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别再杖责我,好吗?(19)
    车夫是夜殇舟的暗卫,几十年波澜不惊的他,在听见乔梁的一番话之后,吓得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

    乔真对此只能微笑,自己侄子口中的那个倒霉蛋就是她自己,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她看向夜殇舟,确认过眼神,这他妈不是个人。

    她从矮几上端了盘糕点递给乔梁,“你先吃点东西,姑姑歇会儿。”

    “好。”乔梁将糕点接过去。

    乔真放下车厢的门帘,似笑非笑的看向夜殇舟,“您在百姓的心目中便是方才说的那样,您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

    夜殇舟屈指刮在她的琼鼻上,“好,朕反思,日后再也不会打你。”

    乔真哼一声,她趴在窗口看着外边的景色,将原主的记忆都捋清楚。原主未入宫前与寻常人家的女儿并无差别,整日里做些家务,下田插秧割稻谷种菜什么的,她都能干些,而且家中父母还有哥嫂都是劳动者,她与乔梁是家中最小的两个,反倒活得比旁人更自在、更轻松些。

    原主也有极品亲戚,但也是极少,原主父亲的兄长,也就是原主的大爷,是个好吃懒做的,娶了个凶悍又蛮不讲理、刻薄的媳妇儿,当初他们不想将自家的丫头送进宫,便撺掇着村长将原主顶替上去。

    村长,在村子内部便是最有说话权利的人,原主父母再如何,也改不了要将原主送入夜宫当宫女的事情。

    “啧,不能风风光光的回去,真是遗憾呐。”乔真很可惜的说道,按照正常任务者的行程,应该是穿金戴银的回乡,然后将那些人的脸打的噼里啪啦的响。

    夜殇舟好笑的看向乔真,“你若是想风风光光的,朕回去便拟旨,让灼华夫人回乡探亲,如此可好?”

    “臣妾觉得,甚好。您不如再赏些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什么珍贵赏些什么,可好?”乔真捧脸看向夜殇舟,故作掐媚的笑着,还眨巴几下灵动的眼眸。

    “好,都依你。”夜殇舟的嘴角噙着抹宠溺的淡笑。

    啊!真的是好撩啊。

    乔真的小心脏仿佛是小鹿乱跳。

    夜殇舟的反差太大,乔真有点接受不能,这个反差萌的威力也太大了吧?

    乔真将脸埋进臂弯,掩盖微微发烫的脸颊,按道理都是老夫老妻的了,但她还是无法抑制的脸红o(*////▽////*)q。

    等到乔家的时候,乔真先是让乔梁敲门,等门开之后,乔真才抱着夜殇舟进乔家的院子。今日夜殇舟出宫,知道的人并没有几个,所以乔真与夜殇舟都没有太在乎去乔家会不会遭到埋伏。

    这个时候是去地里收稻谷或是去镇上赶集的好时候,只有乔母在家照顾还在坐月子的乔嫂,乔梁将乔真还有夜殇舟带进屋里,然后便大咧咧的喊道:“奶奶!娘!姑姑回来啦!”

    乔母听见声音便急切的往屋里去,状似哭又状似笑,最后都化作一个个结实的巴掌,实打实的拍在她的胳膊上,“死丫头!活得好好的怎么几个月都没有给家里捎信?!你存心要吓死娘是不是?!”

    乔真慌忙的躲避乔母的“殴打”,“娘!我不小心给忘了!”

    虽然乔真已经在竭尽所能的解释了,但乔母还是满院子追着她打。

    夜殇舟看得拧眉。

    乔梁解释道:“奶奶时常这般对待姑姑,都是家常便饭了。”

    夜殇舟看着外头虽然被追着打,但还是笑得开怀的乔真,他问道:“时常挨打,难道她不生气吗?”

    乔梁被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抬手挠了挠后脑勺,问道:“为什么要生气?奶奶都是为了姑姑好。”

    夜殇舟仍是皱眉。

    乔梁问道:“您喝水吗?”

    他答非所问,“唤我姑父即可。”

    乔梁有些迟疑。

    夜殇舟又道:“你唤我姑父是迟早的事情,再者我只有你姑姑一个妻妾,你唤我姑父,也不为过。”

    “姑父。”乔梁乖巧的喊道。

    夜殇舟从袖中掏出一块玉佩,是和田白玉所雕刻的圆形玉佩,他眉梢染笑,“姑父赠你的见面礼。”

    大夜朝有规矩,长辈初见小辈时所赠的见面礼,小辈需得收下,意为承认这个长辈。所以乔梁便将那玉佩收下,欢喜的摸着,“谢谢姑父。”

    乔真从屋子门口一直被打到院门口,乔母又觉得不解气,她拿着长杆子便追在乔真身后,于是母女二人一跑一追,跑下半个村子,乔真又绕回乔家的院子。

    她气喘吁吁的坐在门槛上,“娘,至于吗?这打的,比挨板子都疼了。”

    乔母一听,又气又心疼,“你跑什么?你不跑,娘顶多是打你几下。你今天怎么能回来的?是不是有贵人放你出宫?”

    乔真摆手,“没有,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呢。听说我嫂子生啦?”

    “是啊,是个闺女,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乔母去东头房,然后抱着襁褓出来,“你瞧,是不是像你?”

    乔真伸手,“给我抱下呗。”

    “去去去!你粗手粗脚的,弄疼我的大孙女可怎么好?”乔母埋汰她。

    乔真瞪眼,“我还伺候过贵人呢,怎么就不能伺候她了?”

    乔母一想,也是这个理,于是便将襁褓放在乔真怀里。“阿梁,快去地里喊你爹还有爷爷回来!”乔母推门进屋,却见个衣着华贵的男人坐在她家炕上,她又退出去,将门带上。“阿真,那个男人是谁?”

    乔梁探头出来,“是姑父!”

    乔母带着乔真又是一通秋风扫落叶似的狂揍,“你个死丫头!嫁人了也不给家里捎个信!你是不是嫌弃娘家?!”

    乔真要护着怀里的小宝宝,只能由着乔母打,可真他妈疼。“娘,您也知道我在那里做事的,婚姻都是赐婚,我怎么敢违抗啊?而且我这不是带他过来瞧瞧嘛,哪里嫌弃娘家啦?您轻点,误伤我怀里这个,您指不定还要怪我呢!”她扬起脑袋,向夜宫的方向努努嘴。

    乔母一瞬间明白其中的意思,屋里的男人是夜宫里的人,多半是个大臣。她也冷静下来,“留下吃午饭吗?”

    “留,好久没有吃到娘做的菜啦。”乔真咧开嘴,向乔母撒娇。

    “行,你等着,娘出去买菜。”

    “娘,别告诉左邻右舍我回来了。”乔真皱眉向屋里使个眼色,压低声音,“他喜欢清净。您也知道那些贵人的毛病,动不动就要罚人,要人性命。”

    乔母竖指在嘴前,“嘘!”

    乔真噤声。

    乔梁去地里喊乔爹还有乔兄长回家,乔母便回屋拿些钱,去买些好的。

    乔真见院里只有她、夜殇舟、乔嫂子还有怀里的娃,她抱着襁褓进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