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你还要杀我几次?(21)
    此后,许砾又将乔真软磨硬泡着带回当初的别墅,那里的每一件家具都没有变动过,还有小菊花的猫窝和它的小洗漱台。

    “明天和我回祖宅吗?”许砾从乔真的身后抱住她,将脑袋搁在乔真的头顶。

    乔真缓慢的摇头,“不了,给阿姨一点缓冲的时间吧,我会找机会去在她面前刷刷存在感。”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万一现在许砾把她带到许母面前,那她是一时风光。等楚楚牌小菊花回来之后,只怕许砾会怼死她,那她到时候的凄惨不是会显得更惨?

    而且许砾是中将,军人结婚是件很慎重的事情,除非哪方有很大的过错,基本上离婚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许砾抱着乔真的手臂愈发收拢,呼吸也有些急促,“怎么办,忍不住了。”

    乔真仰头似笑非笑的看向许砾,“咱们现在是有证驾驶。”

    一句话仿佛是打破许砾心里的束缚,将他的那些心思都释放出来。他抱着乔真到主主卧,一夜旖旎。

    第二天早上,乔真日上三竿的时候才睁开眼睛,饿久了的老男人真的是伤不起,她到现在还是腰酸背痛的。

    她嘶哑着声音喊道:“肚子饿!”

    许砾连忙去将厨房里的饭菜回下锅,他端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进主卧,眼巴巴的看向乔真,就差在脸上写下“求你夸我”四个字了。

    “好香,不会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吧?”乔真拿着筷子伸向牛肉的手突然顿住,她迟疑的看向许砾。

    许砾反驳道:“这次不会,厨艺我可是学了两年呢,除了兴趣班的老师尝过,你是第一个尝的。”

    “哇,感觉受宠若惊。”乔真夹起一块牛肉放在嘴边呼着,等它冷却之后,她小心翼翼的将牛肉塞进嘴里,“嗯,蛮嫩的,超级好吃!”

    许砾一脸自豪的看着大快朵颐的乔真,他时不时的端个汤,用手接个骨头碴,整个人都殷勤的不得了。“以后我有空,顿顿都给你做。”

    乔真无暇顾及他,只是她鼓鼓囊囊的腮帮子突然停下,“我……还没刷牙。”

    “不管了,先吃再说。”她无所谓的说完,又开始狼吞虎咽。

    等乔真吃饱喝足之后,许砾才将饭菜都撤下去。而乔真则是艰难的起身找好衣服带进浴室,好好的淋个浴,然后才出来去院子里晒晒太阳。

    许砾趁着乔真晒太阳的时候,将昨天的脏衣服都洗掉。

    俞珂薇在别墅门口便看见乔真懒洋洋的躺在院子里的竹椅上,她美丽的眼眸瞬间冒火,她用钥匙打开大门,压低着声音说道:“既然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乔真的脸因为俞珂薇而被投上一片阴影,她不满的睁开眼睛,然后坐起身,“俞小姐,你挡到阳光,影响我晒太阳了。”

    俞珂薇直接动手将乔真从竹椅上拉起来,她恨恨的看向乔真悠闲的神态,“是不是在国外过不下去,又回来勾引阿砾?!”

    她抬手想要打向乔真的脸。

    乔真抬手拉住她的手腕,之后松开手,扬手便给俞珂薇一巴掌,“我以为世家小姐的教养至少会比我好,原来不过如此。还有,俞小姐是以什么身份质问我?”

    俞珂薇似乎是想到什么,她捂着脸轻笑出声,“乔真,就算你现在得意又怎么样?许伯母不会让你进门的。而且,两个月之后是我和阿砾的订婚宴,希望到时候你还可以这么无所谓的来参加。”

    乔真抬眸看向俞珂薇,她又软绵绵的躺回去,然后伸腿将俞珂薇推到一边,她轻松的说道:“对不起,脸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许砾跟谁订婚我不感兴趣,我只对他的钱啊权啊势啊感兴趣,而且他在床上的活儿也不错,这可比嫖个倒贴钱的鸭还要划算,俞小姐大概是没享受过吧?”

    俞珂薇完全没有料到乔真这般无耻,而且还说出这种低俗的话,她气得脸白一阵青一阵,最后还是愤愤的离开。

    许砾洗完衣服出来晾衣服的时候,看见外边的大门开着,他便去书房将院子里的摄像掉出来,他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

    乔真晒了半个小时的太阳便进去,只见打扫卫生的许砾,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表达着他的生气,乔真稍动脑筋便知道许砾是为什么生气的。“咳,那什么,刚刚的话是有点难听啊,但也是事实啊。”

    许砾停下手上的动作,他转身板着个脸看向乔真。

    乔真的心里咯噔一声,她瞬间服软,“是我的错,我口不择言,不生气了好不好?任你打任你骂,实在不行我跪搓衣板,好不好?”

    许砾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从鼻翼里溢出一声,“哼!”

    乔真是彻底摸不准许砾的态度,难道她刚刚猜错了?那许砾不是因为她的话难听而生气的,那是因为什么?

    许砾又沉默着拖了会儿地,然后才说道:“你为什么不吃醋?”

    这话在乔真耳里听着,还真有几分小委屈的意思。

    得知真相的乔真翻了个白眼,“你不申请婚假吗?干脆婚礼也省了算了。你是个中将,破坏军婚的人是个什么罪你心里难道没有一点数吗?而且如果没有女人愿意勾搭你的话,那才可怕啊,我会看上一个连小迷妹都没有的男人?”

    许砾觉得乔真说的话有点奇怪,但具体他又说不出来,只能皱着眉继续拖地。

    等他想出乔真观点扭曲的地方的时候,乔真已经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真正爱一个人,就算他没有小迷妹,也不会在感情上有半点冷却。因为喜欢他,爱他,所以不管他怎么样,只要能嫁给他就很值得。

    而乔真刚刚说的话,分明就是因为他很值得,所以她才喜欢他,嫁给他。

    因果关系是相反的,所以许砾越想越心酸。他甚至觉得,乔真刚刚和俞珂薇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话,因为他有钱有权有势,可不就比夜店的鸭还要爽快?

    乔真一觉醒来便发觉许砾的情绪有些低落,她故意观察好长时间都没有察觉出他不高兴的原因。于是她伸手将手面覆在许砾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有点颓靡了?”

    许砾只是无力的轻叹一口气,他将背脊倚在椅背上,整个人都围绕着“我很不高兴”这五个字。

    乔真觉得有些严重,毕竟男人胡思乱想起来比女人还要敏感,她倾身抱着许砾结实的腰身,“怎么不高兴了?说出来我听听,我也帮你想想办法。”

    许砾要哭不哭的看向乔真,“你是不是根本不喜欢我?不然你为什么都不吃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