,但是她今天得留在这儿。”

    范昭气得直接开打,现在的杜枫哪里是他的对手?绝对是范昭碾压性的揍杜枫,乔真当然不能视而不见,她从范昭后面抱着他的腰将他往旁边拉。

    “愣着做什么?!进浴室锁好门啊!”乔真急急切切的喊道。

    杜枫也不逞强,他揉了揉泛酸的腰,在范昭快要挣脱开乔真的时候,一溜烟儿的跑进浴室,“操!”

    一天之内两位男神连连爆粗,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乔真又怕暴露她真正的力气,所以在杜枫躲进浴室的时候,她便松开范昭的腰身,“你打他干什么啊?!”

    范昭暴怒,“我还想打死他!”

    乔真眼皮子跳了跳,“打死他能解决什么问题?!”

    范昭气得咬牙,腮帮子都鼓了下,“乔真!跟我回去,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作罢。”他拉住乔真的手臂,“跟我回去!”

    杜枫惨遭强弯,这时候她要是离开,让杜枫怎么办?

    乔真也怒了,她猛的抽手,“你回去!”她的声音陡然一软,“过几天我会去找你解释,好不好?”

    “不好!”范昭再次拉上乔真的手臂,乞求似的说道:“你是我的,凭什么要在这里陪他?!我才是你男朋友,昨天晚上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好不好,你跟我走好不好?杜枫他哪里好,你不是说他哪里都没有我好吗?”

    心中的急躁都涌现在他的脸上,眼眶都泛红一圈,“你说的啊,你原谅我的,不会走的,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他是杜枫。”

    乔真说的很轻,仿佛只是一声叹息,却让范昭呆愣在原地。

    是啊,因为他是杜枫,所以比他更重要。杜枫啊,才是陪伴她四五年的人,宠了她四五年的人,她凭什么要为了认识不过半年的范昭离开杜枫?

    范昭后退几步,他抬手用指尖揉了揉眼睛,便转身离开。

    乔真上前几步,却没有再追上去,她敲了敲浴室的门,“好了,他已经走了,你出来吧。”

    杜枫推门出来,他叹了口气,“唉,今天的事情牵连到你了。”

    乔真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什么牵连不牵连的,咱们那么多年的情谊,这时候我不在,你还能放心的让谁陪你?”

    杜枫有些愧疚,“他有他的傲气,他刚刚说的那番话,证明他真的是喜欢你喜欢到放下傲气了,你再不去和他解释,过了今天只怕想解释也难。”

    乔真将杜枫推到大床上,“你还是好好休息,顺便思考一下以后怎么面对卓绝吧,毕竟你们都是一个圈里的,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遗忘或是发展…?”

    杜枫瞬间神色激动,“我怎么可能会跟那个畜生发展?!哥喜欢的是胸大臀翘的美艳女人!”

    乔真举手投降状,“行行行,你说了算。”她的语气正经起来,“可你难道都没有思考过,为什么快奔三都没有**?你想想昨天晚上自己到底有没有感觉,别因为所谓的傲气而错失什么,杜枫!勇敢面对!”

    杜枫的脸白里透红,红里透青,青里透紫,紫里透黑,仿佛一个调色盘(神色十分复杂)。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不、可、能!老子喜欢的是女人!”

    乔真一看他这脸色全猜出来了,“节哀顺变吧。”

    “乔真真!”杜枫一声暴怒,“不许跟卓绝打小报告,听见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乔真忙不迭的应声,她从包里掏出搭配好的衣服,“收拾一下回去了,杜妈妈那儿你自己解决。”

    ……

    范昭最近在躲乔真,不管她从哪儿得到消息想去截范昭,范昭都能完美的躲避乔真,就在乔真再一次去范氏集团拦人的时候,严乐从总裁专用电梯下来,她看见在大堂等着范昭的乔真,不由踩着她那十二公分的尖细高跟鞋到乔真身旁,“哟,我还以为你能被范昭带出去几次呢,原来手段也不过如此。”

    乔真笑脸迎人,“那也比你好,一次都没有被带出去过。”

    范昭从总裁电梯里走出来,他看也没有看乔真,便从旁边走过。

    “等等!”乔真踩着高跟鞋追过去,奈何范昭仿佛能脚下生风。

    严乐挡在乔真面前,得意道:“不好意思,我今天就要被他带出去了。好像是范家的宴会呢,你可以让杜枫带你去呀。”

    乔真勾唇,“我是卓家的千金,要去难不成范家还能拦住我?”

    严乐脸色微变。

    乔真拎包离开。

    范昭又不一定要被宠着才能自信,有句话叫做“由爱故生怖”,等一个人得到所爱,再痛失所爱之后,他便再也没有任何弱点,没有任何胆怯。

    一个男人而已。

    大不了是她玩弄了感情呗。

    乔真有些赌气,气范昭会临幸另一个女人,毕竟她一个人原本便是他的整个后宫,真是让人…气得质壁分离呀。

    范家的宴会乔真没有去,她就是想看看范昭能沉着气到什么时候,毕竟她都赋予他呼伦贝尔大草原了,她仿佛听见雨滴落在轻轻草地。

    哦,范昭的气沉了大半个月,乔真的气快要沉不住了。

    她打电话给杜枫,“杜枫,我有个很慎重的问题想要和你讨论。”

    彼时杜枫正盘腿坐在卓绝的怀里你侬我侬,是的,杜枫这个小婊哥,在认清自己的心意之后,便投入卓绝的怀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