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你还要杀我几次?(8)
    乔真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突然抬头看向许砾,“我的包呢?”

    许砾挑眉,他扬起下颚点了点沙发上玫红色的包,面色还是波澜不惊。

    乔真放下水杯,她将包翻来覆去的检查,然后便拿出手机追踪她的摄像针,“京市北莞?我的摄像针怎么会在那里?”

    她刚刚将水杯搁在茶几上的动作有些粗鲁,有几滴水溅出来,许砾用纸巾将茶几擦干净。“北莞是京市最混乱的地方,那里鱼龙混杂,你再好好想想,你醉酒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乔真装模作样的拧眉深思,“有,我记得有个黑人,不是,是两个,当时有人调戏我,我把人给搞混了就打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倒在地上,就正好从包里摸出摄像针戳进他鞋子里。”

    她将手伸进包里再掏出来,“那我是怎么摸出摄像针的?有点奇怪啊。”她歪头看着自己的手,百思不得其解。这般假装苦恼的模样,目的主要是杜绝许砾对她追根究底的询问。

    许砾看着乔真自己都很懵圈的模样,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把摄像调出来。”

    乔真用视频软件将摄像调出来,可能是黑人在翘着二郎腿,所以视频里可以清晰拍出他对面的人,她看向许砾,“手机给我。”

    许砾去房间拿出新手机递给乔真。

    乔真麻利的点出视频录像,她用胳膊肘捅了捅许砾,“他要是检测出鞋里有摄像针,我这款手机算是报废了,你要报销啊,我可是无辜的。”

    许砾将乔真的手机还有他的新款手机都一并拿到充电的地方,顺便用手机架将他们架好,“你的充电器呢?”

    “没带。”乔真耿直的回答,“你这里的充电器都可以用吧,我这款手机还是新买的呢,你随意用哪个充电器摧残它,反正都是你要报销的。”

    许砾直直的看向乔真,逼视着她,他眼底的阴霾尽显,“你不是乔真,你到底是谁?”

    乔真瞪大眼睛,理不直气也壮的回视他,半点不露怯,“我不仅是乔真,还是来拯救你的小仙女,信不信?”

    “我信。”许砾伸出手抱住乔真,“你亲口说的,想跑也得问我同意不同意。”

    “?”乔真惊悚的看着许砾,她抬手摸上他的额头,“没发烫啊,这怎么就傻了呢。许少将,国家现在提倡科学民主富强,你可别脑子一热就迷信了啊?”

    许砾低头看向乔真的眼睛,他眼底仿佛有漩涡,吸引着乔真,“世上先有迷信,再有科学,什么时候科学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和迷信挂钩了呢?”

    乔真:

    楚楚:

    小零: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要两个颜表情。

    还不等乔真反应过来,许砾便俯身亲吻上乔真。

    他心里仿佛有什么情愫急需宣泄,只能在乔真的嘴唇上辗转着发泄。

    乔真用胳膊横在两个人之间,她想将许砾撑得远一点,她不会换气啊握草!别看她之前像是老司机一样的嘲笑楚昭,又像老司机一样的勾引潘昭,但是她真的不会换气!

    但男女之间的力量原本就悬殊,而且乔真的身体硬件又不合格,许砾又是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她怎么可能挣脱得开。

    乔真:

    乔真看着即将要亲上来的许砾,她直接用手阻隔住两个人的唇,她掐媚的笑着,“亲亲就不用了,但我可以给你的爱的抱抱。”

    许砾觉得有些无趣,所以他便松开手退开,他从座机播出一个号码,“t队跟我去北莞,还有北莞附近的水域都撒下钢丝网,务必不要打草惊蛇。”

    乔真看着麻利退开的许砾,她一口气噎在嗓子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她愤愤的收拾好包,然后进卫生间换上脏衣服打算回去。

    许砾从书房里拿出枪支,他一边麻利的准备行装一边匆匆的交代着,“你留在这里,我会派保镖来保护你。还有你的手机已经报废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会让人带着衣裳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乔真无所谓的坐在沙发上等着许砾的人过来接她,她不是个会逞能的人,而且她还是个会见风使舵的人。从她在帝娱阻拦黑人大佬的那一刻起,她就心知肚明,那是将危险引向她自己的行为。

    许砾出去还没有十五分钟,便有人开门进来,是个身材高挑的女性。

    “您好,我是许先生派来接您的人。”她递了个袋子给乔真,“这里是衣服,均码的。”

    乔真接过袋子去卫生间换衣服,她又特地淋了个浴,然后才换好衣服出去,她问道:“许先生要你带我去哪儿?”

    “安全的地方。”她简洁明了的回答,看起来很是高冷。

    乔真跟着她去某处山上的宅着,每隔一段山路便有两个士兵守在路两边,她甚至有种许砾将她悄悄送到监狱的错觉。

    但事实是并不是监狱,而是许家的祖宅,因为大名鼎鼎的许建邦许上将与他的老母亲还有妻子都住在这里,所以这里守卫森严,并且很少有人来这里拜访。

    女保镖带着乔真进许家祖宅的时候,许母不动声色的将乔真打量个彻底,那让乔真有种自己是菜市场的猪肉的错觉。

    “夫人,这是许少将的女朋友乔真,因为乔小姐无意卷入最近的一宗事件,所以少将命令我将乔小姐带到这里保证她的人身安全。”

    许母从不动声色的打量变成光明正大的打量,“她是阿砾的女朋友?”

    女保镖点头,“是的。”

    乔真觉得剧情发展的有些快,而且有些莫名其妙的,她微微弯腰向许母鞠躬,“许伯母午好。”

    许母并没有对她发表任何意见,“还是叫我阿姨吧。”她转头对管家说道:“让李妈将客房收拾出来。”

    乔真是个关键时刻八面玲珑的人,“阿姨”的称呼可比“伯母”的称呼生疏多了,而且许母特地让佣人打扫客房,这也是表达疏离的一种方式。她只是礼貌的道谢,“谢谢许阿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