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6)
    等乔真一局打完以后,她打开录像对着祁易鄄,“来,你刚刚说什么?”

    祁易鄄皱眉,“你被开除了。”

    乔真摁下红色的圆圈,一段视频便结了,“好的,咱们有缘再见。”

    她打算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所以注定要对不起祁某某了。

    乔真的身份证还有护照几乎都是放在包里的,每天贴身携带,所以她离开之后便去机场,买了最近的去g省的机票。

    当天晚上乔真便到g省看职业玩家的游戏直播赛。

    至于祁易鄄,那是谁?她认识吗?

    祁易鄄起初以为乔真在耍脾气,所以并没有提起太大的兴趣,等他回到公寓想要通过望远镜看乔真日常的时候,却没有看见乔真的身影。

    第二天祁易鄄也没有在办公室看见乔真,直到下午,他才动用所有的人力、物力找到她。

    彼时乔真正在直播现场,她仿若一个脑残小迷妹,看着大屏幕的绿色血条还有红色血条,疯狂的喊着爱豆的名字。

    祁易鄄气急,当场去将乔真逮回去,犹如初见那般,将她绑在床上。

    乔真还在可惜,她看好的那个小哥哥怎么就输了呢?

    等她可惜完回神的时候,便见祁易鄄拎着小巧的银色箱子还有白色的塑料桶进来。银色的箱子里是各式各样的手术刀,还有镊子之类的东西。

    塑料桶里有一股味儿,是福福福福……福尔马林!

    祁易鄄从箱子里拿出一柄锋利的刀,比划在乔真的胳膊肘上,“我记得你以前好像是课堂讲过,解肢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刀下去,干脆利落。”

    他说的很缓慢,甚至脸上还带着笑意,只是手上的动作却令人毛骨悚然。

    乔真慢吞吞的将胳膊藏到身后,“开个玩笑,别记得那么清楚嘛。”

    “嗯,我也把它当个玩笑,但是我那么喜欢你,怎么舍得把你解的支离破碎?”祁易鄄说着,他从床底下抽出一米长的锯子,“你放心,我会给你下麻药的。”

    他颤抖的睫毛在他的眼底投下一片阴翳,在乔真看来真是诡异极了好伐?!

    “别这样啊,放下一米长的锯子,我们还能有个好未来。”乔真一眨不眨的看向祁易鄄,算算时间,祁易鄄也二十五周岁了,但他年轻的面容却只显二十二三,“你还年轻,不能背负人命。”

    祁易鄄总是忍不住在乔真面前软弱,他拿着锯子的手开始微微颤抖,“我只是,没有杀过人而已。第一次,请多指教。”

    乔真想用福尔马林糊他一脸,他要杀她,还请多指教,她得多心大才能指教?“你冷静啊。”

    祁易鄄在锯子参差不齐的齿口上,涂抹上浓郁的液体麻醉药。“你放心,一开始会疼,很快就不会了。”

    乔真看着头顶,反正她现在也无力反抗,“祁易鄄,你知道背负一条人命有多难吗?不止是杀人那么容易。你想杀我,我可以自己动手,我写遗书,尸体让你认领,到时候你想干嘛都可以。”

    祁易鄄看着乔真的眼睛,发现她是认真的,而且并没有将死的那种激烈。

    陡然,锯子落在地上,祁易鄄趴伏在乔真身上,他屈指塞进嘴里,却还是溢出破破碎碎的抽泣声。

    乔真左肩上的衣料潮湿,她看着祁易鄄的脸庞,眼角也不由有些湿润,她是个不负责的人,有事便想着当缩头乌龟。

    特别是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任务鞭挞着她,所以回应祁易鄄也是心血来潮,但明显的是,男人受不了她突然的撩拨还有突然的抽身离开。

    乔真弱弱的出声,“唉,杀个人嘛,我都没有哭。”

    祁易鄄将束缚着乔真手腕、脚腕的的铁链打开,他背身揉了揉眼睛,“你走吧,别回来了。”

    “好吧,有缘再见。”乔真起身,她看着祁易鄄的背影,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推门离开。

    她又开门进来,看着还在背身默默流眼泪的祁易鄄,她故作轻松的调侃道:“哇,又见面了,我们好有缘啊。”

    她看着肩膀也在微抖的祁易鄄,眉尖攒聚,还是走过去,伸出手帮他擦擦眼泪,“小绢花乖,小姐姐不是回来了吗?你别哭了,你一哭,我也难受。”

    祁易鄄避开乔真的手,默默用手背擦掉眼泪,“你当初为什么要走。”

    因为系统那个小婊砸太弱鸡!

    但是乔真不能说,她支支吾吾道:“nibaba星球的人接我回去……继承王位?还要给我塞个男性,所以我又回来了。”她眨巴着真诚的眼睛。

    祁易鄄问道:“那你还会回去吗?”

    他,居然信了!

    乔真震惊!

    “应该…不会,好吧,我并不能确定,如果有下次,我会尽我所能带走你,好吗?”乔真半跪在床上,她拥住祁易鄄宽阔的肩。

    如果时间再次出现波动,那么便是太白彻底攻破系统世界,到时候乔真会继续做任务,下个世界还有他。

    “嗯。”祁易鄄一如七年前那般,他将自己窝在乔真的怀里,“你肯定会带上我的,对吗?”

    “对。”乔真撒谎了,其实不对,是他一定会带上她。

    祁易鄄在乔真怀里赖上许久,他起身将那些东西都收拾了,之后还是一如七年前那般的对待乔真,只是更加小心翼翼。

    乔真又不是瞎也不是傻,她自然能看出祁易鄄在担心什么。“户口本带着,今天星期一,咱们去结婚,我请。”

    祁易鄄傻了,他甚至是不可置信,“你……刚刚说什么?”

    乔真扬了扬手中的户口本,“结婚啊,时不我待,小伙子,把握好机会。”

    户口本在祁老爷子那儿,祁易鄄一个电话让助理在两个小时内送过来。

    祁易鄄有些兴奋,又强迫自己假装很冷静,殊不知他那在乔真脸上左右乱飘的眼神早已泄露他的真实情绪。

    乔真挑了挑眉,嘴角也噙着抹笑意,“要吃点葡萄吗?”

    祁易鄄摇头,他发出四连问,“你会和我办婚礼吗?还会跑吗?结婚以后你会爱我吗?会像以前一样对我好吗qaq”

    乔真默默吃着葡萄,并未作答。

    祁易鄄执拗的看向乔真。

    乔真几不可闻的叹口气,“会办,不会跑,会爱你一辈子,会对你更好。”

    但是,期限仅仅是一辈子。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一辈子,他们的感情只能点到即止,达到画龙点睛的目的就好。

    俗称,刚刚好。

    祁易鄄走过去,抱住乔真的腰身,将他的脸埋进乔真软绵绵的胸脯,他摇着头蹭了蹭,“想操哭你。”

    乔真都被他的直白惊呆了,“我一直想问,这些年你都经历了啥啊?越来越黄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