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别一本正经的勾引我。(24)
    ,!

    “唔……”乔真将压在身上、沉沉的手臂挪开,她看着范昭近在咫尺的脸,她的记忆瞬间回笼。

    不行不行不行!!!不能让范昭觉得她是自愿的,不然等任务对象恢复记忆她怎么交代?!乔真一脸悲愤欲绝的看着身上的暧昧痕迹,最后咬着唇默默流泪,时不时还从喉咙里发出几声呜咽。

    等等,手机录音差点忘记。

    没错,就是这样。她乔真,推锅小能手,这事儿必须是范昭强迫她。

    范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夜酒醒,他的头痛得厉害,还听到抽噎的声音,在他看清眼前的乔真的时候,瞬间清醒。他半坐起来,“真真?”

    乔真用力的推他,“哇——都怪你,我现在怎么回去呀?”

    范昭浑身无力,又被乔真推到在床上,他费力的坐起来,无意间瞥见白色被子上的一抹红色,再看二人寸缕未着的模样,他还有什么都不清楚的?

    他心里又是愧疚又是窃喜,最后只能小心翼翼的抱住乔真,“都怪我,怪我昨天酒后乱性,是不是弄疼你了?”

    乔真泪眼婆娑的看向范昭,“你那不是酒后乱性,你那是强迫!强迫!”

    范昭心虚的挪开目光,“是我不好,是我混蛋,是我强迫你,你别哭好不好?要打要骂我都随你。”

    他提着乔真的手往身上砸去。

    “吩——”乔真猛的抽了下鼻涕,她将眼泪鼻子都憋下去,抽手,最后可怜兮兮的看向范昭,“那你还不快去找衣服?”

    范昭用被单裹好下半身,然后从衣柜里找出女士的小裙子,“这些都是我给你准备的,你有没有喜欢的?”

    乔真看着琳琅满目的大牌裙子,“我要那件淡蓝色的小裙子。”

    范昭将裙子放进卫生间,“我先出去,你清洗一下。”

    乔真在范昭离开以后便掏出录音的手机,她摁上红色圆键停止录音,又用最小的音量播放一遍——是我不好,是我混蛋,是我强迫你,你别哭好不好?要打要骂我都随你。

    她偷笑,将手机返回屏幕,掀开被子进卫生间洗澡。

    范昭站在窗户面前点了根烟,吞云吐雾的。昨天晚上他有点醉,但还不至于不省人事,对乔真也的确顺从本心粗暴了点,现在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他却更烦躁了。他倒是想负责啊,就怕乔真不让他负责。“操!”

    一贯作风严谨的范昭也忍不住爆粗口,他很想嘤嘤嘤,就是不知道嘤嘤嘤对乔真有没有用,要不哭唧唧试试?

    怎么说也是国际影帝,他蹲在落在窗户旁边捂着脸默默掉眼泪。此处无声胜有声,这个道理他太懂了。

    乔真打算装模作样的耍脾气离开,却发现范昭仿佛是个被抛弃的怨夫一般蹲在那儿哭泣,虽然没有声音,但还是偶尔会发出抽鼻涕的声音,肩膀也抖几下。

    “……”

    她忘了,范昭才是最大的戏精。

    棋逢对手肿么破?

    乔真掐了把大腿,眼泪哗啦啦的淌,谁还不会哭了还是咋的?她推门。

    范昭立刻转身用红通通的眼睛看向乔真,“别走。”

    乔真感觉血槽空了一半,她最受不了有人在她面前哭唧唧,范昭是想闹哪样?!不行,她要稳住,乔真在心里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和谐个几把!稳住个几把!她决定顺台阶而下。

    “都怪我,你别走。”范昭边哭边小声的说着,他起身走到乔真身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勾起她的尾指。

    乔真哭笑不得的擦擦自己脸上的眼泪,又帮范昭擦擦,“错的明明是你,哭得好像是我欺负你似的。”

    他……也太没有安全感了。

    范昭抱住乔真,赖在她身上,“你要走也要把我带着。”

    “好重。”乔真推开范昭,嫌弃的说道:“脏死了,还不去洗澡,我刚刚换的小裙子呢。”

    范昭还是紧紧搂着她不撒手,“我洗澡出来你还在吗?”

    “在的。”乔真将范昭推进卫生间,“虽然你犯错了,但我原谅你。范昭,以后不许再那样了,知道吗?”

    哪样?强迫她的那样。

    “嗯,你不要走。”范昭一步三回头的进卫生间。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懵逼:

    乔真:

    小零:

    乔真:

    厉害了我的统。

    等范昭浑身清爽的出来,卧室里哪还有乔真的身影?他穿着浴袍推门出去,最后却是蹲在门口呜呜咽咽的。

    这个小骗子!

    说好不会走的!

    在小区超市买薯片、可乐、巧克力、瓜子、凤爪、汤圆的乔真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决定顺便买一袋板蓝根带回去。

    乔真回去的时候,范昭已经恢复正常模样。他收拾好卧室,将沾着红色血迹的被套当做珍宝一般的放进他的床头柜。

    但他还是很难受。

    乔真这个小骗子。

    明明答应他不走……

    结果他洗完澡,她已经走了。

    乔真拎着超市的购物袋进厨房,窸窸窣窣的放置着她买的东西。范昭在生活上仿若一个智障,冰箱里空无一物,厨房连锅碗瓢盆都没有,只有衣柜里有满满当当、琳琅满目的衣服填充。

    范昭听见轻微的声音便心如擂鼓的走向厨房,便看见乔真在厨房里忙碌,他瞬间激动的抱紧紧乔真,“小骗子,你刚刚说不走的,就知道骗我!”

    喂喂喂过分了啊!

    明明做错事的是他!现在竟然还敢指责她,骗他都是小事,渣他才是大事。等着吧范昭昭,敢指责乔真,她肯定不会放过你!

    “你要饿死吗?你能看见钟上的指针吗?十点半了,咱们连早饭都没有吃,我就是去买点东西,又不是没回来。”乔真拍开范昭的胳膊,“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自己要深刻的反省知道吗?”

    “嗯嗯嗯。”范昭不断的应声,但还是寸步不离的跟在乔真身后抱着她。“你好软,还很香。”他凑近亲了下,咂巴下嘴,“嗯,还有点甜。”

    论任务对象一言不合就撩她该肿么破?当然是,任他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