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你还要杀我几次?(13)
    乔真连忙将荷包蛋吐进垃圾桶里,“呸呸呸,这么咸,你要害命吗?而且里边的蛋壳都没有剔干净!”

    她用筷子将荷包蛋捅的四分五散,然后看着东一片西一片的鸡蛋壳,她默默的将筷子放下来。她保证,这虽然是她五个月来见过的最好看的一顿早饭,也是她五个月以来吃的最垃圾的一顿早饭。

    “走开,我来吧。我曾幻想过自己死的时候可能是飞机坠毁,会让全国的民众关注。或者是因为要救人,然后我登上人民日报。再不然是连环车祸,会给世人一份警醒。但饿死这种死法,又低端又不轰烈。”乔真说着的时候顺便接过许砾手中的锅铲,她随手将锅铲放在旁边,然后从橱柜里拿出四个鸡蛋,还是做个糖打蛋吧。

    许砾倚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忙碌的乔真,这种温馨的感觉让他很舒适。

    乔真将糖水还有鸡蛋都盛到碗里,她看着呆愣的许砾,“一会儿记得洗锅洗碗。”

    “好。”许砾自觉的从乔真的手里接过碗,和她一起坐在饭桌上。

    乔真吃完之后便放下碗筷去厨房冲奶粉,然后去喂小菊花,小菊花的精神很好,它早就在窝里各种卖萌撒娇了。乔真将小菊花抱进怀里,然后便将奶嘴放在小菊花的嘴边。

    小菊花闻着味道将猫嘴巴凑过去,慢慢的吮吸着。

    等小菊花吃饱喝足以后,乔真将它放在客厅的地毯上,还放了个圆滚滚的小皮球供它玩耍。她去许砾的卧室翻出休闲的衣服换上,然后便出来抱着小菊花准备去溜猫。

    只是乔真在门旁鞋柜换鞋子的时候,听见厨房有锅碗瓢盆落地的声音,于是她又抱着小菊花去厨房门口看看,她看着手足无措的许砾,似笑非笑的说道“还是雇钟点工吧,许先生。”

    乔真心情极好的抱着小菊花出去溜溜,她在周围随意的走走,便看见范州在遛狗。“范老师!”

    范州听见乔真的声音便转头看去,他牵着狗走向乔真,“乔大美女也住在这里?”

    “是啊,托了许少将的福。”乔真捉住小菊花的前爪向范州挥了挥,“早上好啊,范叔叔。”

    范州精神状态很好的小菊花,“很可爱的小猫咪。”他问道“最近怎么没有看见你的消息?”

    “我和思嘉公司解约了,最近还在纠结要不要退出娱乐圈。”乔真脸上的笑容淡下来,“而且现在基本上没有公司敢签约我吧?就算要签约我肯定也是心存不轨!”

    说着她便觉得很惆怅,“毕竟我貌美如花,唯有美食与颜值不可抛弃啊。”

    范州被她自恋的神态逗乐了,“那你觉得州成工作室怎么样?”

    “州成工作室哪是我想签约就签约的?”乔真看着范州牵着的小柯基,她咧开嘴讨好的笑着,“范老师,我可以摸摸你的小柯基吗?它的腿好短,小屁股好肥啊,走起路来还很性感呢。”

    “当然可以。”范州心情极好的笑着。

    乔真蹲下身子将小菊花放在她的腿上,然后她侧身摸了摸小柯基的爪子还有它的电臀,“它好可爱啊。”

    范州看着小柯基露出无奈的笑容,“它叫菲克,平时很高冷,遇见漂亮的小姐姐的时候,它就会扭着小电臀去讨好女孩子。以前我全副武装的去溜它的时候,没少被女孩子当成色狼。”

    乔真眉眼弯弯的看着小柯基,然后便抱着小菊花站起身来,“外边天冷,我要带小菊花回去了,范老师再见!”

    范州看着乔真欢快离开的背影,再看看菲克努力蹬着小腿要挣脱狗链的架势,只能无奈的弯腰抱起菲克,将它强制的带回去。

    乔真回去的时候正好碰上许母与俞珂薇,她挺直腰板绝对不怂,“许阿姨好,俞小姐好。”

    许母面色不虞的看着乔真,她不客气的说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拒绝回答。”乔真漫不经心的用右手撸着猫,她低眉顺眼的说道“许阿姨,我奉劝您,事情不要做的太绝对。”

    可乔真这副作态在许母眼里,那就是明晃晃的挑衅。许母不屑于口舌之争,所以她带着俞珂薇去找许砾。

    “阿砾,你在干什么?”许母看着工人在客房安装小型平地蹲厕所还有超小型的洗漱台,然后去厨房便看见在和钟点工学洗碗的许砾,她怒急攻心的喊道“阿砾!你难道又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许母转身便看见站在客厅的乔真,面色一软,“你把我儿子害成这样,就当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求求你,求你离开他好不好?”

    乔真莫名其妙的看向许母,她用一只手捂住小菊花的脑袋,“您选择性失聪吗?那个警察已经说了,是我乔真不顾生命危险下海救的他!要不是我他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吗?许阿姨,做人不懂得感激,可以啊,但您不能颠倒是非、恩将仇报啊。他到底是因为任务还是因为我才失忆的,难道您心里没有数吗?”

    许母拧着眉,她对那些工人说道“都出去!”

    许砾也给助理使了个眼色,于是助理带着钟点工与那些工人都去外边等候。

    许母这才厉色的看向乔真,“那你为什么会及时赶到?你不觉得你救了我的儿子是件很巧合的事情吗?商场卫生间晕倒的女保镖,在黑人身上的摄像针,北莞的地址,这一切的一切都太顺利,难道不觉得可疑吗?你说是你不顾生命救了阿砾,但这是你设计中的不顾生命还是真正的不顾生命,也只有你自己清楚。”

    乔真深呼一口气,不怒反笑,“我当然清楚,但听您话里的意思,您好像也很清楚似的。”

    “我不清楚,我要是清楚的话,你现在怎么会站在这里?”许母厉声厉色的说道。

    许砾在厨房洗好手便出来,他将乔真拉到他身后,“妈,我现在是成年人,我可以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他将目光放在俞珂薇身上,“我也希望妈不要因为任何人而有所偏颇,将来我的妻子是陪伴我走过一生的人,而不是陪妈走过一生的人。”

    小零oo很中肯的回答。

    楚楚但是太中肯,许母不会轻易放弃的,而且还有俞珂薇在嚼舌根。

    小零任重而道远,给你精神上的坚持。比心

    乔真任哪里重道哪里远?咱们走虐文,为什么要管许母和俞珂薇,任务是爱上而不是在一起。

    许母听见许砾替乔真说话,她的怒气又上了一个档次,“阿砾,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如果你这次受伤的事情真的和她没有关系,妈妈不会阻拦你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