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5、加更)
    乔真敲了下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

    乔真推门进去,她抬头看见祁易鄄的时候,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惊讶,“总裁?”

    祁易鄄倚在皮椅上,身子后仰,他翘着二郎腿看向乔真,“待遇不好吗?”

    真是不管做什么动作,都要以颜值为基础啊。祁易鄄做出这种不雅的动作,却还是很有气质。

    乔真适时的为她的小哥哥打抱不平,“我主要就是怕,长得太好看,会影响男同事的工作效率。”

    祁易鄄气结,面上却是波澜不惊,他反而扬起嘴角轻笑一声,眼中的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你是为了张扬?”

    张扬就是乔真日记里的那个小哥哥。

    乔真眉眼弯弯,她无所畏惧的说道:“对啊,怎么了?我不能为了他辞职吗?我觉得他很好,就够了。”

    祁易鄄站起身,他凑近乔真,发现乔真穿着至少十公分的高跟鞋,反正比他还高,首先输在身高。他退而求其次,企图用气场压制乔真。

    偏偏乔真还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半点都不受他影响。“总裁,还不批吗?”

    祁易鄄转身从桌子上将乔真的辞职信提起来,然后一撕为二,“不够诚挚。”

    乔真都要气笑了,“辞职信又不是入职书谁给你诚挚啊?怕不是个傻子。”

    祁易鄄扫落办公桌一隅的文件,他强制性的将乔真压在桌子上,“你欠我七年,不打算换了吗?”

    乔真看着祁易鄄,她的目光平平,没有任何情绪。

    祁易鄄抬手挡住乔真的眼睛,只觉得心被针扎似的,密密麻麻的痛,让他的呼吸都有些停滞。

    他曾经自暴自弃的想,这辈子都让他的母亲折磨他,也算是对得起他的母亲。

    初中的时候,也有女孩子会打破他的孤僻接近他,但她们在得知他有那样一个母亲的时候,都在意料之中的远离他。

    他从希望,到失望,最后绝望。

    只有乔真,以强势的态度入驻他的生活,她义正言辞的告诉他:“祁易鄄,你不欠她什么。”

    也是乔真告诉祁易鄄,他值得被心疼,值得被捧在手心。

    就当他沉浸在蜜糖罐里的时候,罐子突然摔碎了,一碎就是七年。

    你当它是蜜糖,突然变砒霜。

    祁易鄄忍无可忍的撕开乔真的衣服,又是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

    乔真看着面色有些狰狞的祁易鄄,到底是心疼他。

    她知道是因为太白上神而攻击系统世界而产生时间波动,但祁易鄄不知道。

    在祁易鄄的认知里,是她乔真在两个人的婚礼上,假借上厕所的理由逃婚,并且一走七年。

    乔真发誓,如果跟她谈恋爱的男人会在结婚当天突然消失,并且消失七年,等找到那个男人,肯定要羞辱他!

    这么换位思考一下,乔真更心疼祁易鄄了,她尽力配合着他,让他更舒服一些。

    又是一场疯狂的颠鸾倒凤。

    好在办公室的玻璃是单向透明的,不然他们二人那么荒唐,可能会上头条。

    祁易鄄发泄完了想抽身离开,乔真却是死死的挂在她身上,像是个牛皮糖挂件。

    他脸上阴沉的吓人,在看见乔真的时候总是恨意中还夹杂着渴望,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也溃不成军。

    “下去。”他冷静的吓人。

    乔真却不愿意放手,她死皮赖脸的搂着祁易鄄的脖子,两条腿也盘在他的劲腰上。“我不!祁易鄄,都七年了,你还忍不住勾搭我,我凭什么放过你?”

    祁易鄄掐着乔真的腰想将她拉下去。

    乔真却是算准了位置坐下去,她挑衅似的看向祁易鄄,“怂了?”

    祁易鄄看向乔真,他像是突然释放了野性,两个人从沙发到办公桌,到办公椅再到卫生间,连跑咖啡的台子都没有放过。

    事实证明,乔真时隔多年依旧战斗力ax,成熟的祁易鄄照样被她做晕了。

    哈!哈!哈!

    乔真随意裹着睡袍,抱着祁易鄄进卫生间清理一番,然后很自觉的用他的手机打电话给他的助理,让他的助理送一套西装和一套女装上来。

    她将办公室清理干净之后,才将泡在水里的祁易鄄抱出来,放在干净的沙发上,又随意拿件浴袍将祁易鄄裹起来。

    等助理敲门的时候,乔真开条门缝,助理也十分理智的将两个纸袋放进去。助理很细心,贴身的衣物都有,而且正好是乔真的尺寸。

    乔真关门,勤奋的帮祁易鄄换衣裳,然后她才进卫生间帮自己清理,换好衣服出来以后,发现祁易鄄还在睡觉,她弯腰在他额头的亲了亲,然后就起身离开。

    祁易鄄在乔真离开之后,他颤着睫毛睁开眼睛。

    乔真说的对,时隔七年他还耿耿于怀,企图用这种方式羞辱她,说明他放不下她,也……不想放下她。

    祁易鄄颓然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恢复如初的办公室,他的心情却是再也无法恢复到刚刚的平静。

    可他胸口总有一股怒气,他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每每看见乔真,便想发泄在她的身上。

    不管如何,乔真还是与祁易鄄迅速发展办公室恋情,乔真正式成为祁易鄄的秘书,并且成功打入他的办公室。

    祁易鄄总是将怒意发泄在她身上,不过两三天,乔真的身上便青青紫紫一大片,出门都穿高领长袖,即便是脚踝,也没有逃过一劫。

    也不知道七年来,祁易鄄究竟是怎么度过的,从小奶狗进化成小狼狗和老狗逼的结合体,乔真有点接受无能!

    乔真恨不得仰天长啸:把我的小奶狗还给我!

    祁易鄄也会心疼她,总是情难自禁的心生忐忑,想要亲亲她,给自己一个安慰,亲哪里都好,但乔真就是不给祁易鄄亲个嘴嘴,这让祁易鄄又气又憋屈。

    呵呵。

    七年后的第一次,祁易鄄就不让乔真亲亲他,现在想亲?做白日梦去吧。

    乔真照样每天没心没肺的,心不在焉的给祁易鄄带个饭,或者是打个王者农药。

    她就很后悔,为什么好不容易有个休闲的任务世界,她非要脑抽去勾搭祁易鄄?小零能生钱,她负责玩就好了,她怎么就没有做个游戏主播,顺便勾搭一下职业玩家呢?

    秉持着这个念头的乔真,日益沉迷游戏,对祁易鄄也敷衍很多。

    祁易鄄终于忍无可忍,他将手中的钢笔一掰两段,“乔秘书,如果不能负责相应的责任,不如递给辞职信?”

    沉迷在李白风姿里的乔真,终于施舍给祁易鄄一个眼神,她理不直气也壮的说道:“有本事开除我啊!”

    祁易鄄的脑门上啪的蹦出一个十字架,“很好,你被开除了。”

    乔真沉迷游戏,选择性耳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