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3、加更)
    令乔真无法理解的是,长得帅、身世又好、智商又高的祁易鄄,他的性格为什么会这样诡异。

    祁易鄄的占有欲从没有掩饰过,可以说是很严重了,严重到影响乔真的正常生活。如果现在被这么束缚住的不是乔真,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几率,祁易鄄已经和那个妹纸不欢而散了。

    后续可能牵扯出囚禁、毒杀、解肢之类的血腥事件。

    而且祁易鄄对乔真好的程度,和他的占有欲有的一拼。

    那么问题来了,祁易鄄为什么会对乔真那么好?答案应该会牵连原主的身世还有原主的经历。

    周日。

    乔真与祁易鄄出去看了场电影,然后她便提议去冰淇淋火锅店浪一圈,毕竟现在还是蛮热的,她又不可能大夏天的去吃火锅。

    祁易鄄将她带到娱乐场所的七楼,那里的冰淇淋火锅的环境还是很幽静。

    基本上都是男人带着女人来约会,或是父母带着孩子来玩儿的。

    他们要了个包厢。

    乔真带着包去卫生间卸个唇妆,她还特地将包厢的门牌号纸牌塞进包里,害怕一会儿会走错。

    祁易鄄拉住乔真的手。

    乔真挑眉,她歪头看向祁易鄄。

    祁易鄄磨磨蹭蹭的说道:“早点回来,不要让我等太久。”

    乔真伸手捏了捏祁易鄄的脸颊,指尖滑嫩的触觉让她忍不住又摸了几下,“乖,在这里等我,很快的。”

    祁易鄄放开手,他坐在冰冷的椅子上焦灼的等待着。

    真是一刻都不想和她放开呢,他可以去卫生间门口等她的,但是……祁易鄄的眼眸里有一团浓郁的漆黑的迷雾。

    乔真在卫生间里呆了两三分钟便出来,她走一半便看见祁易鄄从包厢里走出来,“不是让你等我吗?”

    “什么?”

    乔真从包里翻出门牌号纸牌,她将门牌号那面对着“祁易鄄”,“7008,我没有记错啊,你在这里干嘛?”

    “祁易鄄”后知后觉的察觉出什么,他伸手揽住乔真的腰身,“刚刚只是有两个朋友在里面,进去打个招呼。”

    不对!

    她的男孩纸那么孤僻,除了她之外几乎和别人都没有什么交集,更别提什么朋友。

    而且,眼前的这个男孩虽然和祁易鄄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他们两个人的眼睛截然不同。

    祁易鄄的眼眸像是一块墨玉,漆黑如墨,色重腻理,特别他的眼底,像是一滩枯水,毫无波澜。

    而眼前的男生,他虽然行为举止很像祁易鄄,但他的眼眸明亮。

    乔真只是一瞬间便察觉出二人的不同之处,她劈手打落男孩的手臂。

    “你是祁易鄄的双胞胎兄弟吧?虽然你们长得很像,但其实我更喜欢他。而且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还让人很讨厌,你以为你们两个是凭借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来蹭自助餐的吗?”

    男孩的脸色有些挂不住。

    祁易鄄倚在拐角的地方听完,他得意的转身出现,然后便走到乔真身边,他示威似的搂着乔真的腰,“哥,不要和我女朋友开玩笑,她会生气的。”

    “真真,这是我哥祁易谙。”

    祁易谙向乔真伸出手,“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祁易谙,是祁易鄄的二哥,很高兴认识你。”

    乔真对祁易谙的手视若无睹,“不好意思,如果我和你握手的话,你弟弟会吃醋的。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祁易谙很自然的收回手,“当然,他可是我最亲爱的弟弟。”

    不知道是不是乔真的错觉,她总觉得祁易谙原本明亮的眼眸在看向祁易鄄的时候,多了一抹讽刺。

    祁易谙又说道:“既然阿鄄交了女朋友,怎么没有带回家给母亲看?”

    乔真心中警铃大作,这句话看似是关心,实则是在暗指祁易鄄只是玩玩她而已,甚至没有带她回去见父母的打算。

    她四两拨千斤道:“我为什么要去见易鄄的母亲?我以为那该是结婚前做的事情。再说,他今年才十八,离法定婚龄还要四年,现在去未免太早了。”

    祁易鄄搂着乔真腰身的手臂猝紧,完全可以从力道上感受到他的心情。

    深沉、紧张、暴怒、隐忍。

    明明是很矛盾的情绪,却在他身上杂糅成一团。

    祁易谙又出言建议道:“如果乔小姐是以结婚为目的与阿鄄交往的话,我还是建议乔小姐先去拜访母亲。毕竟长痛不如短痛,以乔小姐的条件,应该不缺追求者。”

    乔真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她痛心疾首的说道:“我还真没有追求者,还是先对你弟弟耍个流氓吧。”

    “……”

    这话祁易谙他没法接。

    “而且我看你好像还没有我大,既然我对你弟弟是耍流氓的话,请你以后看见我的时候,叫我姐姐或者美女。姐姐的时间很紧的,不奉陪了。”

    乔真拉住祁易鄄的手臂回他们的包厢,她似乎对刚才的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

    祁易鄄看着乔真无所谓的表情,他心里起初是抓心挠肺,逐渐变成幽怨,最后被黑色念头给包围。

    乔真也有些莫名其妙,她问道:“你怎么不高兴了?”

    “你为什么不问我刚刚的事情?!”祁易鄄质问道。

    “重要吗?”

    乔真回答的很顺口也很云淡风轻,因为她真的觉得刚刚那些都是小意思、小手段,完全必要放在心上。

    但偏偏是她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彻底点燃祁易鄄心里的炸弹。

    他抱住乔真的肩,紧紧的禁锢着,紧到仿佛要将她嵌在怀里。

    他发泄似的啃咬着乔真的唇瓣,掠夺着她口腔里的呼吸。

    乔真很想骂爹,这吻技差成这样,让她像是被狗啃似的,偏偏吻人的对象还闭着眼睛做出很陶醉的模样。

    “唔……痛!”

    祁易鄄还是不松手,反而抱的愈发紧,因为两个人原本就贴的很近,再加上乔真胸前两坨白花花的肉,他显而易见的起了反应,呼吸也很急促。

    到底是年轻人啊。

    哎。

    最后还是被乔真给办了。

    而且乔真这个身体非常的柔软,身手灵敏,力气也很大,她换着花样就把祁易鄄做晕过去了。

    “哎,你醒醒啊?有本事再大战三百回合啊!”乔真出言挑衅着。

    黑皮沙发上早已是一片狼藉,白色的浊液到处都是,偏偏在沙发上的两个人都对污秽置之不理。

    祁易鄄累极了,他摸索着抱住乔真的腰身,将脸埋进她的大胸,沉沉睡去。

    乔真觉得,禁欲十年的老女人真惨!她上个任务真的是单身十年,没有男宠,没有面首,唯一的驸马在大婚当天的时候挂掉了,反正她挺可怜的。

    这已经注定了,祁易鄄的可怜兮~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