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我要去找下家(22)
    乔真深呼一口气,陆渊川已经将姿态做的这般笃定,她若是再问一番,未免显得矫情,她沉寂着目光看向陆渊川,“好,要乔氏给林姑娘道歉,也并非难事。”

    陆渊川听出她的话应当只说了一半,却猜不出她藏下的后半截内容,他稍拧墨色眉,却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等林瑜云嘤咛着起身的时候,乔真便在众人的目光下走进去,那种镌刻到骨子里的羞辱感,令她彻底断了对陆渊川的心思。

    “林姑娘,今日的事情是乔氏对不住你,不该觊觎你的东西。”

    林瑜云有些受宠若惊,也有些雀跃,“不,臣女不敢当。”

    乔真看着林瑜云眼底掩埋的雀跃,她的唇角扯了道讥讽的弧度,“你只管讲,乔氏的歉意,你受还是不受?”

    林瑜云嗫嚅道:“臣女受不得。”

    乔真扯着宽袖旋身,她出去看向祁帝、林大人还有陆渊川,“方才本公主只答应与林姑娘略表歉意,却没有答应一定要让林姑娘承下。再者,她承不得本公主的歉意,也是情有可原的。”

    祁帝觉得事情到这里,若是陆渊川与林大人再敢叽叽歪歪的,他也免不得要动怒一番,好在那二人都有眼力见儿。“珠玉今日也落入湖中,你便先回去休息吧。”

    乔真矮身作礼,“珠玉告退。”

    门口守着许阮筐。

    “阿筐,我们出宫。”乔真看向许阮筐的目光很柔和,柔和到逐渐氤氲。

    许阮筐手足无措的看向乔真,他抓耳挠腮的想着法子,最后顺手从花园里薅下一把娇粉嫩红的花儿放在乔真面前,“公主,这花儿给您,您能不能……笑一笑?”

    乔真看着御花园的花圃里秃了一大块,她破涕为笑,“这是御花园的花,不能随意摘,你会挨板子的。”

    许阮筐却是咧开嘴笑了,“公主开心便好,属下皮糙肉厚的,挨一顿打也值。”

    乔真将许阮筐手中的一把花朵接过,她左顾右盼,趁四周没有人的时候,她将那花朵藏在她宽大的袖口里,“藏起来就好,咱们出宫再将它拿出来。”

    三天后。

    乔真思量三天三夜,她决定向祁帝请婚,是她与许阮筐的。

    是以,她再一次来到御书房。

    “珠玉拜见父皇,有事恳请父皇下旨。”乔真跪在书桌前,她挺直着腰板,眸中散发着坚定的光芒。

    祁帝将埋在奏折里的老脸抬起来,问道:“何事?”

    乔真叠手叩拜在地,“请父皇下旨赐婚,珠玉要嫁给许阮筐。”

    祁帝也看不懂乔真想做什么,“你可是想清楚了?”

    “是,珠玉思量三日之久,日后断不会后悔。”

    于是乔真便带着明黄色布帛神清气爽的回公主府,她回去之后便将圣旨塞进许阮筐的手里,“看看里边是什么?”

    许阮筐展开圣旨,里面的内容让他不可置信、惊喜、狂喜,到最后的咧嘴傻笑。

    乔真看着傻笑的许阮筐,她开始给他画大饼,“我知道你很欢喜我,这世间只怕没有人能比你更欢喜我了,所以我要嫁给你。但是我心里还有陆渊川,你会等我以后,慢慢喜欢上你吗?”

    智商成为负数的许阮筐咧开嘴,他笑得开怀,“其实,公主不嫁给属下,属下也会一直欢喜公主的。”

    乔真看着他高兴的模样,也被他这周身散发的气氛所渲染,“你记得要操办婚事,咱们一个月之后便成亲,不需要有多么的风光,竭尽所能便好。”

    “公主的婚礼,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的!”许阮筐这是头一次违逆乔真的意思。“属下这几年也存下许多钱财,先前父亲也教过生财之道,所以属下手头宽裕,足够给公主半个风光的婚礼。”

    乔真却是明显的跑题了,她眯了眯眼睛,“手头宽裕,是有多少钱?”

    许阮筐腼腆的说道:“半、半个清风阁,当初在黎国的时候,父亲与国师相交甚笃,国师窥得天机,便与父亲另谋生路,清风阁二人各一半,后来父亲逝世,属于父亲的一半清风阁便到了属下手上。”

    乔真回顾着原主的记忆,“国师好像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妻儿啊。”

    许阮筐羞涩的低下头,“以后、以后整个清风阁,都是公主的。”

    清风阁是几国连锁的胭脂店,也有副产业,虽不能在几国的收入排行榜排上名号,但也是一笔不可小觑的收入。

    没过几天,珠玉公主要与许大将军成婚的事情便传遍祁京。

    而许阮筐也将祁京的所有店铺都跑遍,然后带回公主府许多东西,让乔真挑选,在成婚的时候用哪家的。

    公主府也陆续有人上门恭贺,门槛都快被那些臣子踏破。

    陆渊川也迟迟而来,乔真屏退众人,连许阮筐都没有留下,客堂只有他们二人相顾无言。乔真先笑开,“陆大公子今日来,可是祝贺本公主的婚事的?”

    眉目淡淡,陆渊川从始至终都是面无表情的,“公主,婚姻并非儿戏。莫要因前几日,便赌气。”

    乔真不怒反笑,“陆渊川,不管你有什么苦衷让你无法与林瑜云退婚,但你在本公主这里,总是不识好歹。”

    她不等陆渊川说什么,便又说道:“陆大公子今日若是来扫兴的,还是请回吧。还有,日后若是有关林姑娘的事情,还请陆大公子不要提到本公主面前。”

    陆渊川愣怔的看着乔真脸上刺眼的笑容,他眼中第一次出现茫然。

    乔真起身离开,又吩咐婢女送陆渊川出府,她还笑着安抚了许阮筐几句。

    其实在乔真眼里,不管陆渊川是不是有苦衷,他对她而言都是渣男。就像是,她对许阮筐一般,是个渣女。

    乔真让婢女给祁帝捎句话——不必再顾及她想要做的事情。

    是以祁帝在半日里,便找出林瑜云派人在当初滴血验亲的水里做了手脚的证据,且人证物证聚在,林瑜云是彻底反抗不了她最后惨死的命运。

    林大人与林夫人也没有料到,以前那么善良柔弱的女儿竟然能做出那般胆大包天的事情。

    林瑜云被关押进森寒的大牢,以她的身体,撑不过几天的。

    乔真让许阮筐派人守在丞相府附近,若是陆渊川去牢中探望林瑜云,务必要及时告诉她。

    因为最后一环剧情,即将要上演。

    大概林瑜云进入牢房两天之后,陆渊川沉不住气要进牢房去探望林瑜云。

    乔真也及时得到消息,她让许阮筐快马加鞭将她送到大牢外,她在牢外站了一会儿,在看见陆渊川的马车过来之后,她才让狱卒带路去看望林瑜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