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别再杖责我,好吗?(6)
    夜殇舟屈指扣在床沿,发出“咚咚”的声响,随后小寻子便推门而入,只听夜殇舟说道:“传朕旨意,将荣太妃送到皇陵,常伴先帝左右。”

    “是。”小寻子领命,立时去绛绯宫传夜殇舟的旨意。

    荣太妃也不曾想到,先前还对乔真无所谓的夜殇舟,转眼便要替乔真立威。她心知是自个儿大意,但为今之计只能听命,她死不足惜,但她的儿子夜怀今,还不能受她的连累。

    一天一夜之后,乔真终于睁开眼眸,她想伸手掀开被子,却发现手疼的厉害,先前的遭遇涌入她的脑海。

    荣太妃真的是好残忍啊。

    乔真的手被短竹夹伤之后,荣太妃还让人在她的伤口上撒盐,撒盐不够,还要再浸泡在辣椒水里。

    她的手,怕是废了。

    夜殇舟得知乔真醒来以后,他便由侍卫抬着送进乔真的寝屋,他依旧是坐在乔真的身边,等侍卫与宫婢鱼贯而出,他才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手伤了,脑袋也傻了?”

    乔真只是沉默着摇摇头,半点置气的模样都不敢显露出来。

    被打怕了。

    于是学乖了。

    夜殇舟抬起乔真的手,握在手中把玩着,“这一双纤细玉手,若是不能恢复以前的模样,便斩落吧。”

    乔真知晓他并非说笑,所以只是敛眉没有作声应答他。

    夜殇舟又觉得乔真不理他,实在是无趣,他扯了扯左边的唇角,勾勒出讥讽的笑容,“怎么?这对耳朵也废了?”

    乔真将目光落在双手上,她低头,“嫔妾会养好这双手的。”

    倒也乖巧。

    夜殇舟抬手揉了揉乔真的脑袋,手下是柔顺滑腻的触感,让他有些爱不释手,索性多揉了几下,“日后若是都这般乖巧,朕便不会亏待你。”

    “是。”

    乔真扯了扯嘴角,面色苍白,嘴皮也干燥的起皮,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君上,您要歇息一会儿吗?”

    夜殇舟顺势躺在乔真的身边,他抬起手臂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目光流连在乔真的唇瓣处,“靠这儿。”

    乔真迟疑瞬息,便已经俯身趴在夜殇舟的身上,她阖眸,模样累极。

    夜殇舟却不打算放过她,他凑过去亲亲她的嘴角,又伸出舌头抵开她的唇瓣,趁她松懈时,便钻入她的领域。

    乔真被他吻得气喘吁吁,最后是一道银丝的断裂为结尾。

    夜殇舟看着怀里的小姑娘面色绯红,眸光潋滟,腹下几寸的地方涨的痛,他又凶残的亲了几下乔真,最后用牙齿在她的唇瓣上摩挲着,到底没舍得咬下去。

    乔真胸脯起伏着,她还是那副喜怒不惊的模样,趴伏在夜殇舟的身上。

    没意思。

    夜殇舟突然兴致全无,因为乔真那波澜不惊的目光,眼眸再潋滟,也藏不住底下的一汪枯水。他看着头顶的床幔,一手搭在乔真的背上,将身体上的**压下去。

    半晌,他起身,“半个月后朕再来临幸你,到时,容不得你这副模样。”

    夜殇舟唤人将他抬回御书房。

    乔真的手微颤,她立时派人请御医来,她现在是争分夺秒,流逝的不是时间,是命,她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

    御医说乔真的手可能再也好不了,只能将皮子剥了,等它重新长出来,结疤以后敷上绝佳的药膏,才有可能恢复如初。

    乔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脑残、坑人、残暴的治疗方法,但是她拒绝不了。她说“好”,然后让御医尽快准备东西。

    第二天。

    御医带着他的医药箱进乔真的寝屋,他从医药箱里拿出匕首,“美人,您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乔真盯着那泛着寒光的匕首,“不后悔,只是今日的事情,不许让君上知道,否则,本嫔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御医也克制住呼吸,他将匕首沾上烈酒,随后放在蜡烛上。

    乔真眼看着那匕首一寸一寸的靠近她的手,却只能硬生生的承受那剥皮的痛。她贝齿咬唇,唇瓣渗出几滴血。额头也布满密集的汗水,脸色比昨日更加惨白。

    御医不敢松懈,既然开始,便没有回头路,若是做的好,赏赐少不得他的,若是做不好,只能等着人头落地。

    半个时辰之后,乔真的手早已血淋淋的,痛得她牙齿打颤。夜殇舟,她将这个名字牢牢的记下,只是,是血色的。

    半个月之后,乔真在珍贵的药材滋养以及系统的外挂下,她的伤口好的七七八八,手上的那些伤疤也脱落的差不多,只是她,大概再也不会肆意的笑了。

    乔真挂上对着镜特意练习出来的笑容,恰到好处的露出很浅的梨涡,既不显疏离,也不会过于掐媚。

    华灯初上的时候,夜殇舟摆驾乔真的寝屋。乔真如今居住在鹤阙宫的易水轩,有一间很大的屋子是她的寝屋,两间中房,是她的侍女所住,一间偏厅。

    乔真知趣的恭候在易水轩的院门口,只待看见明黄色的轿辇,她便跪地作礼,“嫔妾恭迎君上。”

    夜殇舟在看见乔真的瞬间,连日里的空寂一扫而空,他心情极好的将乔真拎到怀里,“这地方,坐的可舒坦?”

    乔真温婉而笑,“是嫔妾的荣幸,坐着舒坦至极。”

    夜殇舟附在乔真的耳边说道:“是这轿辇舒坦,还是朕舒坦,嗯?”

    乔真将脸埋进夜殇舟的怀里。

    夜殇舟笑出声,低沉又透着几分缥缈的爽快,“这便羞了?”

    他没有看见,怀里的人儿哪有半分羞怯的模样?全然是不在意。

    乔真一如既往的抱着夜殇舟,将他放置在床上,夜殇舟却不欲放过她。他展臂拉住乔真的胳膊一个用劲,乔真便落进他的怀里。“投怀送抱,极好。”

    夜殇舟翻身将乔真压在身下,他没有再多说,只是直奔主题。

    好在乔真对这种事情也是轻车熟路,三两下便将夜殇舟伺候的服服帖帖的,她趁着夜殇舟看不见的地方,扯开唇角。

    她要给夜殇舟带绿帽子。

    绿!帽!子!

    爱是一道光,绿到他发光。

    想到好主意的乔真,伺候起夜殇舟的时候,愈发殷勤。

    待红雨初歇,夜殇舟搂着乔真,“念着朕很久了罢?这般熟稔。”

    乔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她也没有半分羞怯,直言答道:“有嬷嬷教过的。”

    “赏她。”夜殇舟财大气粗的说道,他搂着乔真的手臂紧了紧,“怎么不讨赏?她只是教你,你才是让朕舒服的人。”

    乔真眉眼弯弯的抬眸,瞬间撞进夜殇舟的眼里,“您给吗?”

    夜殇舟低头狠亲乔真几口,“给!要什么都给!”

    乔真将脑袋枕在夜殇舟的胸膛上,并未接话,听听就好,当不得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