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我要去找下家(15)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许阮筐背着乔真去看大夫,乔真脸上的伤没有及时去上药,又被泪水冲刷过,大夫那里没有上好的药,她很有可能因此而毁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阿筐,毁容就毁容吧,等它结痂再说,到时候再毁一次再医治。”乔真云淡风轻的说道,仿佛痛的不是她一般。

    许阮筐却是没有那么轻而易举的放弃,“公主,属下去求祁帝,您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不会冷眼旁观的。”

    乔真抬头看向许阮筐,“难道,我真的只有美貌可取了吗?”

    许阮筐害怕乔真误会,他瞬间慌了神,“不是的,公主,您很好,都是陆渊川瞎了眼。您善良,性格可爱,手很暖,就算是毁容,那也是全天下最好看的姑娘。您只是被陆渊川伤的太深,才会不在意容貌。您以前为了好看的粉黛,特地去惜颜阁学习,很吃苦,却从没有放弃。属下只是怕您,日后冷静下来,会因今日而后悔。”

    乔真感动的看向许阮筐,她的眼泪又要掉下来,“阿筐,你真好。”

    许阮筐笨手笨脚的给乔真擦拭着眼泪,生怕那盐水又淌过她的伤口,他劝道:“公主,属下带您回府,您先忍忍,等太医瞧过伤口再说。”

    他将乔真送回公主府,然后便轻功去皇宫请太医到公主府。

    太医为乔真列下许多忌口的食物,“公主,这些是您需要忌口的。还有这药膏,待伤口结痂时,敷在伤疤还有周围的皮肤上,会令人奇痒,但敷药期间,最好不要用其他的东西接触伤口。”

    乔真用指尖戳了戳脸颊,皮肤陷下去的时候牵动伤口,疼痛使她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嘶——多谢太医。”

    许阮筐送太医离开,然后便回来替乔真的伤口上药,现在上的是一些止血止痛的药物,他用白色纱布将药物绑在乔真的脸颊上,“公主,您且忍忍。”

    乔真不用想都知道她现在有多丑,眼泡凸起,脸上还绑着白色纱布。她去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许阮筐将纱布绑住的结扣在发髻上,“阿筐,将我的胭脂拿来,头上顶白布是丧事,快把这个纱布染红。”

    “是。”许阮筐将胭脂撒进茶水里,然后用毛笔沾着红色的胭脂水,在白色的纱布上晕开,他摒着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将颜色沾在乔真的头发上。

    乔真看着许阮筐小心翼翼的模样,她心里莫名的难受。

    “阿筐……”

    “公主有何吩咐?”

    乔真若无其事的说道:“将春竹赶出公主府,日后无需再管她。”

    “是。”

    自打这天以后,乔真便再也没有出过公主府,即使是祁帝派人来请,她也以“怕陋容玷污皇上的眼睛”的理由,拒绝出门。

    最后还是祁帝纡尊降贵的微服私访公主府,而乔真却是在和痒意做着抗争。

    “珠玉参见皇上。”

    “叫爹!”

    “……”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祁帝对这件事情那么执着的乔真,她选择沉默抗拒。

    祁帝无趣的撇撇嘴,又心疼的看着乔真受伤的面容,“朕的好闺女,脸是不是很疼,朕给你呼呼。”

    说着祁帝便噘着嘴凑过去,要往乔真的脸上吹气。

    乔真捂脸躲避,“咱能不能正常一点?祁国的百姓知道他们的皇帝,竟然是这样的皇帝,他们会哭的吧?”

    祁帝将他英明神武的表面撤下,露出猥琐的笑容,他斜眼笑着看向乔真,“爹的好闺女,说说你最近在打什么算盘呢?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爹,许阮筐的身手不可能会被普通丫鬟看见,更别提还能识出来。许阮筐又对你唯命是从,只能是你让他故意那样做的。”

    乔真将眼中的狠色尽显,“陆渊川那样的男人,若是想让他喜欢,实在是难上加难。那便让我做个坏人吧,越坏他越是讨厌,最后等他得知真相的时候,我看他怎么面对,后悔、愧疚、自责?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女人啊,只有对自己够狠,才能让心爱的人永远记住她。”

    祁帝又问道:“那许阮筐呢?他因你的几句话,便舍弃原本的名讳,这等情意,你又该如何?”

    乔真的面色有些软化,“阿筐啊,他只要跟在我身边就好,我可以给他我所有的信任,不能给再多了。”

    祁帝的面色有些凝重,“他是最成功的,也是输的最惨的。”

    乔真扭头看向祁帝,“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何我娘选的是我父皇了。”

    祁帝被戳中痛点,他又猥琐的笑着,“为何?”

    乔真看向用笑容掩盖伤口的祁帝,她也用玩笑似的语气说道:“因为爱情里从没有输赢,真正爱一个人,只要他好,哪里会在乎什么输赢呢。您呐,将结果看得太重要,反而显得您的感情,很假。”

    祁帝被乔真的话伤害的不轻,他又问道:“那你对陆渊川呢?”

    乔真也恶劣的笑嘻嘻的看向祁帝,“我不够爱他,但我要他的爱。”

    祁帝与乔真又乱七八糟的胡扯许多话,两个人不像是父女,反而更像是互相伤害的基友,短短一下午便建立起(基)友谊。

    但祁帝认为,既然他已经没有办法代替乔郇在乔真心目中的父亲形象,那他便曲线救国,与乔真成为狼狈为奸的狐朋狗友,日后他们二人的情谊肯定能吊打乔郇与乔真之间的情谊。

    祁帝回宫之后便发了好大一通怒气,他将陆丞相骂个狗血淋头,只差因为陆渊川而将陆家的祖宗十八代都挖掘出来了。

    众臣皆知,祁帝喜怒无常,是以没有人敢替陆丞相美言。

    而乔真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她捧着西瓜,津津有味的听着许阮筐讲着,这是个有味道的故事。

    而陆丞相因为被祁帝责骂,他回去之后便迁怒陆大夫人,陆大夫人为了夫妻和睦,便让陆渊川备礼给乔真赔罪。

    所以陆渊川最近在暗处收集有价无市的珠玉,可怜林瑜云还以为陆渊川是要送给她,给她个惊喜呢。

    依乔真的猜测,陆渊川那么听闻陆大夫人的话,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小时候与陆大夫人亲近,而他的体寒使陆大夫人不能怀有身孕,他对陆大夫人很是愧疚,所以对陆大夫人的话都听从。

    早知道陆渊川听从陆大夫人的话,乔真也不会将事情搞到这种地步,她直接压陆大夫人给陆渊川退婚,便什么事都没有了。

    乔真挖一勺子红色瓜瓤塞进嘴里,“唉,天公不作美啊。阿筐,收拾收拾,咱们去花满楼看戏,你先去订个好位置,要通风的。”

    “是。”许阮筐应声,然后便转身离开。这于他来说是好事,乔真并没有因为陆渊川而伤春悲秋,只是对花满楼的戏曲愈发感兴趣。

    ps: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最新内容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