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20)
    祁易鄄轻哼一声,歪着头,斜眼看她,“惯会油嘴滑舌的哄我。”

    乔真拎着祁易鄄的耳朵,一百八十度大旋转,“这句哪学的?”

    祁易鄄瞬间疼的眼泪掉下来,一瞬间什么煽情的气氛都没了,连带着他心底的负面情绪也被驱逐,“你手机里的总裁小说里看见的,真的!就是那篇霸爱什么的。”

    乔真松开手,替他揉了揉通红的耳朵,“少看那些小说。”

    祁易鄄反驳道:“你不也看?”

    “嗯?”乔真皮笑肉不笑的看向祁易鄄,“你说什么?”

    祁易鄄接收到乔真威胁的眼神,他瞬间怂了,“没什么没什么,我觉得你说的很对,那些东西不能多看。”

    乔真这才转身出去,“过来吃饭,今天有锅包肉,一大半都是我的。”

    祁易鄄小声的嘀咕着,“那么凶。”他的嘴角却是无法抑制的上扬。

    夜晚,月色很朦胧,适合干坏事。

    祁易鄄趁着乔真去浴室洗澡,他把自己脱光光窝进被窝,在小易鄄上绑着粉色的蝴蝶结,还在胸口的两点朱红上也绑着粉色的丝带。

    他用铁链将自己的双脚绑在床尾,又将双手绑在床头,然后用嘴巴叼着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盖好。

    乔真出来的时候便看见祁易鄄期待的眼神,他巴巴的看着她,眼睛里仿佛带了钩子似的,不断的向她发射“快来呀”的信号。

    但是,不好意思,她走位很风骚,特别是闪现,钩子钩不到她。

    乔真斜眼瞥了下祁易鄄,漫不经心的用吹风机吹着头发,她的手指穿插在发丝间,每晃一下头,都是在勾引祁易鄄。

    祁易鄄看得有些眼红,他扭着腰身,尽力的摆出撩人的姿态。

    等乔真放下吹风机,祁易鄄立刻期待的看向乔真,还眨巴眨巴眼睛放电。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碗没刷。”乔真毫不留恋的推门。

    祁易鄄瞬间急了,“回来!”

    乔真好笑的倚在门槛上,“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今晚很殷勤啊。”

    祁易鄄有些羞涩,他吞吞吐吐的说道:“你过来。”

    乔真走过去,她弯腰居高临下的看向祁易鄄,坏笑着,“嗯?”

    祁易鄄微微将头低下,他的脸颊微红,目光也有些闪烁,他声细如蚊的说道:“你过来,自己看嘛。”

    哟,男人又开始撒娇了。

    乔真慢慢的将被子拉下去,直到……男人腹下几寸的地方,“很会玩嘛。”她拧着朱红色的豆子,“哪里学的?!”

    “片…片子里的。”祁易鄄一瞬间脸有些白,“你、你不喜欢吗?”

    乔真俯身亲了亲男人的嘴角,“喜欢啊,特别喜欢。你就作吧,非得作到起不了床,才消停是不是?”

    “哼!”祁易鄄轻哼一声,他偏头用后脑勺对着乔真。

    乔真也不想让男人失望,所以很配合,她还是头一次玩这些花样呢。

    天边的云悄咪咪的聚集在一起,半遮住月亮的银辉,让这夜色更撩人。

    唉。

    爽完后的乔真只能像是当初那般,抱着男人去浴室为他清理。第二天一早,早早的便起床,忙完之后又抱着男人亲自伺候他刷牙洗脸喂饭,现在还要为他穿衣,为他整理书房的文件。

    之后送迷迷糊糊的男人去上班。

    “不去!”

    乔真无奈的看着赖着副驾驶上的男人,她凑过去亲亲,解开他的安全带,“乖,上班要迟到了,睁开眼睛,快快快!”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祁易鄄赖在乔真的怀里,“甘愿做奴隶,不想起来。”

    乔真捏着他的鼻子还有嘴巴,非常粗鲁的将他逼醒。

    祁易鄄看了乔真一会儿,又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之后才磨磨蹭蹭的开车门下车,却又弯腰凑进去,撅着唇。

    乔真凑上去打个啵,“快滚!”

    她利落的关上车门,向祁易鄄挥挥手,然后打着方向盘离开。

    祁易鄄的父亲祁泽得知祁易鄄结婚,他派人打电话请乔真去咖啡店坐坐。

    乔真当即开车去那儿,路上她还庆幸小零给她伪造了驾驶执照。

    小零:

    乔真:

    乔真并没有与小零争什么,她看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咖啡店,果然不是她这种小市民能喝的起的。

    “欢迎光临。”

    “你好,我姓乔。”

    祁泽先前吩咐过,所以服务员带乔真去二楼靠窗的位置。

    乔真看着样貌像是三四十岁的祁泽,将厌恶尽数掩饰。“您好。”

    祁泽眼中闪过惊艳,他伸手做出“请”的姿势,“乔小姐,我希望你可以离开我的儿子,条件你开。”

    乔真坐在祁泽对面,饶有兴致的看向祁泽,她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出言撩拨:“做祁易鄄的后妈,也是可以的吗?”

    祁泽看着乔真那灵动的眼眸,他觉得很有意思,毕竟,很难有乔真这么大胆的女人。“你想试试?”

    “不,时不我待,既然您将这个问题抛给我,我还是选择跳过吧。”乔真交叉着手支在桌面上,“不如谈谈俗气的吧?钱,怎么样?”

    祁泽伸手,立刻有西装男人将支票还有笔放在他手上。

    他将支票和笔都放在桌子上推向乔真,“请别客气,祁家的男人对待情人向来不会吝啬。”

    乔真一边写着一边数着零,是以2开头的十一位数字,那是百亿。

    她将支票推向祁泽。

    祁泽看着那一串零,笑容有些邪气,“乔小姐有些贪心。”

    乔真摇摇头,“实不相瞒,这个数,我没有,如果你给不起这个数,就不要玩什么支票,也不嫌丢人。”

    “不知道乔小姐有哪个数?”祁泽饶有兴致的问道。

    乔真将那张支票拿回来,将笔尖从2的中间滑下去,之后又将支票推向祁泽,她歪头看去,努了努嘴,“喏。”

    祁泽看着支票上的百亿,眼眸中终于染上几许惊讶,却很短暂。“乔小姐信口拈来的本事,炉火纯青。”

    乔真毫不给面子的嘲笑,“是您的手下,太没用。”

    祁泽有些狐疑,他之前派人查过乔真的背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只知道她之前是个编辑,月薪几千而已。

    乔真可不管祁泽信还是不信,她笑得很甜很美艳,“离祁易鄄远一点,我可以放过祁家哦。”

    “恕不奉陪。”

    她起身离开。

    祁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中是势在必得。祁易鄄的母亲便是他用下作手段得到的,如今祁易鄄的妻子,呵……

    乔真:

    小零:

    乔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