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别再杖责我,好吗?(17)
    乔真索性一语道破,“一条人命换一个王朝的动荡,似乎怎么瞧也很值得吧?何止是值得,简直是赚个盆满钵溢。”

    马太傅也没有想到,只是很简单的一个事情,会牵扯出这么多。

    而乔真也不是真的在意马太傅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她只是需要马太傅,将这些事情转告给夜怀今和郇殷。

    没有文官在朝堂上是支持夜殇舟的,武官也不是全都偏向他,局势对他很不好,如果夜怀今也放弃他,那么夜殇舟则是真的孤立无援了。

    乔真摆摆手,也不在意马太傅的回复,“您先回去吧。”

    马太傅不理解其中的勾心斗角,但夜怀今却是一清二楚的,否则对不起他有勇有谋、胸怀天下的人设。

    乔真回寝屋的时候,夜殇舟已经躺在床头,周身弥漫着低靡的气息,他垂眸沉默的样子,莫名让乔真心疼。她将夜殇舟扶着坐好,“您怎么不再睡上一会儿?”

    夜殇舟抱着乔真蹭了蹭。

    仿佛是极其依赖她。

    但事实也是如此,乔真对夜殇舟有多好,夜殇舟便有多依赖她。偏偏夜殇舟又能拿捏住她的性子,每每在她动怒的时候,他便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

    还是那句话,夜殇舟扮可怜的时候,乔真连命都心甘情愿的给他。

    今日的穿堂风有些清凉,还带着些湿意,窗口的迷迭香上凝着浅淡的露珠,让人瞧着便双眼清亮。

    “睡不着。”夜殇舟是真的睡不着,他生怕昨天的事情让乔真对他失望。

    潜移默化,他夜里做的那些梦,让他的思维还有习惯都不知不觉的在偏向祁易鄄。严格意义上,乔真在作弊。

    “时候还早呢,您再歇会儿。”乔真将薄被拉扯到夜殇舟的身上。天气愈发冷,近来还有几场雨,只怕到时候夜殇舟的腿会发痛,又要多几场血腥。

    夜殇舟痛恨自己的腿啊,如果不是有一双这样的腿,他也不至于整日里去哪儿都要依靠旁人,那些老匹夫又怎么敢有异心?可除了痛恨,他更多的是无能为力。

    乔真看见夜殇舟这副落寞的模样,凑上去抱抱他,“您怎么了?”

    “无事。”

    他是坚不可摧的人。

    乔真见他的确没有再歇会儿的意思,便伺候他起身,“今日是金太傅过来,兴许没有前两位太傅那般枯燥,您好好学,可以吗?臣妾陪着您。”

    夜殇舟挑起乔真的下颚,面色不改,“你图个什么?”

    乔真的脸上晕开笑容,“图大夜朝繁荣昌盛,臣妾便能长长久久的做个夫人,这荣华富贵啊,臣妾还没享够。”

    夜殇舟凑上去,狠狠亲了乔真,目光有些暗沉,“小傻子。”

    可不就是傻吗?他双腿有疾,若非手握兵权,生性残暴,他早就被那些豺狼虎豹啃的只剩下一把枯骨了。偏偏只有乔真,还存满心思让他当个明君。

    乔真没再说什么。

    早朝过后,金太傅带着夜殇舟与乔真出宫,明面上只有金太傅、夜殇舟、乔真、小寻子还有车夫五人,四面八方却蛰伏着警惕敏锐的暗卫。

    马车里还有大串的葡萄、糕点、一些坚果,还有几坛果子酒。

    金太傅将几个人带到京城的某个村子里,金黄色的田野,看着便觉得沉甸甸的稻谷,穿着褂子的男人们都在埋头收割。

    “公子,夫人,今日咱们便在这里歇息几个时辰吧,看看风筝,再看看欢乐的孩童。”金太傅撩开车厢的帘子,“那处有个亭子,您与夫人可随意。”

    乔真将夜殇舟抱下去,“您要去哪处?那个土坡也可以坐。”

    金太傅下了马车之后,他便笑眯眯的扛把锄头奔向金灿灿的稻田。

    夜殇舟倒是觉得有些新奇,他征战的时候也曾路遇村庄,只不过是些破壁残垣、充满硝烟绝望的村庄,哪有眼前的这般景象。其乐融融,又悠闲自在。

    “去那个土坡吧。”

    他指着可以一览田野的高坡。

    乔真看着那个土坡,稳如泰山的将夜殇舟抱过去,“您坐好。”她将夜殇舟的两条腿盘起来。

    “小寻子,将那些东西都带过来。”乔真一声吩咐,小寻子便屁颠屁颠的去将马车里的食物都带过来。

    夜殇舟皱眉看着那些东西。

    乔真却是喜滋滋的抱在怀里,“您不吃吗?那都是我的啦。”

    夜殇舟原本是不喜欢吃那些零碎的东西,不是膳食的东西,在夜殇舟的眼里,都是零碎的没有必要存在的东西。

    但乔真啃的津津有味,坚果又吃的吧唧响,饶是夜殇舟,也忍不住侧目。

    “有那么好吃吗?”

    乔真将剥出来核桃仁放在夜殇舟的手上,“很好吃的。”

    路过的小孩子都巴巴的看向乔真,乔真也特别喜欢那些一丁点大的娃娃,所以她将软软的糕点都分出去。又趁夜殇舟不备的时候,塞块糕点进夜殇舟的嘴里。“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好吃?”

    甜腻的味道在嘴里化开,夜殇舟用舌尖舔了舔牙齿,还残存着香味儿。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太甜。”

    “以后让厨房的人少放些糖便是了。”乔真又往夜殇舟的嘴里塞了只葡萄,“这个又酸又甜。”

    她又将葡萄分给那些小娃娃,好在金太傅非常有远见,那些葡萄足足有两大桶那么多,足够乔真和那些孩子分享。

    “您看,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谁都有不容易。您当之草芥的东西,人家当做珍宝。您觉得您的位置,足够撑起您更大的野心,但是您踩在脚底下的东西,却是逐渐变矮,到最后,倒下的也不会只有您脚下的东西,还有您。”

    夜殇舟凝神沉思,他思虑的时候一贯会紧锁眉头。

    乔真将那些孩童都打发走,然后伸出手抚平他眉间的皱褶,“您也不必气馁,哪怕是公子今站在您的位置,也不会比您坐在那个位置上好多少。那些对如今的大夜朝有大功的可都是您的人,也就您的残暴性子能震慑他们。若是公子今想要更上一层楼,没有战争是不可能的事情。轻则是大夜朝动荡一番,重则生灵涂炭,天下四分五裂。其中利害,想必公子今也是熟知的。”

    夜殇舟拉住乔真的手,笑得开怀,“夫人很有雄才伟略。”

    乔真微摇头,“都是拙见。”

    夜殇舟揽住乔真的肩膀,他放眼看向远处,“这些是朕没有见过的。”

    乔真却是捏住夜殇舟的嘴巴,直到捏扁她才松开。“您现在只是个寻常人,朕什么朕的,还是快些忘了吧。您有时间便来这些地方享享闲适的日子,也未尝不可。”

    “只是……”她看着蜿蜒的小路还有远处的亭子,不禁拧眉。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