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我要去找下家(16)
    乔真与许阮筐去花满楼看戏,那当然不是单纯的看戏,她去有两个目的,一:撩长得好看的小哥哥,二:将她仍然喜欢陆渊川的消息隐晦的表达出来。

    糅合这两点,乔真便开始在花满楼的楼上,开始找与陆渊川长得像的公子哥儿。

    倒也有与陆渊川稍像的,但他们的五官或是柔和或是猥琐,总比陆渊川的少几分冰冷的气势。

    乔真支颐看着楼下旋身的戏子,心思却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了。她正在苦恼,如何能让陆渊川深刻的记住她。毕竟陆渊川冷心至极,而她之前待在陆渊川身边的时间也很少,现在是压根没有。

    而且还有个林瑜云天天待在陆渊川的身边,可以说是很令乔真有威胁感了。

    乔真兴致缺缺的转动着眼珠子,她要找个和陆渊川长得像的公子哥儿,眼睛、鼻子、嘴巴都可以,但是找不到,花满楼是祁京客流量最多的地方,如果这里都找不到,那乔真只能让许阮筐暗地里继续找。

    她向许筐勾勾手指,“阿筐,派人在花满楼里盯着,若是有长得像陆渊川的人,立刻……不,不用盯着了。”

    乔真看见从花满楼门口走进来的公子,长得与陆渊川有五六分像,特别是周身的气派,竟与陆渊川一样的冰冷。她立刻推开许阮筐,从桌上拿起核桃扔在那公子的身上。

    那公子被核桃砸到也不恼,他抬头看向楼上。

    乔真便倚在栏杆上,状似娇羞的看着那公子,她从袖口掏出帕子,拧巴几下便扔向那公子,然后她便用宽袖半遮住脸。

    那公子看见乔真没有毁掉的半边脸,觉得艳丽至极,却还是冷着脸低头离开。

    乔真将袖子放下,“阿筐,查刚刚的公子是什么人,家住何方,是否婚配。”

    “是。”许阮筐应下,他心中满是苦涩,公主还是喜欢陆渊川的吧?刚刚那人,分明与陆渊川像极了。

    乔真已经达到目的,她便将幕篱带在头上,然后便带着许阮筐回去。

    陆渊川站在楼上的某个包间里,他看着与许阮筐并肩离开的乔真,眉眼丝毫不变,他沉默着将视线挪开。

    花满楼里与陆渊川长得很像的公子其实是陆丞相的嫡二子,名为陆渊流,兄弟二人的名讳取自川流不息。

    乔真则是有些纠结,要不要将陆渊流也扯入这烦人的几角恋里。

    “阿筐,去暗中查探,陆丞相可还有其他的儿子?”

    许阮筐直接答道:“陆丞相有三个嫡子,两个嫡女,陆渊川与陆渊流是前陆夫人所生,如今的陆大夫人生下的名为陆渊豫,陆渊豫在观澜寺带发修行。”

    短短的几句话,便将乔真先前的所有猜测都推翻,但陆渊川与陆大夫人之间的纠葛,必定会与陆渊豫有关系。

    那还是从陆渊流下手吧,所谓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乔真让许阮筐派人注意陆渊流的行踪,发现陆渊流最爱去的地方便是花满楼。

    陆渊流不爱笑,只要笑出来便是邪笑,偏偏他长得丰神俊朗,哪怕是邪笑也自有一番风情,惹得花满楼的姑娘都趋之若鹜,但是陆渊流只喜欢貌美如花的女人。

    乔真想到脸上的伤疤之后,她觉得还是先在公主府缩着吧,至少不能给陆渊流留下丑女的印象,因为第一印象总是很深刻的,日后若是想洗白,几乎是无望,她可不想在一个炮灰身上浪费精力。

    她脸上的伤疤处也日益渐痒,乔真每次都会不由自主的将手指甲放在伤疤处,而许阮筐又会及时阻止她,然后劝说很多句。

    转眼三个月,乔真脸上的伤疤褪尽,她还是那个光鲜亮丽的珠玉公主,她看着铜镜里光滑的肌肤,“阿筐,我要永远记得。”她圆润的指尖一寸一寸的摸着之前受伤的地方,“这里,是你给我的。如果不是你劝我及时医治,这里也许永远也不能恢复成从前的模样。”

    许阮筐觉得心里有什么满满当当的,仿佛就快要溢出来了。

    乔真在袖里藏着很神奇的药物,出行的时候也没有带幕篱,她又去了花满楼。

    陆渊流在楼上左拥右抱着,她抬头便看见陆渊流与陆渊川极像的脸庞,这更加笃定她要拉陆渊流下水的决心!

    她直接上三楼,换上戏子的衣裳,装作是风尘女子,然后才迈着莲花步去,“姐姐们在做什么?今日怎不见你们在后台练唱?倒是觉得稀奇。”

    陆渊流抬头看向乔真,觉得眼前的女子有些似曾相识,但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姑娘,我与你一见如故,在下陆渊流,敢问姑娘芳名?”

    乔真提袖掩住弯起的唇角,“小女子见公子倒像是一个故人。”

    “哦?何人?”

    “小女子从前的夫君。”

    陆渊流推开怀里的姑娘,他起身走到乔真身边,修长的手指抬起乔真的下颚,他的拇指也在乔真的下巴处摩挲着,每个动作都十分轻佻,“姑娘真爱说笑,但本公子便喜欢姑娘这般大胆的人。”

    乔真抬手推开陆渊流的手,“依小女子之间,公子才是说笑的人。”

    茗繁看见乔真之后,她便娇笑着说道:“具一妹妹今日怎么舍得来寻姐姐们了?明日里都巴不得一个人霸占着后边的戏台子,姐姐们想上去,都得被撵下来。”

    乔真化名十具一,合起来便是个“真”字,她以前来的时候都会在后台唱上一段,因为对于喜欢的东西,她都勤于练习。“自然要将姐姐们撵下去,具一想做枝独秀,若是姐姐们都在台上,岂不是将我显得平常又逊色?可今日无人与妹妹争台子,又觉得无趣。”

    茗繁是个心直口快的,“我看妹妹你呀,就是看上陆公子了。”

    乔真并不否认,“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她看向陆渊流,直言不讳的说道:“淑女好逑,敢问公子意下如何?”

    陆渊流邪肆的看着乔真,他将乔真抱个满怀,“甚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学的书,是假的吧?”

    乔真也软若无骨的依附在陆渊流的身上,她将软软的手放在陆渊流的胸膛上,“公子说是假的,那便是假的吧。”

    陆渊流趁势摸了把乔真的小手,他低头看着眼前的乔真,直白而又露骨的说道:“姑娘的手当真是软,倒让本公子迫不及待的与姑娘共度良宵了。”

    乔真羞红了一张小脸,她旋身离开陆渊流的身侧,戏裙的裙摆划出艳丽的弧度,“公子真真是爱说笑,具一可是正经人家的女儿。”

    “本公子也正经人家的儿子。”陆渊流阔步上前,又将乔真抱个满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