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别一本正经的勾引我。(7)
    但乔真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吗?

    她就是啊!

    卓清没有联系她,所以她便屁颠的去范昭那儿拿了份剧本。

    当天她便将剧本看完,并且给里边的男主贴上一个人渣的标签。

    剧情是这样子的,男主角是个看上去很温润儒雅的大学教授,而且博学多才,有房有车有学历有工作有审美还有拍照技术,更重要的是他还会甜言蜜语。

    妥妥的渣男标配。

    男主角在学校与家里仿佛是两个人,在家里他不仅有暴力倾向,还打着为妻子好的名头对妻子实行各种侮辱。在学校却假装自己单身,各种撩妹。

    女主角便是妻子。

    男主角每次对女主角实行暴力之后,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地上忏悔,然后女主角便念着以前男主角对她的好,便一次又一次的原谅男主角。

    范昭看着面色纠结的乔真,他问道:“你有什么感想吗?”

    乔真差点脱口而出两个字,又硬生生的憋回去,“嗯……”

    范昭将乔真手里的剧本抽出来,他随意翻动着,边问:“你对杜枫说话也这么吞吞吐吐吗?有什么便说吧,你能对杜枫说的对我都能说。”

    乔真咬了咬唇。

    范昭并没有催促她。

    乔真也不是个客气的人,于是她只沉默一小会儿便很耿直的将心里话给说出来,“整个剧情都有点傻逼。”

    “嗯?”范昭抬头看向乔真。

    万事开头难,既然已经开头那么乔真则是有什么说什么了,“这个剧情有点傻逼,最后的结果竟然是男主角把女主角给虐死,然后他自杀了,这个结局有什么意义吗?衬托出他开头的风光还是结尾的凄凉?而且女主角竟然真的忍到被虐死,编剧是傻的吗?”

    “是,咱们历史是男尊女卑,但现在还有女权婊呢,更何况那已经不是女人懦弱的代表,这个结局可能是为了告诫受害者一定要坚强起来去维护自己的权益,但这个结局太浅显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范昭诧异的看向乔真,许久才问:“那你有什么意见吗?”

    乔真抬起右手,拇指与食指比划出大概五毫米的距离,“有一点点拙见。结尾可以做出一点修改,比如让女主奋起反抗。男主角在厨房虐待女主角的时候,女主角操起她每天都用的菜刀,直接砍向男主角的脖子。最后男主角挂了,女主角以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

    “然后时间跳转十几年,一个著名作者想要收集家暴的资料,于是去监狱申请访谈遭受过家暴的无期徒刑者,最后一幕就是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作者问:‘你后悔吗?’,女主角呆滞的看向飞到窗户边的小鸟,许久她轻的像是叹息的回答:‘不后悔’。此处应该给女主角还有那只小鸟一个大特写!重点拍摄出女主角枯寂的眼神还有窗外生机勃勃的小鸟。”

    “哇塞!这个结局太有意义了!既可以告诫施暴者,又可以告诫受害者要拿起正当的武器去对付施暴者。”

    范昭将剧本放在茶几上,“你说的很对,换个结局也许会提高一个档次,就按照你说的改。”

    乔真突然口齿有些磕磕绊绊的,她眼巴巴的看向范昭,“而且剧本里有个bug,没有人生来就是坏人,男主角心理扭曲也肯定是有原因的,如果交代一下会显得剧情更加饱满。在男主角对女主角施行暴力的时候回忆,分几个片段,大概占七八分钟。”

    范昭看向乔真的眼神充满探究,“这些都是杜枫教你的?”

    乔真模棱两可的说道:“耳濡目染啊,我和杜枫都认识那么多年了,基本上是无话不谈,他在拍摄上有什么事情偶尔也会跟我唠叨几句。”

    她可没有说谎,杜枫与原主的确是无话不谈,他们两个人像是师生,又像是兄妹,但都没有男女间的旖旎心思。

    范昭并没有说什么。

    乔真有些如坐针毡。

    许久,范昭说道:“你先回去,我先联系编剧修改剧情。”

    “哦。”

    她起身要离开。

    范昭却在她推门的时候,将她喊住,“我是你男神吗?”

    她迟疑一会儿,“是。”

    范昭起身走到她身边,“那你很喜欢我,想给我生猴子吗?”

    “……”这个要她怎么回答?

    范昭又说:“不用害羞,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

    乔真非常缓慢的点下头。

    范昭沉默一会儿,“好的,我允许你继续喜欢我。”

    最后乔真离开的时候都很莫名其妙,范昭他不仅舌头有问题,他的脑子可能也有点问题,喜欢谁是允许不允许的事情吗?

    范昭将乔真给出的意见整理好发到编剧的邮箱,并让编剧三天内改完。

    而试镜的日期不变。

    乔真最近都在酝酿情绪,或是对着手机**练习镜头感。

    怪只怪她上上个世界太任性,当时任性的用八年时间拍了部电影,而且全程都是**在配合她的角度。

    唉,现在没有任性的资本了,只能靠自己去配合**。

    果然,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五月十九,乔真特地熬夜没睡去试镜现场那儿,虽然她看上去神采奕奕,那都是妆化的还有美瞳的效果。

    很凑巧的,乔真与卓清正好是上下场,而且乔真到的时候卓清正好表演完毕,收获一大堆好评。

    乔真匆匆忙忙的去卫生间将脸上的妆容还有美瞳都卸下,然后便露出她憔悴的面容,她打了个哈欠才进入房间。

    范昭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

    他身旁的副导演翻着没有修改过的剧本,“演一下女主角在被男主角施暴后又原谅男主角的场景。”

    乔真缓了口气便已经入戏,她目光半是恐惧半是心软的看着身前的空气,鼻尖一痛,便开始大颗大颗的掉眼泪。

    最后她双腿一软便跌坐在地,她捂着嘴痛哭,好一会儿又猛的闭眼将眼泪都憋回去,她抽了抽鼻子,虽然想瑟缩,但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去触碰面前的空气,那是代表着她的原谅。

    表演完毕,她眨了眨眼睛便将所以戏里的情绪都收敛,她弯腰九十度。

    范昭挑眉看向副导演:“?”

    副导演十分大方的夸赞,“不错,很贴合我心里的女主角。”兀的转折,“但是卓清也不错,两个人各有千秋。”

    范昭点头。

    副导演又问道:“你对女主角有什么看法吗?或者她在你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乔真直接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懦弱,无依。她在一念之差的时候,从未坚强勇敢过。她很自卑,也不爱男主角,她只是惦记着男主角以前对她的好,她觉得,她再也找不到能比男主角更优秀的男人喜欢她。”,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