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别一本正经的勾引我。(25)
    ,!

    乔真一巴掌糊在范昭的脸上,“不要转移话题,你要写检讨知道吗?字数不定,要拿诚意,懂吗?”

    虽然她话是这么说,但检讨这玩意儿,字数最能直接表达诚意。

    范昭闷闷的“哦”一声,然后便拿着他的钢笔还有纸坐在客厅里写检讨,还时不时的皱眉,然后再做出一些修改。

    乔真偶尔从厨房探头去望,看见他这般认真她也就放心了。

    吃过午饭以后,范昭送乔真回卓家,分离时他拉着乔真左一遍右一遍的要着承诺,反正承诺不要钱,乔真便一股脑的将各种没节操没下限的承诺都给他。

    乔真毫不留恋的进卓家,她上楼的时候正好看见坐在沙发上沉默的卓绝,“小绝子,你不是说范昭有些异常吗?可我觉得他就是腹黑一点,没别的缺点了呀。要不,咱今天明言?”

    卓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

    乔真趴在楼梯扶手上,久久没等到他回神,“小绝子?”

    没理。

    “卓绝?”

    没理。

    乔真提高声音,“大哥?”

    “嗯…嗯?”卓绝抬头看向乔真,“怎么了?昨天玩的开心吗?”

    乔真怪异的看向卓绝,她下楼,“我觉得怪异的不是范昭,是你吧?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我刚刚喊你好几遍才回应我,不会一夜风流失了心吧?”

    卓绝看向乔真脖子上的红痕,“一夜风流的是你吧?”他猥琐的挑眉。

    乔真眼疾手快的翻着卓绝的衣领,“我一夜风流那都是正当关系,你好像没有女朋友吧?那这个吻痕……”她戏谑的看着卓绝的肩膀,皮肤上都是抓痕,“哟,昨天晚上训猫的吧?”

    卓绝尴尬的拍掉乔真的手,“你还是留心范昭吧,跟我去书房。”

    乔真撇撇嘴,跟着卓绝进书房,卓绝将文件夹给她,她挑眉,“?”

    “自己看,慎重考虑。”

    卓绝离开。

    乔真拆开文件夹看着里边的内容,是范昭的病例,范昭有很严重的人格缺陷,偏执型人格障碍,他固执、多疑、敏感,心胸狭隘好嫉妒,从几年前便愈发严重,但是他掩饰的非常好。

    掩饰的越深,说明越严重,怪不得他有那么卓越的成就还自卑。

    里边还有一份范昭的经历,他没有母亲,他父亲一心只想追随他的母亲而去。范昭从小是他的姑姑带大的,但是他的姑姑也不是个好相处的,对范昭非打即骂,还天天奴役小小的范昭。范昭从小就像是活着阴暗里的影子,没有自我,只能任由他的姑姑摆弄,后来范昭十六岁的时候,亲手杀了他的姑姑。

    这份资料不用想也知道,得之不易,毕竟范昭的能力在圈子里无人能及。能查到这么多,证明卓绝的能力不逊于范昭。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她再一次屏蔽系统。

    从小的自卑是骨子里的,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所以还得温水煮青蛙。这种人就得先让他自卑到极点,然后再宠他,狠狠的宠他,把他宠坏。

    当然,乔真需要先渣他,等他伤心难过到不行的时候她再拍拍屁股回来,然后各种矫揉造作,造成“都是你可怜,我才会勉强和你在一起”“都是因为你,可怜我才会心软宠你”的假象。

    这个计划简直完美。

    现在已经知己知彼,那么她可以放心的去利用杜枫了。

    乔真收拾收拾便去杜家找杜枫,却被杜母告知,杜枫从凌晨回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门,也没有吃饭。

    奇怪,怎么一个两个都有点不对劲啊?难道昨天外星人降临地球?

    “杜妈妈别担心,我去劝劝他。”

    乔真想推门进去,却发现杜枫将房门从里边锁上了,她有股不好的预感,“杜枫枫?杜枫枫你开下门好不好?让我进去,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和我说,噎在心里会难受的。”

    杜枫卧室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乔真愈发担心,她急切又小声的敲着门,“有什么事情咱们俩可以商量一下,你再不开门杜妈妈杜爸爸知道肯定要审问你。”

    “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有点奇奇怪怪的,卓绝也是,今天回去的时候他就坐在沙发上走神,我喊他好几声才应我。”

    “咔嚓。”

    杜枫开门,他的神色有些阴郁。“进来,关门。”

    乔真进去顺便关门,“你…脸色不太好,纵欲过度吧?!”

    杜枫恶狠狠的横了眼乔真,“还不过来扶我?!”

    乔真扶着杜枫让他坐在床上。

    “嘶——”杜枫倒抽一口气,他脱下身上的衣服,肌肤上的痕迹让乔真一览无余,“卓绝那个畜生!”

    乔真立刻捂住杜枫的嘴,向房门使了个眼色,杜妈妈惯会偷听。

    杜枫捂着脸,“怎么办?”

    乔真从包里翻出遮瑕膏,“抹一点,咱们一会儿出去,找个地方再说。”

    “好。”

    杜枫身上的痕迹又红又多,可见卓绝对杜枫有多粗暴,乔真只能放轻动作给他抹遮瑕膏,但杜枫还是疼的厉害。

    “走吧。”乔真给杜枫配好衣服塞进包里,然后便虚虚扶着杜枫出门。

    好在杜妈妈出门打麻将去了,不然敷衍杜妈妈是个难题。

    乔真索性让杜枫将大半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放心吧,我还撑得住你。”

    杜枫便放心的依靠乔真。

    拐弯处的范昭坐在车里看着举止亲密的两个人,他握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又紧,残留的理智让他静观其变。

    乔真将杜枫扶进酒店,只要了一间房,杜枫进去便说,“我好累。”

    他神色疲惫,面色也不佳,刚刚强撑着从杜家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

    “那你睡会儿。”

    下午六点,乔真从酒店订了两份晚餐,“杜枫枫,起来吃点晚饭?”

    杜枫迷茫的睁开眼睛,看向乔真仿佛是看见了依靠,“那里疼。”

    不用问乔真都知道是哪里疼。“你等着。”她带着口罩去附近的医院买药,被白大褂小姐姐看得面红耳赤。

    乔真买好药便匆匆回酒店。

    范昭在乔真离开以后便进药店,问之前那个女孩子买的是什么药,白大褂小姐姐败在范昭的颜值下,便晕乎乎的说了出来。

    他脑海里紧绷的弦快要断开,乔真扶着杜枫进酒店,二人一间房,一待便是几个小时,晚上乔真还出来买事后的药,发生了什么,傻子都能猜出来。

    范昭额头的青筋紧绷,他站在车旁点上烟,等着乔真还有范昭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