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5)
    祁易鄄看着乔真亮晶晶的眼睛,他默不作声的盘腿坐在床边,趴在床头柜上吃着糖蛋,他的表情挺无所谓的,没有先前表现的那么嫌弃。

    乔真现在才意识到祁易鄄的头发还没有干,卧室里开了空调,冷风吹的凉嗖嗖的,湿哒哒着头发很容易感冒的,她去卫生间拿来吹风机。

    祁易鄄埋头吃糖蛋,乔真一手穿梭在他蓬松的头发里,一手操控着吹风机。

    二人莫名的和谐。

    祁易鄄闷闷的说道:“你刚刚不是说要点外卖吗?”

    乔真在男孩纸看不见的地方,她扯了扯嘴角,怪不得刚刚祁易鄄生气呢。“外卖太慢了,小姐姐怎么舍得饿到你呢?”

    祁易鄄转身抱着乔真的腰。

    乔真是跪在床上的,她为了能居高临下的看着祁易鄄的脑袋,腰、胯部还有大腿都是挺直的。

    男孩纸将脑袋靠在乔真锁骨处,“小姐姐,我的清白都给你了,你可不能拔-**无情啊qaq”

    乔真的表情有些复杂,为什么任务对象会是这种货色,不应该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浑身充满王霸之气吗?

    祁易鄄没有听见乔真的回答,他抱着乔真的手臂猝然收紧,指尖从乔真背部中间慢慢的滑下来,他用着诡异的语气说道:“我只有小姐姐了,如果小姐姐敢抛弃我的话,那我只好……只好让小姐姐,只能跟我在一起了。”

    他说的很慢,指尖也很慢,慢到让乔真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祁易鄄看着乔真身后的玻璃窗上倒映出二人依偎的亲密接触,他用毛绒绒的脑袋蹭了蹭乔真的脖颈,嘴角也勾勒出类似于“天真无邪”的笑容,“小姐姐,你不会抛弃鄄鄄的吧?”

    男孩纸明明还有母亲还有兄弟,但他说他只有自己肯定有理由,所以乔真明智的没有反驳他。她伸手将吹风机关掉,随手将吹风机扔在床上的某个角落,她抬手捋了捋男孩纸的蓬松短发,因为刚刚洗过头,所以吹干以后特别干燥,但手感更好。

    “我可是nibaba星球来的,没有找到光脑,我是不会离开的。而且啊,小绢花,既然你只有我一个人,等我哪天找回光脑,你跟我回nibaba星球好不好?我认领你哦。”乔真低头看着祁易鄄的眼眸,她笑得柔和又认真,没有半点敷衍。

    “好。”祁易鄄故意用小奶音说道,他将脸埋进乔真的胸脯,他深深吸了几口气,“爸爸,我想喝奶。”

    nibaba=你爸爸。

    乔真低头看了眼胸脯,她的面色有些尴尬,“实在惭愧,爸爸的大胸,华而不实。”没有奶……

    祁易鄄笑得身子都颤了,带着乔真的大胸都一颤一颤的。“小姐姐好可爱啊,鄄鄄想喝的明明是热牛奶。”

    “惭愧惭愧,小姐姐没有你可爱,你真是调皮。”乔真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故意放软声音,又捻长了尾音。

    祁易鄄被她撩的面红耳赤,他眼神闪烁的看向乔真,故意压低声音,让声音更富有磁性,“小姐姐,我想要了。”

    乔真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她似乎想到一个牵制祁易鄄的好方法,绝对百试百灵。“想要什么了?想要喝热牛奶?小姐姐这就给你去端来。”

    她作势要起身离开。

    祁易鄄将乔真拉进他怀里,一个猛虎扑怀,“小姐姐,我要立威!”

    乔真双腿勾住祁易鄄的腰身。

    又是大战三百回合。

    祁易鄄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特别是对不起男人的尊严qaq

    乔真看着精疲力尽的男孩纸,还有他疲累的脸色,最后任劳任怨的抱着他去卫生间清理,她嗔怪道:“还立威呢!”

    窝进浴缸的祁易鄄并不安分,他睁着惺忪的睡眼,可能已经累到晃神了,他看着乔真艳丽的脸庞,“小姐姐好好看哦,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

    乔真看着此时此刻蠢萌蠢萌的祁易鄄,心里名为母爱的地方坍塌了。“是啊是啊,我要接你回家和我一起过日子啦。”

    祁易鄄还在口齿不清的喃喃的,有时情绪低落的看向浴缸里的水面,有时又像少女含春似的看向乔真。

    乔真也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看样子,他应该是在间歇性犯傻。

    她帮祁易鄄清理,身上又冒一层汗。她抱着这个调皮鬼去睡觉的时候,这个调皮鬼又抱着她东啃西啃的。

    乔真若有若无的叹口气,将面色潮红的男孩纸哄睡着。

    要不是因为他明天下午还有课,祁易鄄肯定是在劫难逃的。

    乔真将男孩纸湿哒哒的头发再次吹干,她看了会儿男孩纸恬静的睡颜,才返身去卫生间给自己清理一番。

    等她出来吹干头发上床的时候。

    祁易鄄感觉到身边有塌陷的感觉,他顺着感觉滚进乔真的怀里,还扭来扭去的给自己找个舒适的位置,这让乔真忍俊不禁。

    第二天早上。

    乔真大概七八点的时候就醒来,她今天早上还有课,很少,只有一堂。

    所以只能留男孩纸独守空房咯。

    祁易鄄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半,已经完全没有昨天夜里的蠢样。他看着床头贴着的便利贴,忍不住上扬了嘴角,这是一个满足的笑容。

    ——只有糖蛋,在锅里,热一下就好。来自:爱你的小姐姐^3^

    乔真的课早已结束了,她对各种病都有一点点了解,属于人家说什么她都可以接两句。但如果你深问她,你即将了解到她的一无所知。

    但乔真对心理病是一窍不通的,她甚至难以想象,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拐卖孩童拐卖女孩子的人?换句话就是,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心思坏到那种程度的人?

    乔真生活在很安逸的环境里,她本体的父母在天界地位是中上,她父亲是女娲娘娘捏出的第五个泥人。据说那天夸父在逐日,他不小心将女娲娘娘手里的泥人给撞坏了,而那个泥人便是乔真的父亲。

    女娲娘娘觉得她手上的每个泥人都是一条性命,但摔碎的泥人却不容易复原,女娲娘娘觉得很愧疚,她的眼角滑落一颗珠泪,正好深入泥人的身体里。

    大概是奇迹吧,泥人因为那一滴眼泪而融化,女娲娘娘便将那泥人又重新捏好,风干以后,便是乔真的父亲。

    乔真的父亲因得到女娲的一滴泪,他浑身流淌的不是血,而是女娲的泪。是以,女娲将乔真的父亲认做弟弟。

    咳…偏题了。

    把话题拉回来,办公室的老师在讨论人心的话题的时候,乔真表现的兴致缺缺的。

    一个长得比乔真逊色的李玫李老师,她问道:“乔老师似乎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看上去有点面无表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