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1)
    “噢。”

    男孩纸又有些不开心。

    好不容易解决宿舍里亵渎乔真的三个蟑螂,还有方元山,现在又要合理的去解决他的亲生母亲,好忙哦。

    乔真看出男孩纸的倦怠,她将祁易鄄抱进卧室,在他的额头印上一吻,“晚安。”

    过了这一晚,祁易鄄明显变得更忙了,忙着学业,忙着处理他母亲的事情,忙着给去f国结婚做准备。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她话里的幸灾乐祸只怕是个傻子都能听出来,太明显了。

    小零

    乔真的眼皮子跳了几下,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滋生。

    日子还在继续,转眼到了乔真陪祁易鄄去看他母亲的时候。

    男孩纸明显有些情绪低落,但还没有到阴沉的地步,大概是他觉得,他有乔真陪伴他去,自己并不是孤独无依的吧。

    乔真看着男孩纸疲累的脸庞,她拍了拍大腿,“靠这儿睡会。”

    “嗯。”祁易鄄将脑袋枕在乔真的大腿上,两只手臂搂住乔真的腰身,他闭上眼眸,隐藏在眼皮下的墨珠却在转动,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乔真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祁易鄄的背,偶尔再顺顺他的头发,起到很好的安抚作用,男孩纸紧弓着的背脊逐渐放松。“别担心,还有我呢。”

    祁易鄄睁开眼睛,他仰头看向乔真,然后用脑袋蹭蹭乔真的腹部。

    乔真估计是男孩纸不好意思出声撒娇,怕被司机听见,所以趁着有前排座位的遮挡,蹭她的腹部。她忍俊不禁,弯腰亲了亲男孩纸的额头,眸光璀璨,“睡吧。”

    等到那片树林的时候,乔真伸手推了推祁易鄄,“到了,醒醒。”

    祁易鄄睡的不深,所以很轻易的被叫醒,他看着翠庭四周,头一次有些忐忑。他斜眼偷窥乔真,发现她面色如常,这才有些放松,将目光转移到别地。

    乔真牵着祁易鄄到楼上,而祁易鄄的母亲在看见祁易鄄的时候,她便狰狞着向祁易鄄扑去。乔真伸手将她的胳膊禁锢,将她拉到离祁易鄄一米远的地方。

    “妈。”

    “别喊我妈!”女人尖锐的声音贯穿整个房间,她捂住耳朵,“你这个杂种,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乔真这个旁观者也不由拧眉,她握着祁易鄄的手略紧,无声的给他安慰。

    祁易鄄又进一步说道“这是我的女朋友,我将要和她结婚。我以后的角色不止是您的儿子,还是她的丈夫,所以以后,如果您还是这样,我不会再来。”

    其实祁易鄄的母亲疯癫成这样,未必没有祁易鄄的推波助澜。

    假设,年幼的祁易鄄渴望得到母亲的爱护,他可能还会对他的母亲予取予求。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会有自己的认知,怨恨是一定会有的。

    特别是男孩纸养成的阴沉性格,足以证明一个母亲对孩子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影响,在这种影响之下,祁易鄄若是没有做出加重他母亲病情的事情,乔真是不信的。

    事情与乔真猜的大差不离,祁易鄄之前对待他母亲的态度,确实没有今天的好。因为他不想让乔真看见他恶毒又阴暗的一面,乔真这是他小心翼翼守着的人。

    祁易鄄的母亲听完祁易鄄的话,似乎遭受了刺激,“不可能!你那么低贱的人,为什么会有人喜欢!不可能…不会的,他会来找我的,你快去死!都是因为你,还有你!”她猝然指向乔真,“你喜欢他,你跟他一起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乔真实在是听不下去,她牵着祁易鄄的手下楼,“看过了,走吧。”

    她实在是憋屈,她宠在手掌心的男孩纸,凭什么被那个疯女人那么轻贱?她一口气噎的肺都疼了。

    祁易鄄拿捏不准乔真的心思,只觉得她的脸色阴沉的吓人,也不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般的模样?

    他得寸进尺的摸索着,两只手都拉住乔真的左手,他看着乔真的侧脸,欲言又止。

    乔真对祁易鄄的欲言又止也是后知后觉,她生怕男孩纸会胡思乱想,只是抬手揉了揉男孩纸的脑袋,“乖,咱们以后都不来了,你不欠她的。”

    回到公寓以后,乔真便搂着男孩纸,即使是祁易鄄在做饭,她也没有松手。

    祁易鄄在乔真看不见的地方,他悄悄的勾了勾唇角。难得乔真会有如此粘人的时候,也不枉他去遭一趟言语的侮辱。

    这天晚上二人在床上,照样是相当的激烈,特别是乔真的战斗力,简直max。

    第二天,周一,乔真一如既往地伺候祁易鄄洗澡、起床、喂饭,然后将他送进等在门口的轿车里。

    起初,祁易鄄进轿车的时候都是假装迷迷糊糊,其实很清醒。但日子越长,他对乔真越是依赖越是信任,性子也逐渐松懈,有时候到了校门口才堪堪清醒。

    而乔真一如既往地在送走男孩纸之后,才给自己收拾东西。

    她在学校还是被孤立的,但是她第一天进办公室,给她解围的那个女老师还是会给她提点几句。

    至于李玫,由于对乔真的嫉妒,总是几次三番的与乔真作对,或者给她添点乱。

    乔真对此并不在意,她有没有这个工作都无所谓,反正每天都能看见自家的男孩纸,只不过在学校的时候,看见的时间会比不在学校工作的长而已。

    说到这里,乔真更心疼祁易鄄了,她当时只是随口让祁易鄄去听她的课,哪知道男孩纸真的堂堂都在,而且他还次次都早到,坐在前排中间。

    每堂课都坐在最后一排角落的孤僻校草,在乔真的课上特意早到坐在前排中间,怎么想都值得令人深思。

    特别是中午的时候,二人还面对面坐在角落吃饭,虽然面上没有交流,但两个人的眼神交流以及他们的默契,难免会传出不是谣言的谣言。

    乔真与祁易鄄有一腿。

    这个事情全学校都在传。

    也有主任给乔真打过招呼,问她与祁易鄄之间的关系,乔真很耿直的回答,祁易鄄是她的男朋友,并且是以结婚为前提的,而且也没有长辈的阻挠。

    主任能怎么办?主任也很心塞啊,一个是资助学校的大佬的儿子,一个是资助学校的大佬的儿子的女朋友。

    但乔真还是与祁易鄄收敛许多,两个人午饭与晚饭都是偷偷摸摸的出去吃。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