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别再杖责我,好吗?(31、完)
    夜殇舟提声吩咐小寻子让奶娘将小公子抱过来,等奶娘到了之后,他又亲自去将婴孩从门外抱进来,总之就是不让别人踏足这里半步。

    乔真眼巴巴的看着夜殇舟手里的襁褓,待她看见那皱巴巴像是猴屁股似的小脸,由衷的夸赞道“他和您真像。”

    “……”一口气堵在胸口想咽下去又咽不下去,想吐出来又不敢吐出来的滋味实在是有够酸爽,夜殇舟违逆着良心附和道“是、是啊,你看这小眼睛。”

    乔真戏谑的看向夜殇舟,“是啊,真是和您如出一辙的丑啊。”

    夜殇舟屈指刮在乔真的鼻梁上,不怀好意的笑着,“好哇,现在母凭子贵,都敢拿朕说笑了,胆子大的很!”

    乔真黛眉轻蹙,她无辜的看向夜殇舟,“方才您也赞同了妾的话,您说‘是啊,你看他的小眼睛’,难道他的眼睛与您的不像吗?臣妾觉得很像啊。”

    夜殇舟嫌弃的将襁褓小心翼翼的放在乔真的怀里,“看吧。”

    口嫌体正直!

    看上去很嫌弃,身体还不是很诚实?连动作都小心翼翼的。

    怀里的婴孩突然哇哇大哭,乔真扒拉开襁褓,发现并没有湿,那便是饿了,所以她直接解开衣襟,夜殇舟看得眼睛都瞪大了。

    “你做什么?!”夜殇舟将她的衣襟又严严实实的拢起来。

    乔真看得莫名其妙,“他饿了臣妾得喂奶啊!您还不出去?”

    夜殇舟霎时嫉妒红了双眼睛,“他有奶娘喂,你喂我就好了。”他扒拉开乔真的衣襟便一口叼住朱红。

    而怀里的婴孩也本能的去寻找食物,父子俩一人霸占一个。

    乔真我特么是养了两个儿砸吧?

    现在的她还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日子是多么美好,多么悠哉。

    临仙帝十二年。

    大夜朝又登上一个新层次的巅峰。

    而领导人却是另一番景象。

    夜应玟三岁,正是活泼好动爱捣蛋的年纪。夜应玟便是乔真与夜殇舟的儿砸,自从他有意识开始,他便明确的将夜殇舟的地位定义成“抢食物的王八蛋”。

    由此可见夜殇舟这个爹当的是多么失败,多么令乔真失望。

    偏偏当事人还有一股神他妈的优越感,夜殇舟与夜应玟抢食的时候非常激烈,从恶语相向乃至大打出手。

    当然,夜殇舟并不敢真正的下狠手,毕竟儿砸就那么一个,还是乔真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的。

    乔真与夜怀今坐在院子里讨论国家大事,而夜殇舟便假装是抱着夜应玟在一旁的树下玩耍,实则是对乔真虎视眈眈。父子俩仿佛是有心灵感应,有外敌的时候便一致对外,外敌除去之后再爆发内战。

    要说夜怀今那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大好人。夜殇舟整日忙着与夜应玟争宠,压根没有时间处理奏折,于是他又将国家大事都甩手给夜怀今,而夜怀今非但没有生起任何异心,而且处理的非常完善。

    等夜怀今带着奏折离开的时候,父子俩一大一小都贴在乔真身上,仿佛是两块狗皮膏药。小的那个便抱着她的大腿,软软糯糯的问道“母后,您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儿臣、喜欢父君吗?”

    夜应玟仰头用期待的眼神看向乔真,还用小爪子抓着乔真的衣裙晃了晃,他催促道“母后,您说话呀,您还和以前一样喜欢儿臣喜欢父君吗?您对儿臣的喜欢有没有比以前的少了?对今皇叔的喜欢有没有比以前更多了?”

    乔真无可奈何的蹲下身将夜应玟抱进怀里,他这一连串的问话与上个任务的祁易鄄问过的一模一样,想都不用想是夜殇舟教给夜应玟的。“母后还和以前一样喜欢你,对公子今只有感谢,没有喜欢。”

    夜应玟得到想要的回答,立刻用肥嘟嘟的小手捂嘴偷笑。

    夜殇舟则是在乔真看不见的地方向夜应玟挤眉弄眼,疯狂暗示。

    夜应玟将脸枕在乔真并不大的胸上,兴致缺缺的问道“那母后,您对父君的喜欢还和以前一样多吗?”

    “嗯…”乔真认真的想着,只思考了短暂的时间,“母后对父君的喜欢,好像少了那么一点点吧。”她单手抱着夜应玟,用另一只手的拇指与食指比划出大概半寸的长度,“大概少了这么点。”

    夜应玟惊喜的说道“哇——那母后现在最喜欢的便是儿臣啦!”

    夜殇舟气得咬牙切齿。

    晚上,夜殇舟将熟睡的夜应玟丢给奶娘照顾,他则是缠着乔真,委屈道“阿真,你都没有喜欢阿玟那么喜欢我了。”

    乔真随意捏了捏夜殇舟的脸颊,残忍的说道“整天无所事事的人,没有资格在本宫面前卖委屈。”

    无所事事说的便是夜殇舟,自从他与夜应玟争宠之后便开始放飞自我,将朝政都丢给乔真还有夜怀今,整天闲到拔腿毛。

    对此乔真只能表示无可奈何,暂且当他是甜蜜的负担。

    夜殇舟软着骨头依附在乔真身上,他仰头崇拜的看向乔真,“阿真好厉害的,不能埋没了阿真的才能,我对你最好了。”

    乔真龇牙咧嘴的表示辣眼睛,“别学阿玟,我看得眼睛疼。”

    夜殇舟冷哼一声,他将腰板挺直着坐好,“说到底还不是移情别恋了!”他用受伤的眼神看向乔真。

    乔真都差点以为她是个拔**无情的负心女了。真是信了他的邪!

    但她不敢再用“我只喜欢阿玟压根不喜欢你”诸如此类的话去虐夜殇舟,因为两年前她开玩笑似的说出这种话,夜殇舟当天晚上便偷偷摸摸的想摔死夜应玟,后来是小零及时通知乔真,乔真才能救下夜应玟。

    那之后乔真有两个月没有理过夜殇舟,夜殇舟便可劲儿的作,一哭二闹三上吊已经形容不了他,得用上吊跳楼跳河割脉饮毒自宫才能去形容他的作。

    作天作地。

    将整个夜宫搞得乌烟瘴气。

    从此,乔真再也不敢说出任何有可能会虐到夜殇舟的话。

    小零也曾经说过,它上一任的宿主也喜欢虐男人的心,但是那些男人都是默默难过、自责、懊悔,然后加倍对她好。

    但是夜殇舟,乔真只能呵、呵。

    这个任务乔真陪着夜殇舟活到七老八十,乔真的脸上多了很多皱纹,夜殇舟也快要噎气儿了,但是他还是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他好似无厘头的说道“下个任务不许再勾引我。”

    乔真猛然抬起头,撞进一双毫无波澜的眼眸,她应声“好。”

    任务对象恢复全部记忆了。

    他的手微松。

    乔真趁此抽开手,将她眼中对夜殇舟的感情都尽数收敛,她扶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她的身形也有些佝偻,她转移目光,“那么,下个任务见。”

    夜殇舟缓慢的闭上眼眸。

    乔真也随他而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