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别再杖责我,好吗?(1)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只觉得一阵晕眩,她便回到本体,她动了动胳膊,觉得身体都有些软趴趴的,而且动作有些僵硬。“这太白,也太随意了吧,还好有机会回来一趟,不然任务结束,我身体也差不多是废掉了。”

    她嘀嘀咕咕的走着,时不时伸手掸着衣裙上的灰尘。

    迎面走来浅紫色衣衫的男人,是她当初在实习任务的时候遇见过的。

    乔真收回打量的目光,她矮身作礼,“小仙见过神君。”

    男人只是愣怔的看着她,倏然“嗯”声,他与乔真擦肩,又转身凝眸看她,“你叫什么?”

    “小仙姓乔,名讳真。”

    男人又“嗯”声,他转头将目光挪到别处,便提步离开。

    乔真也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找太白。

    太白正在炼丹,乔真直接闯进去,她拎着太白的衣襟,“你是不是有点疯?!老娘差点被你害死了!”

    “咳咳……”太白被衣襟掐着脖子,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喘不上来,他用拂尘拍打着乔真,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乔真后知后觉的松开手,“你活该,让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去攻击,说吧,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

    太白摊手,他用拂尘扫向乔真,将她撵出殿外,“此事如何处理,不劳你操心。”只听“嘭”的一声,殿门也彻底阖上,没留给乔真半点缝隙。

    乔真气急败坏的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在殿外打转,她又在天界做不出市井妇人骂街的事情,只能憋屈的席地而坐。

    兴许是有缘,方才遇见的男人也有事要寻太白上神。

    乔真墨珠转了几圈,她决定曲线救国,于是一只白皙娇嫩的爪子顺势勾上男人的衣袖,她掐媚的笑着,“神君,您找太白上神有事吗?不如也将小仙带着吧?”

    她双手合十做祈求状。

    男人默然以对。

    乔真只当他是默认了。

    只是在乔真屁颠屁颠跟在男人身后进太白上神的神殿的时候——“嘭!”又是一声巨响,只是男人在里,乔真在外。

    乔真抬起双手趴在殿门上,她深呼一口气,猛然将手拍上去,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闭合的殿门,最后只能败兴而回。

    楚楚在神宠学校接受初中的教育,小零也与她解绑,乔真又恢复孤家寡人的状态。唉,寂寞如雪。

    她坐在南天门的台阶上,手里捧着仙桃,一口一口的啃着,还时不时的叹上一句,“还好太白有良心,还知道给我留一个蟠桃。”

    昨日与乔真见过的男人抱着一筐仙桃走到乔真身边,“喏。”

    乔真诧异的看向男人,“神君,无功不受禄,这仙桃小仙不敢收。”

    男人却将满筐的仙桃都塞进乔真的怀里,半强制性的,“既然是给你的,那便是你的,是吃是丢都随你。”

    乔真索性不客气的将一筐仙桃都抱进怀里,喜笑颜开,“那就是我的了。”

    男人见她绽开笑容,也忍不住勾唇笑开,惊为天人。

    三日后,太白上神召乔真去见她,结果却是让她直接躺上冰凝玉床。

    只是乔真刚躺上去,意识便被抽离出来,她两眼一抹黑,便昏厥过去。

    确认过眼神,我遇见对的人。

    乔真:

    小零:

    乔真也知晓这应该是太白上神他们商量之后,才决定下来的处理方式,

    尊姓大名:乔真。

    龟年鹤寿:万+无法预计。

    一决雌雄:雌。

    靡颜腻理:无外挂。

    殚见洽闻:舞蹈,诗书,茶艺,刺绣……感觉什么都会但又一无是处。

    囊中麟角:测险仪手链,乾坤袋,青冥灯,王者农药,小马驹,糖豆豆x128,小菊花的身体,心情气温器,手机,无线网,流量若干。

    不胜枚举:3/x

    功亏一篑:去死吧!活着浪费空气。

    乔真又是眼前一黑,她已经被人压着跪在地上。

    乔真:

    小零:

    “将她拖下去斩了。”坐在上首的男人冷若冰霜的下着命令。

    乔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哭得凄凄惨惨戚戚,“王上,奴婢家中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个不争气的哥哥,求您饶过奴婢啊!”

    夜殇舟看着底下哭得痛彻心扉、痛断心肠的宫婢,只觉得脑袋都泛疼,他拧着眉,“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拖下去,杖责三十。”

    乔真被几个手劲大的男人拖下去,但却突然发狠,咬向身旁的几个男人,她一溜烟的蹿向上首的男人,丝毫不顾形象的扒拉着男人的小腿。“王上,奴婢罪不至三十大板,求您再考虑考虑,减轻一下?”

    夜殇舟感觉腿上若有若无的知觉,面色稍变,只是一瞬间又成为那个冷脸的君王,“拖下去,杖责十个大板。”

    乔真见好就收,她顺从的跟着侍卫下去,硬生生的承受十大板。

    夜殇舟有点失望,他还以为那个宫婢能大着胆子违逆他呢,只要那个宫婢继续与他对抗,他兴许就赦免她了。

    乔真痛的泪流满面,

    小零听着乔真第一百八十六次骂出这句话,它只能弱弱的蹲在乔真识海的角落里,免得触她眉头。

    任务对象是夜殇舟,也就是下令杖责乔真的那个辣鸡男人。

    夜殇舟有个很凄惨的童年,他的母亲是先帝钟爱的女人,原本是没有封号的夫人,她生夜殇舟的时候难产而死,所以先帝追封她为王后。

    而夜殇舟也因此得到“克母”的名声,先帝觉得他太晦气,便取名为“殇”,意为不详,而夜殇舟的母亲是在陪先帝游船的时候生下他,所以尾字取“舟”,故而取名为夜殇舟。

    现在是大夜王朝临仙帝八年。

    夜殇舟韬光养晦,他二十四岁的时候以残暴血腥的手段弑父废弟,一举拿下夜京,以最快的速度登基为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