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别再杖责我,好吗?(22)
    但作为男人一旦涉及到这个话题,无论如何都要维护一下自尊心的。

    乔真敏锐的察觉到夜殇舟危险的眼神,她立刻可怜兮兮的解释道:“我身娇体软,您当真要摧残我吗?”

    夜殇舟勾唇轻笑,总之没比方才的神色好多少,透着股戏谑的意思,“我偏要摧残你,你又能如何?”

    乔真凑近夜殇舟,她笑得一脸邪气,指尖从夜殇舟的腿上轻轻柔柔的划过,“那我也只能,反摧残您了。”

    酥麻的感觉从夜殇舟的腿部蔓延而上,他浑身一僵,眼中是浓厚的不可置信,只是瞬息又恢复如常。他神色一凛,伸手推开乔真的手,言语中带着能轻易察觉的警告,“不许作乱。”

    “嘁。”乔真收回手,她近日是愈发嘚瑟,都源于夜殇舟的步步退让。“咱们下午回去的时候,顺便去拜访郇殷吧?总得问问他,轮椅做的如何了。”

    夜殇舟鸦羽般的睫毛颤了颤,他的目光仿佛是漫不经心的扫过乔真的指尖,又带着几分思量,“嗯。”

    乔真又抱着夜殇舟的手开始玩儿,夜殇舟的手指、指窝上有显而易见的茧,那是时常握住武器才会磨出来的,但他的手指修长、骨骼分明,手型很好看,特别是放松的时候微微蜷缩的模样,简直让乔真爱不释手。

    她又将夜殇舟的手抬到鼻尖嗅了嗅,蔫坏蔫坏的笑着,“柿子味儿的。”

    调戏、撩汉什么的,乔真做的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乔母的饭菜很快便做好了,乔兄长张罗着开饭,乔真问夜殇舟:“您是单独吃,还是和我们一起?”

    夜殇舟本想单独吃的,但是一念之差,“和你们一起。”

    乔真抱着夜殇舟,将他放在四方桌旁的凳子上,又蹲下身将他的腿放好。“您若是哪儿不舒服,定要与我讲。”

    “嗯。”夜殇舟低头,笑着看她。

    乔真出去吱会一声,回来时还端着一大盘红烧肉,“啊,看着就想吃。”她跑到厨房拿两副碗筷,“快快快,趁早吃。”

    不一会儿乔老爹、乔母、乔兄长还有金太傅都围在桌子边,很是拘谨的开始吃。但是乔真她这个人去哪儿都适应的极快,在宫里她便拿捏分寸尽显礼数,在家里她便放飞自我。她一手用筷子夹着骨头,另一只手扶着骨头,满嘴是油的啃着红烧肉。

    原本拘谨的气氛也因为乔真的随性变得放松许多,金太傅也配合着她,笑眯眯的弯着眼睛,直接上手啃红烧肉。

    这对夜殇舟来说是很新奇的体验,但不可否认,寻常百姓的生活似乎比他在宫里更为惬意些。

    夜殇舟行军打仗连树皮都啃过,对乔母做的饭菜自然没有半点不满。

    等乔真磨磨蹭蹭的将筷子放下之后,乔母才开始将桌上的菜都收拾进厨房,整个过程她都十分的小心翼翼。

    乔真吃饱喝足开始犯困,一声接着一声的打着哈欠,后来乔梁看不下去,便烤了些地瓜给乔真。乔真闻到那股子香味便忍不住流哈喇子,但她还是克制住自己体内的馋,转头去问夜殇舟,“您吃吗?”

    “吃。”夜殇舟伸手向她要。

    原本以为夜殇舟看不上地瓜,所以出言客气并不打算将地瓜真的给他的乔真:“……噢,有点烫,您小心拿着。”

    夜殇舟抑制住想要上扬的嘴角,从乔真手中接过热乎乎的地瓜,他没有半点嫌弃的拨开地瓜皮,啃一口里边金黄色、软乎乎、甜兮兮的地瓜肉。“甚好。”

    甚好你个龟儿砸的脑袋!乔真好特么的心痛啊!她差点就要吃进嘴的地瓜因为她的嘴贱而一去不复返。内心的小人正在蹲在墙角挠墙,可她面上还是要微笑。

    好憋屈哦!

    乔真这个人吧,一旦放松下来,她心里的情绪都可以从她的眼睛里看出来,从而将她的表里不一体现的淋漓尽致。

    夜殇舟笑开,将手里的地瓜递向乔真,“喏,也不是很好吃。”

    乔真颠颠儿的将地瓜接过,两只手捧着滚烫的地瓜,笑嘻嘻的,满足的像是个二百斤的傻子。“您真好。”

    她贪,钱再多也嫌不够。

    她又易满足,一个烤地瓜便能让她发自内心的展颜一笑。

    夜殇舟似乎也有点看不懂乔真了,但他懂人性矛盾的道理,所以并没有钻牛角尖。相反,他觉得这样的乔真很好。

    金太傅用完午饭又不知道跑哪儿去浪了,论当朝太傅太浪肿么破?

    当然是,原谅他啊。

    乔真原本想浪的飞起给夜殇舟带绿帽,但她又害怕适得其反会翻车,所以她还是安安分分的将灼华夫人这个位置给坐好。虐男人的方法千千万,不一定要做出剑走偏锋的事情,毕竟风险太大。

    转眼下午,金太傅扛着锄头从乔家的后院回来,仍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挂着弥勒佛一般的慈爱笑容。

    乔梁扯了扯乔真的衣袖,“姑姑,那个人可能干了,咱们家后院的土都被他翻过一遍了,爷爷奶奶又要省不少事。”

    乔真抽了抽嘴角,她偷偷摸摸的塞了点银子给乔梁,“家里需要什么,还有你娘和妹妹想吃什么,就拿这些钱去买,姑姑不在家,你替姑姑看着点。”

    原主与乔梁的情谊那真的是日积月累的,两个人小时候便在村子里浪的飞起,他们在童子军里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否则会迎来他们二人的暴揍。

    夜殇舟抬眸看眼天色,“时候不早,你不是要去拜访郇殷吗?”

    “是啊,该走了。”乔真抬手想揉了揉乔梁的脑袋,这才发现乔梁已经比她高出一个头了,但她还是踮起脚尖揉了揉,“长这么高了,要懂事听话,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小混蛋了,姑姑要走了。”

    乔梁不舍,却也没有胡闹。

    乔真将夜殇舟抱进马车,然后才去与乔老爹与乔母告别,乔母当即泪眼汪汪的,乔老爹也红了双眼睛。“闺女,爹娘除了你,便没有什么挂念的了,你要好好的。”

    乔真连声应下,不忘安慰他们,“我过些日子便回来看你们。”

    三年啊,连一个代沟都能出来了,可乔老爹与乔母还是惦记着闺女,这份心在男尊女卑的朝代实属难得。

    乔真也没再说什么,她走的干脆。

    夜殇舟也瞧不出乔真有多么的舍不得,他只能凭着感觉去安慰,“朕说过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回来,所以,笑一个。”

    乔真眉眼弯了弯,目光璀璨的很,“好啊,笑多少个都可以。”

    金太傅老神在在的忽视秀恩爱的两个人,自顾自的吃着柿子。

    其实他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