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别再杖责我,好吗?(14)
    夜殇舟对乔真的态度愈发好起来,对她也更加黏腻,走哪儿都要将乔真带上,夜夜临幸她,朝堂也由着她发言。

    但是好景不长,只是半个月,夜殇舟又开始故态复萌,动不动便耍脾气,连带着乔真哄他,也要费上一番心思,却始终找不到夜殇舟的心结在何处。

    “君上,您要喝些银耳羹吗?”

    夜殇舟伸手用力的推翻乔真的手,“离朕远些。”

    银耳羹翻倒在地,乔真因为躲闪不及,所以指尖被沾上滚烫的银耳羹,她后退几步,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帕子将地上的污秽都清理干净。

    乔真将破碎的碗,还有沾着银耳羹的几块帕子都放在食案上带出去,出门前又转身看了眼夜殇舟,见他还是那副阴沉的模样,只好转身推门出去。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若有所思:

    小零:

    乔真离开之后便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因为她的心软所以太放纵夜殇舟了?她绝不允许任务失败在自己的心软上。

    夜殇舟眼看着乔真哄他的次数一次次变少,他有些慌,却又不得不用阴沉伪装自己,“夫人呢?”

    小寻子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吓得牙齿都在打颤,声音也抖的厉害,“回君上,夫人正在易水轩。”

    夜殇舟敛眉,“摆驾易水轩。”

    小寻子却没敢动作。

    夜殇舟一掌拍在书桌上,“愣着做什么?等朕赐死吗?”

    小寻子立刻派人将夜殇舟抬上轿辇,等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易水轩的时候,乔真正在与夜怀今笑把话谈。

    夜殇舟那股子郁气到底是噎不住了,他暴怒,将易水轩能砸的东西都让人给砸了,“将公子今拖下去,杖责。”

    没有说杖责多少,那便意味着要打到夜殇舟满意为止。

    夜怀今今日是因郇殷而进宫的,乔真自然不可能让夜殇舟将夜怀今杖责,所以她二话不说便一只胳膊放在夜殇舟的肩上,一只胳膊穿过夜殇舟的腿弯,稍微用力,便将他抱起来,二人进入乔真的寝屋。

    夜殇舟还不知道他刚刚在外人面前的妥协是意味着什么。

    就在他要讥讽的时候,乔真直接将他扔在床上,趁他松懈之时掐住他的脖子,用了很大的力气,掐的夜殇舟呼吸不畅。

    乔真冷言,“夜殇舟,我以为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如果你不想要这个位置,我可以联合大臣扶持夜怀今,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懂吗?”她猝然松开手。

    夜殇舟得到呼吸,他愤懑的看向乔真,伸手欲擒拿住她。

    乔真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她仗着夜殇舟的腿不便,三两下便将他压制在床上,一只手堵住夜殇舟的嘴巴与鼻子。

    夜殇舟龇牙狠狠咬她的手指。

    乔真却是神色未变,仍然阻止着他的呼吸,“你可以试试,是我的手先废了,还是你的命先没了。”

    这次夜殇舟没有再动手,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床幔,默默地掉眼泪。

    小零:

    乔真也有些捉急:

    小零:

    乔真看着两行水划过眼角的夜殇舟,她默默的松开手,手忙脚乱的将人扶起来,“你别哭啊,我还不是为你好吗?谁让你不听话来着。”

    小零: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没节操没下限没原则的三无宿主?我恨!

    夜殇舟还是瞪着眼睛,眼泪哗哗的流个不停,仿佛是被负心渣女抛弃的痴情郎,难过弱小又无助。

    乔真抬手将他脸上的眼泪擦去,“别哭别哭,以后都听你的。”她将自己的脖颈也凑上去,“现在好了吧?”

    她这番动作的意思是:我把我的命交给你了,只希望你别哭了。

    夜殇舟凑上去狠狠的撕咬,直到乔真的脖子上有一排渗血的牙印,他才磨磨蹭蹭的将嘴巴挪开。

    乔真痛的倒吸一口气,无奈的看向夜殇舟,“解气了?能听话了?”

    自然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解气,对待夜殇舟这样任性的熊孩子,你心软便是彻底的输了,至于为什么?乔真深有体会。

    夜殇舟被乔真抱进偏厅的时候,他仍是叫嚣着要杖责夜怀今。

    就在众宫婢与太监们要下跪给夜怀今求情的时候,乔真率先转移话题,“君上,臣妾做了盘菊花糕,您要不要尝尝?”

    “你亲手做的?”夜殇舟眼中闪过诧异,注意力很顺利的被分散。

    乔真将手背在身后挥了挥,示意夜怀今快走,然后便弯腰将夜殇舟抱起来,抱进院子里的软榻上。“别气了好不好?小祖宗,你就是我祖宗。”

    夜怀今看得惊诧,但也只是一瞬间的失神罢了,但他还是觉得乔真说的不对,他的皇兄并不是变好,只是有一个人,可以让他的皇兄心甘情愿的收敛骨子里的暴戾而已。

    但乔真脖颈处的血痕却让夜怀今觉得刺眼,即使是因为乔真才让夜殇舟收敛的,大夜朝也不会企图用一个女人来换取安康,那是懦夫的选择。

    夜殇舟冷眼看向乔真。

    乔真也是江郎才尽了,才会想着剑走偏锋,偏偏自己又对夜殇舟心软。真是自己造的孽,跪着也要尝完。

    “您别气了,还不是您自个儿胡乱发脾气?没个理便随意罚人。”

    夜殇舟怒极,“大夜朝,朕就是理。朕瞧他不高兴,这也是理!”

    乔真对怒极的夜殇舟视而不见,她该干嘛就干嘛,斟茶吃糕点浇个花,反正对夜殇舟视而不见。

    熊孩子,你越是理他,他越能作。

    夜殇舟觉得被忽视,那股子郁气又开始上涌,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场。

    乔真掀眸瞧他,只是冷哼一声,便将其余的人通通打发下去。“您生气最好有个理,否则就别气,不然,别怪臣妾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您应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吧?最毒妇人心。”

    最后五个字被乔真说的百转千回。

    夜殇舟也不愿向乔真低头,他放纵乔真宠溺乔真,竟在身边养出头狼来,还是条自己欢喜的狼,想想他就很憋屈。

    他狠戾的说道:“要么今日便将朕这身硬骨头磨软了,否则有的你好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