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别再杖责我,好吗?(3)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夜殇舟摆手,“回寝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寻子立刻让侍卫将夜殇舟抬上轿辇,只是侍卫都心有余悸,乔真看见其中某个侍卫被吓得双臂微僵,只是一瞬间的不默契,夜殇舟已经摔下来。

    夜殇舟暴怒,挥袖将石桌上的几坛酒扫落在地上,酒坛的碎片七零八落。

    四周跪着黑压压的一片。

    乔真也拱伏在地,她敛眉,眼观鼻鼻观心,不用想也知道夜殇舟此时的内心会有多么的暴怒多么的狼狈,只怕今夜,这鹤阙宫又要添上许多亡魂。

    小零:

    渡劫者最忌讳的便是招惹上人命,致死一人,得百倍的救回来,才能将以往的罪孽抵消,作孽容易除孽难。

    只是瞬息,乔真便掂量好轻重,她低着头,依旧是跪着挪向夜殇舟。

    乔真直接起身,一手穿过夜殇舟的后背,一手穿过他的腿弯,轻而易举的将他抱起来,安放在石凳上,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夜殇舟的狼狈模样。

    待夜殇舟安坐在石凳上,她才到夜殇舟的身后,继续跪下,拱伏在地。

    她是个有眼力见的人。

    夜殇舟挑眉看向乔真,也在心中重新掂量一番她的地位,片刻后他转头,挥袖将方才抬他的侍卫指进去,“斩了。”

    小寻子:“是。”他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即使是伺候夜殇舟多年,却还是没有习惯如此的残忍暴戾。

    那些侍卫被后来的侍卫压下去,个个都不敢替自己求情。安安分分等死,还能死个痛快,若是惹夜殇舟不高兴,只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夜殇舟向乔真招手,然后展开手臂,“过来,抱朕。”

    乔真面不改色的起身,然后又是公主抱将夜殇舟抱起来,就在她将夜殇舟放在轿辇上的时候,夜殇舟却道:“抱朕去寝宫。”

    你有多重你心里难道没点b数吗?!

    即使内心再抓狂,却也只能波澜不惊的抱着夜殇舟去他的寝宫。

    夜殇舟屏退左右,只留乔真在他的寝屋中,他对乔真的胳膊左捏右揉,“这般纤细的手臂,竟然有如此力量。”

    乔真任由夜殇舟对她的手臂动作,只是垂头敛眉。

    夜殇舟又展开手臂,“抱朕。”

    乔真听话的抱起夜殇舟。

    “去龙床。”

    乔真将夜殇舟放在明黄色的衾被上,“君上,您要洗浴吗?”

    夜殇舟挥开乔真。

    乔真随即跪地,虽然不知道哪里惹到这只大废喵,但跪下总是没错的。

    夜殇舟眸色阴沉,他狞笑一声,“你方才看见了什么?”

    乔真思索片刻,她趴在地上,“奴婢记性不好,还请君上明言。”

    夜殇舟弯腰,两指用力的钳制住乔真的下巴,将她的脑袋强制性的抬起,直到看见她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两点红色的指印,他才出声,“方才在亭中,你冒犯了朕。”

    乔真将乌珠转到眼底,她将目光放在明黄色衾被的一角。这个问题,回答好,是送分题,回答不好,是个送命题。

    “奴婢自知身份低微,不敢窥见龙颜,只管将目光放在身边的三寸地上,是以并未瞧见什么。”

    她默默地给自己的机智点赞。

    夜殇舟挥开乔真的脸,“真丑。”

    乔真:老娘、是、忍者神龟!

    夜殇舟看着乔真喜怒不惊的模样,顿觉无趣,“备浴。”

    “是。”乔真拱伏在地,之后才起身退下,她将夜殇舟的命令吩咐下去,而她的苦逼生活,也正式开始。

    夜殇舟沐浴的时候觉得太监与宫婢搓澡的力度不够,所以乔真只能高抬贵手给他擦背。“君上,这个力道如何?”

    在夜殇舟身边做事,只有一个原则,做的好,送分题,做的不好,送命题。

    “再重些。”

    乔真加重手中的力道,“君上,这个力道如何?”

    夜殇舟伸手覆在乔真的手背上,“啧,真像小猫儿挠痒。”

    乔真可以保证,这不是,这是在讽刺她!于是她用巾帨重重的在夜殇舟的背上搓着,要多有力就有多有力。

    “嘶——”

    夜殇舟痛的倒吸一口气。

    乔真立刻苦逼的跪在地上,“噗通”一声,膝盖接触到地面以后,她也痛的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君上恕罪。”

    夜殇舟从水中捞出湿润的巾帨,蓄力甩在乔真的脊背上。

    乔真只觉得脊背上猝不及防的一阵痛意,她的背后肯定是红了,眼泪一瞬间充斥在她的眼眶。

    “呵!小猫儿也有亮爪的时候。”

    乔真哭唧唧,是真的掉眼泪的那种哭,背后太疼了,她忍不住呜呜呜……

    夜殇舟又伸手抬起看着乔真的脸,她的脸上有两道泪痕,他用巾帨擦拭着乔真脸上的眼泪,“小猫儿不哭,朕不怪你。”

    乔真一瞬间更想哭了,打都打了还说什么不怪她,虚伪!而且给她擦眼泪的是给夜殇舟擦背的那个巾帨,上边有泥垢。

    夜殇舟的眼神逐渐锋利。

    乔真也识趣的抬手用袖子囫囵将眼泪擦干净,她背后的疼痛缓过来,眼泪也不再上涌,她仍旧是那副喜怒不惊的模样。

    夜殇舟满意的点头,难得有乔真这般有眼力见的宫婢,得让她多活几天。

    他沐浴过后,又对乔真展开双臂。

    乔真了然的抱着夜殇舟将他放在软绵绵的榻上,然后用干燥柔滑的巾帨擦拭着夜殇舟身上滑落的水珠。她偏头,有意不去看令人长针眼的地方。

    夜殇舟却不愿意放过她,他又伸出手指禁锢着乔真的下巴,强制的将她的目光对上他腹下三寸的地方。

    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任务对象。

    “喜欢你看到的吗?”

    这是一道送命题。

    敢喜欢的话,那是你没有自知之明。敢不喜欢的话,那是冒犯他。如果避重就轻的话,呵呵,他会觉得你敷衍。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乔真已经是彻底没有应对的法子了。

    她索性睁开眼睛看个够,尔后波澜不惊的说道:“禀君上,奴婢未曾见过其他男子的,是以并不知晓该不该喜欢。”

    夜殇舟凑到她嘴边亲亲她,“既然只见过它,那便只许喜欢它。”

    乔真对夜殇舟的认识又更上一层楼,这不仅是个暴戾的君王,还是个有颜色(黄)的君王,杂糅一下,夜殇舟是个黄暴的君王。

    当夜,乔真被封为宝林,搬入鹤阙宫,常伴君侧,一时风光。

    乔真:这种风光我不要也罢!

    但实际上她只能跪地,并且是受宠若惊的跪在地上,“谢君上。”

    夜殇舟对她惊喜的表现很满意,所以对她的赏赐一律是以长使的等级办的。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