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别再杖责我,好吗?(28)
    护卫转身。

    “且慢。”乔真又将他喊住,“二十大板对他们来说似乎有些少了,便打到她们什么时候出不了声便停下,你将这话一并带给她们母女二人。”

    护卫出去不久,乔真便没有再听见乔二婶还有乔阿云的哭嚎声。

    乔母面色纠结的说道:“乡亲们会不会觉得咱们太狠?”

    “哪里狠?”乔真反问,“女儿刚刚说的话可不止是劝爹那般简单,是句句属实,咱们全家的脑袋可都在女儿手里提着呢。若是哪天女儿站不稳——”她将手横在脖子上,“那便是咔嚓一声。”

    乔母吓得面色发白,立刻进屋与乔老爹说着乔真说过的话。

    乔真挑了挑眉,便拉着乔兄长去一旁说话,“哥,爹娘的身体还好吧?”

    乔兄长无奈的笑着,“你若是不吓唬他们,他们的身体会更好。”

    乔真随意折下身边的树枝,将树枝拿着手中把玩着,“我若是不吓他们,依爹的软性子,二房定是要作妖的。”她不自觉的拿捏起她在宫中的作态。

    乔兄长抬手揉了揉乔真的脑袋,“不管你如何,都是哥哥的妹妹,妹妹长大了,做事也有自己的考量,还要被家里拖累,哥哥却什么忙也帮不上。”

    乔真看着愧疚的乔兄长,她笨拙的安慰着,“什么啊,哥,你这愧疚让我挺不自在的,你拎得清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若是你刚刚和爹一样替二婶还有阿云求情,我才左右为难呢。何止左右为难啊,君后的威严都要被踩在脚底下。”

    她似乎是想到什么,于是东张西望着,“咦?阿梁呢?”

    乔兄长笑骂,“那混小子自从有了妹妹之后,便整日里带着妹妹去学堂,教书先生与他妻子也有个和阿梁差不多大的儿子,所以便帮着咱们照顾着。”

    “小侄女儿可有名字了?”乔真兴致勃勃的问道。

    乔兄长摇头,警告她,“这事儿还得与爹娘商量。”

    乔真傲娇的轻哼一声,便扭身去与晒着大白菜的乔嫂说着话。

    中午,乔母与乔嫂做了很丰盛的午饭,乔真兴致勃勃的拿起筷子伸向红烧肉,却因那一股肉味儿而激起胃里的不适。她起先只是皱了皱眉,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便跑出去抱着门框哇哇干呕起来。

    乔母看着急红了一双眼睛,“快去村口请大夫,快点!”

    乔兄长立刻开门出去,与乡里邻居应答几声,便急急忙忙的跑出去,最后大夫也是气喘吁吁的跟他到乔家院子的。

    乔真面色难看的坐在屋里,而桌子上的菜肴都已经撤下去。“我没事,兴许是早上的凉菜吃的有些多了。”

    乔母还是不放心,坚持让大夫为她诊脉,“让大夫瞧瞧再说。”

    乔真只能将胳膊露出来,大夫在乔真的手腕上放了层平顺的帕子,然后便搭上乔真的脉搏,他又反复诊了两次,“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您是有喜了,近有一个月,脉象很稳,不必担心。”

    乔母喜极而涕,“好!好!谢谢大夫。”她从院子里的箱子里抓出两把铜钱放在锦囊里递给大夫,“谢谢大夫。”

    大夫毫不客气的将锦囊收下,“是在下应该的,恭喜恭喜。”

    乔真整个人都有点懵圈,她呆若木鸡的看着自己平坦的肚子,她最近还和夜殇舟激烈的大战呢,胎儿怎么可能会很稳?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与小零谈论这么深沉的话题。

    小零久久没有等到乔真的回复,后面又跟着一个红色感叹号。

    它,气绝系统亡。真想把冷冰冰的代码在乔真的脸上胡乱拍。

    气得数据都不稳定了。

    下午,乔真留下四个护卫在乔家院子,然后便走到村口,乘坐马车又回去了,只是来时欢欢喜喜,走时心情复杂。“别将今日的事情告诉君上,本宫要给君上一个惊喜。若是被你们破坏了,想必不止本宫,君上也会极为生气的吧?”

    “是。”护卫的领队人应下。

    而乔真回到宫里以后并没有将事情告诉夜殇舟,她也不知道是存了什么矛盾心理,大概是和那设定在赌气吧。

    乔真一连食欲不振很多天,夜殇舟便哄着她吃了一口又一口,却在乔真发怒之前又适时的将膳食撤下去。

    事情的转折是在秋末的几场雨里,那几天稠云遮日,投下大片阴翳,下完一场暴雨以后,又下了几场连绵细雨。

    可夜殇舟的腿一到雨天便痛得厉害,特别是这个雨天,痛得他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他偶尔会发出抑制不住的闷哼,额头上渗出一颗又一颗的汗珠。

    乔真没日没夜的照顾着他,夜殇舟的腿却没有半点好转。孕妇易烦躁,乔真也不例外,她对夜殇舟是越来越没有耐心。

    只是每当乔真紧锁眉头的时候,夜殇舟便抱着她的腰身,一次比一次用力,仿佛想要将她镶嵌在怀里似的。“唔……”

    乔真听着夜殇舟那隐忍的声音,还有腹部微微的疼痛,她用力推开夜殇舟,“您痛也不该坏着心眼让臣妾痛啊!”

    夜殇舟又爬到乔真身边,想要抱她的腰身,却还是被她制止。他只能用坚强的又带着几分委屈的目光默默的看向乔真,仿佛她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人。

    乔真抓住夜殇舟的手放在她的腹部,“这里,有您的孩子了。”

    “什么?”夜殇舟目瞪口呆的看着乔真平坦的腹部,他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却是怎么都没有克制住。

    乔真将他的手压在腹部,她很有耐心的、放缓语速重复道:“这里,有臣妾和您的孩子了。臣妾怀孕了,所以您不能再没有分寸的抱着臣妾。”

    夜殇舟狂喜的看向乔真,却因为腿上的疼痛而显得他面色狰狞。他坚定而又隐忍的说道:“离朕远些,乖。”

    乔真看着夜殇舟明显有变化的态度,她一口气噎在嗓子眼上不去下不来,她摸着肚子期期艾艾的说道:“孩子啊,母后真的是好可怜啊,没你的时候,你父君当母后是草芥;有你的时候,你父君当母后是珍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