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别再杖责我,好吗?(9)
    乔真一脸的悲愤的将自己缩进被窝里,就是不理睬夜殇舟。

    夜殇舟起初还会哄上几句,逐渐的便息了声儿,他将一只胳膊枕在头下,看着床顶的床幔,他好像有点变了。

    乔真以为又惹恼了他,小心翼翼的探头看夜殇舟一眼,“君上?”

    夜殇舟斜眼看向乔真,似笑非笑的说道“不气了?”

    乔真摇头,“不气了。”万一玩儿脱了,又要挨打,她钻出来拱进夜殇舟的怀里,小手攥着夜殇舟的衣襟。

    夜殇舟一个翻身将乔真压在身下,问道“朕重吗?”

    乔真迷茫的摇着头,“不重。”

    夜殇舟解开腰带,与乔真又是一番颠鸾倒凤,红鸾帐暖。

    最后他趴在乔真的身上,将脑袋枕在乔真的胸口,这样的睡姿,与梦里的男人真是一模一样,也和想象中的一样舒服。

    乔真看着身上的男人,他似乎睡的比以往还要沉,侧脸压在她近乎平坦的胸上,但他有多重他心里难道没有一点b数吗?

    她最后还是没有推开男人。

    认命吧。

    夜殇舟醒来之后便看见乔真的侧脸,他将脸在乔真的胸上蹭了蹭,虽然不够大,但能令他满足,这便够了。

    他今天没再拎着困成狗的乔真陪他去上早朝,难得的良心发现。

    乔真穿着简便的衣裙,她要去御花园采集花露,养颜用的。

    “哼!本公子的衣服你也敢弄脏,真是活腻歪了!”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乔真寻着声音走过去,便看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胖子在欺负一个七八岁、骨瘦如柴的男孩子。

    “你们在干嘛?”乔真将手中的小瓷放在一旁的地上,她走上去扶起小男孩,“你无事吧?”

    小男孩瑟缩的看着她,抿唇摇摇头,然后沉默着离乔真远些。

    至于小胖子,自然对乔真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没有半点好脸色,“你是何人?竟然敢救下本公子要教训的人!”

    乔真看着小胖子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还有他脸上挤在一起的五官,只觉得非常的辣眼睛。“我还没问你,你是何人?竟然敢与本夫人放肆!”

    宦官俯身凑到小胖子耳边说了什么,小胖子看向乔真的眼神变得惊恐,然后蹬着他又短又胖的腿离开。

    乔真看得莫名其妙,就差在脑袋上顶几个问号,她转身,看着自己的身后空无一人,觉得更莫名其妙了。

    她也没有将这个插曲放在心上,她集好花瓣上的露珠之后,便去御书房寻夜殇舟,却见小胖子正跪在书房的中央。

    “臣妾给君上请安。”乔真矮身作礼,并未提及在御花园的事情。

    夜殇舟抬手示意乔真起身,“你今日碰见他欺负怀明了?”

    乔真茫然的看向夜殇舟,她问道“怀明是谁?”

    “十岁的孩子。”

    乔真恍然大悟,怀明是那个瘦骨如柴的小男孩,“是,臣妾去御花园采集花露,无意听见动静,便去瞧了下。”

    夜殇舟让小胖子去御书房外跪一个时辰,此事便作罢。

    乔真在易水轩煮茶的时候,婢女通报公子今来访,她稍显诧异,只是一瞬间,她的神色又恢复如常,“请。”

    夜怀今在偏厅侯着乔真。

    乔真刚进偏厅便被夜怀今给惊艳到,他的五官非常精致,脸上还带着春风化雨的笑容,与夜殇舟仿佛是两个极端。

    夜怀今拱手,“微臣见过夫人。”

    “免礼。”乔真几步去上首,她一手提袖,一手做出“请”的姿势,“公子今日拜访本夫人,可是有事?”

    夜怀今并没有坐下,而是又对乔真作揖,且弯下的背脊更低了。“今日怀今是来谢过夫人的,怀明常受子安的欺辱,今早夫人相护,怀今应当谢过。”

    乔真问道“是公子明与公子安?只是公子明也是公子,怎会平白遭受公子安的欺辱?且我看他身材瘦小,不像十岁,倒像是七八岁的。”

    夜怀今的浅笑中带着涩涩的感觉,“母妃怀着怀明的时候,曾意图用怀明陷害君上,君上逃过一劫,对怀明却是残忍至极,宫中人皆知晓怀明是君上的眼中刺。”

    “所以谁都可以踩上一脚?”乔真没有半点避讳,她直言问出来。

    夜怀今艰难的点头,眼中流露出忧伤,“这些都是母妃的罪孽,不该算在怀明的身上,只是君上有气,怀明不受,那受的便是天下的百姓。”

    乔真脑袋里已经上演一出二百集的年度宫斗大戏,但是这事儿夜殇舟做的确实是缺德,孩子终究是无辜的,算算时日,夜怀明是在夜殇舟篡位的前两年出生的,两岁大的孩子能做什么?

    “公子且放心,日后若是能帮衬的,本夫人自然会帮衬。”乔真抬头掂量一眼天色,“公子请回吧,君上该来了。”

    夜怀今告辞。

    没一会儿,婢女来禀告乔真,夜怀今与夜殇舟正好在易水轩的门口遇见,且夜殇舟的脸色甚是难看。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乔真认了。

    用过午膳之后,夜殇舟手里拿着本兵书,仿佛是漫不经心的问道“今日夜怀今过来,与你说了些什么?”

    乔真并没有隐瞒,“是因为公子明的事情,他来谢臣妾。而且……”她顿了些时候,声音明显的变小,“而且听闻公子今府中有一门客,名为郇殷,其人画技高超,京中高价请他作画的女子数不胜数。”

    夜殇舟来了兴致,他问道“那你可知他为何会画技高超?”

    乔真见不得他这副明显幸灾乐祸的模样,“君上,您书面上的字,臣妾怎么不认得?”她将书籍接过去,转个方向又放回夜殇舟的手里,“不愧是君上,百~万小!说的方法也不是寻常人可比的。”

    夜殇舟心不在焉,一直想着夜怀今来易水轩的时候,书拿倒了也不自知,如今被乔真道破,多几分恼羞,“知道就好。”

    乔真笑眼看向夜殇舟,直到他有发怒的迹象,她才将话题又说回去,“听闻郇殷此人,不管是谁,他都能将人画出完美的模样,臣妾听着也心痒。”

    她将先前煮的茶端给夜殇舟。

    夜殇舟拿起茶杯,“朕觉得夫人足够完美,夫人有什么不满的?”他话是这么说,眼神却是不由自主的瞟向乔真的胸口。

    乔真被看得一阵悲愤,她不怒反笑,“没有大胸。”

    “噗”夜殇舟一口茶水喷出来,他没有想到乔真回答的那么直白。

    乔真视若无睹的继续说着,“君上说不在意,但每次摸的时候,都忍不住揪两下,仿佛能揪大了似的。”

    “咳咳咳咳咳咳……”夜殇舟又发出一连串的咳声。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