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我要去找下家(12)
    乔真失魂落魄的跟着小太监到宫门口,守在宫门口的许阮筐看见乔真出来以后,他立马迎上去,“公主?”

    “阿筐,我们回去。”乔真扬起嘴角,她笑得有些难看。

    小零:

    乔真看见小零发过来的熊猫表情,她差点崩戏!她垂头将神色掩盖住。

    许阮筐迟疑的看着皇宫的方向,但见乔真面色恹恹,他也只能听从乔真的吩咐。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又发几张表情图与乔真互怼,但次次都败于下风,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将搜索出来的结果复制链接发给小零,

    小零:

    乔真将小零忽悠走之后,她便抬头,泪眼涟涟的看向许阮筐,“阿筐,方才祁帝的血与我的血竟融合在一起了。”

    她的声音还有些微微颤抖,可见她此时此刻有多么的不知所措。

    许阮筐一脸的震惊,他看着眼眸湿润的乔真,放在腿上的手握成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他笨拙的安慰道:“公主……其实那也挺好的,您以后可以有个依仗,不用过看人脸色的生活。”

    乔真抬起手捂着脸颊,“可我喜欢陆渊川,偏偏祁帝还甚是不愿将我嫁给他,陆渊川与林姑娘的婚期将至,我要怎么办?”

    许阮筐听见乔真直言不讳的说喜欢陆渊川,他很难受,可是当他听见乔真努力收敛的抽泣声,看见她微颤的肩膀,他觉得先前的难受与现在的难受相比,不值一提。“公主,您若是喜欢陆公子,何不去寻他?”

    乔真抽了抽鼻涕,她囫囵抹了把眼泪,坚定的说道:“对,我应该去寻他,就算祁帝与陆大夫人都不同意又如何?”

    许阮筐看着乔真眼眸中的坚定,他的呼吸仿佛都难受到停滞,他艰难的点着头。

    乔真倾身掀开车厢的帘子,“停下。”

    “吁~”马夫将马儿停在路边。

    乔真三步做两步的跳下马车,然后便跑向陆府,她将头上笨重的金簪银钗都卸下,即使是风逆着她的方向也不能阻止她的脚步。她气喘吁吁的跑到陆府,将腰间挂着的珠玉公主金牌示给陆府的小侍看,她一路通畅无阻的闯进陆渊川的院子。

    只见陆渊川与林姑娘对坐在院中的圆形石桌旁。

    乔真握着金牌的手指捏紧,紧到指骨泛白,她气势汹汹的走到陆渊川的身边,“陆渊川,本公主喜欢你,你要是对本公主哪怕有一点点好感本公主也不会放弃你。本公主问你,你可曾有一瞬间心悦过本公主?”

    陆渊川仰头看着比他高一截的乔真,他眨了下眼睛,又将头低下,“臣子承蒙珠玉公主的错爱。”

    林姑娘听见陆渊川的回答之后,她将提着的心放下。

    乔真却是心情极好的弯着眼睛看向陆渊川,“你撒谎,陆渊川,你方才的眼睛眨了下。你先前与我说话的时候,从未眨过眼。”她看向欲言又止的陆渊川,迅速的说道:“别说什么你跟我不熟,诸如此类的话,我乔真若是想要坚持的事情,谁也不能令我半途而废。”

    林姑娘看向陆渊川,陆渊川冷漠着表情,却是没有出言反驳,她顿时咬着牙低头,将脸上的委屈又愤恨的表情掩住。

    乔真不屑的看向林姑娘,她意有所指的说道:“不过是个从六品大臣的病弱女儿,还真以为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陆渊川的眼眸有些沉凉,他很不喜欢乔真表现出不屑又鄙夷这等粗俗的行为。

    乔真像是没有看见陆渊川不虞的神色,她变本加厉的说道:“我劝你还是识相点,趁早让你父亲将这门婚事退了,免得到时候搞得大家都难堪。”

    林姑娘不堪受辱,她掏出袖中的绢帕擦拭眼角,又从嗓间溢出支离破碎的抽泣声。只是她身子很弱,还未哭很久,便开始咳,咳得面色惨白,进气多出气少。

    陆渊川扶住林姑娘的肩膀。

    乔真看着林姑娘惨白的面容,又看看林姑娘被陆渊川扶住的肩,她一边扒拉着陆渊川的手,又一边鄙夷的说道:“如今卖惨装可怜,本公主如今说的话与你那些腌臜心思,真是小巫见大巫!”

    眼看着林姑娘阖眸晕厥,陆渊川拂开乔真的手,他偏头避开乔真的视线,“公主若是来此处寻衅滋事,恕渊川难以将悦颜相对。”

    乔真气急败坏的看向躲避着她目光的陆渊川,她喋喋不休的问着,“你就这么喜欢林姑娘?还是你觉得她比我可怜便多分她些怜惜?!”

    她每一句都像是针,能戳进人心坎里,锋利淬毒的针。

    陆渊川简洁明了的说道:“送珠玉公主离开。”

    没有小侍敢上前,只是阻挡在乔真的面前,乔真看着陆渊川将林姑娘抱进他的寝屋,她顿时红了一双眼眶,“陆渊川!你过分!”

    乔真赌气似的离开陆府,她抽抽噎噎的掉着眼泪,不用想都知道现在的她有多么的狼狈,像是只战败的大公鸡。

    许阮筐默默无闻的跟在乔真身后,他在心里将陆渊川翻来覆去的骂个遍,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乔真面对路过的人的指指点点,她狠狠地吸了吸鼻子,抬头仰望着天空,将眼泪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她的眼眶早已红肿成桃,晚霞散布的红光刺的她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她下意识的抬起手臂遮住眼前的光芒,却不小心被路人推着的板车撞倒在地。

    路人看见乔真身上的衣裙便知晓她非富即贵,非但没有道歉反而加快推着板车离开的速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