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我要去找下家(20、加更)
    陆渊流将绢帕卷起塞进袖口,然后便回陆府,每每他觉得自己很猥琐的时候,又舍不得将绢帕扔掉。

    这日,陆渊流站在书房的窗口,他感受着绿树荫下风的清凉,低头看着手中的绢帕,眼神还有些深沉。

    陆渊川看见陆渊流在怔神,他心情极好的打趣道:“睹物思人?”

    陆渊流听着突如其来的声音,他猝然将手中的绢帕塞进袖中,恼羞成怒的喊道:“陆渊川!你走路的时候能不能有点声音?!你想吓死我吗?!”

    他后知后觉的察觉到陆渊川话里的调侃,他没个正形的说道:“哥,你最近铁树开花了?”

    陆渊川并没有反驳,反而勾唇笑了笑,眉眼里的温柔是骗不了人的。

    陆渊流觉得有些惊悚,“哥,你被人夺舍了?说说让你开花的人是谁呗?”

    陆渊川斜眼看向陆渊流,“日后你自会知晓,你方才拿的是什么?”

    陆渊流的眼神飘浮着,他轻咳两声,“没什么,只是个姑娘丢下的绢帕,我在想,什么时候还回去。”

    陆渊川一语道破:“什么时候还回去还要想吗?与你说过许多次,不要总是混在风月里,找个正经家的女儿。”

    “她就是正经人家的女儿!”陆渊流这话说的很心虚,时常去花满楼的姑娘,怎么可能是正经人家的女儿?“她不会对我曲意逢迎,每每与我说上几句便去练唱,然后便会请离,从不与我拖沓。”

    陆渊川对此并不发表任何意见,他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

    林瑜云在得知陆渊川去给乔真送礼的时候,她便派人去公主府四周打探。但公主府里的丫鬟奴才都是皇帝精挑细选的,基本上不会嚼舌根,所以林瑜云派去的丫鬟什么都没有打探到。

    她不知道陆渊川是去赔礼的,只以为陆渊川与乔真又藕断丝连,这让她有些怒火中烧,又无法发泄。

    林瑜云觉得自己不能再冷眼旁观,所以她又开始策划一出戏。

    乔真也心知肚明林瑜云不会善罢甘休,但她乐意当恶人,还要上杆子去当恶人。

    大概是八月初九,这天是乔真的生辰,祁帝为了表示对乔真的宠爱,特地让礼部的人在皇宫中设宴。

    而且祁帝还要给乔真正名,乔真是堂堂正正的,有祁国皇室血脉的公主。

    乔真的存在,打破了祁国只有皇子没有皇女的诅咒,所以她注定要成为祁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乔真穿着石榴红的衣裙,那身衣裙还有头饰是祁帝特地命宫人准备的。她穿着繁华的衣裙,非但没有张扬与俗气,反而更显得大气,而且她的艳丽更上一层楼。

    待百官与后宫嫔妃到齐,太监才迟迟喊道:“皇上驾到——珠玉公主驾到——”

    众人齐齐拜跪,异口同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乔真跟在祁帝身后,被宫婢扶着上台阶,因祁国没有皇后,所以乔真便坐在祁帝的右侧。

    祁国,以上首中央为尊,其次为右左之分,依排而坐。

    祁帝端着冷峻的脸,不怒而威,“众卿平身,今日乃珠玉公主的生辰,珠玉公主乃是朕遗落在黎国的血脉,今日便要向天下昭告,珠玉乃是我祁国迄今为止,第一位掌上明珠。”

    众人起身,陆渊川看着乔真的脸爱意满满。而陆渊流看见乔真的脸,仿佛是见了鬼一般,他的心情复杂到难以形容,他突然想到乔真以前说的话。

    ——“小女子见公子倒像是一个故人。”

    “哦?何人?”

    ——“小女子从前的夫君。”

    ——“小女子是正经人家的女儿,公子当然是正经人家的儿子了。”

    林瑜云看见陆渊川目不转睛的看向乔真,她满腹的醋意到底是翻了,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有些忐忑,也有些雀跃。

    太监端着一碗清水上前,先是让乔真从指尖滴一滴血,之后又让祁帝从指尖滴一滴血,然后便等着两滴血融合。

    但一炷香过去,两滴血还是没有融合,太监不由有些忐忑不安。

    乔真索性起身,她端着那碗“清水”到大皇子身边,“可否借大皇子一滴血?”

    大皇子名为齐佼,为人宽和,“自然。”他拿起茶杯磕碎,然后便用茶杯碎片将指尖割破,他挤出一滴血进茶杯。

    他的血也没有与祁帝的血融合,齐侥的脸色刹变,他立马拉过二皇子与三皇子,将他们的血也滴进去。

    都没有融合。

    明明是很严肃的时刻,乔真却是忍不住笑出声,她抿唇极力的忍着,最后深深呼口气才掩盖住她的笑意。“这碗水兴许是有问题吧,被人添了什么料也说不准。”

    那么多顶绿帽子,若是祁帝戴上,明天祁国便会成为笑话。

    太监颤颤巍巍的跪下,“皇上饶命,公主饶命,奴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奴才方才只是离开了一下。”

    祁帝挥手,“小德子,你亲自去取一碗水来。”

    “是。”跟在祁帝身边的太监离开。

    再次滴血,这次乔真与祁帝的血液融合,但乔真念及血型,生怕给某位皇子引来不必要的灾害,所以她进言道:“皇上,既然血脉融合,便不劳几位皇子了吧?毕竟看几位皇子的脸,便知晓是亲生无疑。”

    祁帝低低应声,“嗯。”但他接下来便是震怒,“小德子,给朕查,看是哪个敢在朕眼皮底下动手脚。”

    不愧是在皇室浸淫多年的高位,周身的气势便令人有些承不住。

    乔真看向林瑜云虚飘的眼神,以及她紧紧握着衣袖的手臂,便知晓是林瑜云动的手脚。呵!她胆子倒是挺大。

    “皇上,今日是珠玉生辰,珠玉斗胆,求皇上将此事略过?容后再查。”

    祁帝再生气也因乔真的短短几句而消气,他周身森严的气势收敛,“叫声父皇来听听。”

    乔真这次没有再给祁帝下面子,她是个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父皇。”

    “哈哈哈哈,快快入座,既然生辰宴已经开始,那便由珠玉说了算。”

    “谢父皇。”

    林瑜云整个人的神态都有些放松,她仿佛是像泄了口气,但仍是心不在焉。

    乔真由着林瑜云自我忐忑,某些炸弹埋在林瑜云的心底,看着她每天疑神疑鬼自我挣扎,远比突然道破更让她惊慌。

    而且舞姬身材婀娜多姿,弱柳扶风。歌姬歌喉清亮悦耳,余音绕梁。琴师的技艺高超,若是用一句话形容这盛宴,那便是,“从此君王不早朝。”

    而乔真作为二世祖,自然不能错过这个给眼睛保养的好机会。

    未久,便有宫婢呈上凉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