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
    尊姓大名:乔真。

    龟年鹤寿:万+无法预计。

    一决雌雄:雌。

    靡颜腻理:无外挂。

    殚见洽闻:舞蹈,诗书,茶艺,刺绣……感觉什么都会但又一无是处。

    囊中麟角:测险仪手链,乾坤袋,青冥灯,王者农药,小马驹,糖豆豆x130,小菊花的身体,心情气温器。

    不胜枚举:2/x

    功亏一篑:去死吧!活着浪费空气。

    乔真:

    小零:

    乔真抽了抽嘴角,

    小零:

    乔真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的手脚都被铁链束缚住。

    乔真转头看着黑白色的房间,她猜测,这里的主人应该是个很压抑的人。

    “你醒了?”

    来者是个一米八几的男孩纸,而且还是个怪异的男孩纸。他脸上的稚嫩还没有完全退却,长得很嫩,又很帅气,但他墨色的眼珠却浸透着诡异的光泽。

    哦,他是个病娇吧?

    不然为什么会把她锁住?

    难道是因为原主做了太多的坏事?

    咦?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男孩纸看见乔真的眼神放空,他俯身将脸贴近她,“你不乖哦。”

    啊!

    我的天!

    好撩哦!

    乔真迅速回神,她看着眼前放大的脸,脑海里的思绪早已百转千回。

    她是谁?

    她在哪?

    她在干什么?

    操!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任务简直寸步难行啊。

    “你好,我叫乔真,来自nibaba星球,还没有回去的原因是,我的光脑遗落在你们蓝星。”

    她说着眨巴两下眼睛,非常真诚而又粲然。

    男孩纸也低声的笑了,“你好,我叫祁易鄄,来自蓝星,目前就你所说,应该是你在蓝星的收养者。”

    乔真觉得眼前这个男孩纸看着白白嫩嫩的,不要脸的时候脸皮比城墙还厚。但她还是笑眯眯的,然后扯了扯绑住她手腕脚腕的铁链,“小哥哥,不如把这个讨厌的东西解开吧?哦,小弟弟,老姐姐我今年已经一万三千七百八十四岁啦。”

    祁易鄄将蓬松的栗色头发蹭在乔真的脖颈处,他舒服的叹一声,“嗯……小姐姐可真会开玩笑。”

    哦,眼前这个男孩纸没疯。

    鉴定完毕。

    乔真偏头避开祁易鄄毛绒绒的脑袋。

    祁易鄄起身将束缚乔真的铁链解开,他伸手穿过乔真的腋下将她抱起来,“小姐姐是我的哦,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他笑得肆意,却让人觉得压抑。

    乔真抬手揉了揉祁易鄄的头发,也眉眼弯弯的顺从着他。

    不要对任务对象做无谓的挣扎。——摘自天界no.1任务者的忠告。

    接下来的生活倒也是悠哉,只是祁易鄄对乔真的占有欲已经达到病态的程度,即使是刷牙上厕所他都要抱着乔真进卫生间。

    而且祁易鄄对装扮乔真有种执着的狂热,短短三天时间,祁易鄄的屋子里都堆满乔真的衣物和化妆品。

    男孩纸是个很有钱的男孩纸。

    即使是睡觉,祁易鄄也要双手双脚的禁锢住乔真,偶尔半夜醒来,也要看着乔真好一会儿,然后才入睡。

    乔真能做的便是顺从,不打破他美好的幻想。是的,幻想,一个拥有另一个人所有权的幻想。

    半个月之后,祁易鄄出去一趟,然后鼻青脸肿的回来。

    乔真看得目瞪狗呆,她捧着男孩纸的脸,心疼的呼着气,“哪个丧心病狂的,对这么好看的脸都下得去手?”

    祁易鄄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对乔真更加黏腻,像是得了肌肤饥渴症,稍微分开几分钟,他都拧着眉焦躁的很。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这样,而乔真觉得她需要挖掘出祁易鄄的过往。

    但将人家伤疤揭开的事情,乔真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她需要自己动手,挖掘出祁易鄄的秘密。

    每天都会有人固定送水果蔬菜和肉类过来,乔真也逐渐摸清那些人送东西过来的时间规律。每个星期日、星期三早上八点半或者下午两点半的时候,会送东西过来。

    这天晚上,祁易鄄蹭着乔真的大胸,36d!不信来验!

    “后天要去上学了,好舍不得小姐姐啊,不如小姐姐偷偷跟我去学校好不好?”祁易鄄哼哼唧唧的说道,他说完又自我反驳,“不好不好,不想让别人也看见小姐姐,小姐姐是我一个人的。”

    乔真顺着祁易鄄的后脑勺,将他安抚到睡着,她才窝进祁易鄄的怀里。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此处有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

    乔真再次屏蔽小零。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祁易鄄又在乔真身边赖上许久,直到乔真一早将他踹开。

    乔真睁开惺忪的睡眼,她看着祁易鄄腹下几寸凸起的地方,挑衅一笑,“你不去卫生间解决一下吗?”

    祁易鄄翻身又爬上床,他吭哧吭哧的趴在乔真身上,他的脸也埋胸,还左右摇摆的蹭着,“我不要,明天就看不见小姐姐了,真的是好难过哦。”

    乔真的眉间出现一个十字架,她低头看着毛绒绒的脑袋,默默地歪头,闭上眼睛睡个回笼觉。

    反正打炮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早晚的差别而已,无所谓。

    祁易鄄蹭了半天都不见乔真有回应,他闷闷的坐起来,然后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跑进卫生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