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可不可以不凶凶?(23怒、完)
    潘昭也直言道:“我是戈大将军与戈夫人的儿子,只是在我年幼的时候,常战王的儿子遭歹人掳走,那是常战王是当今圣上的后盾,若是常战王因此而一蹶不振,皇位很有可能被如今的三王爷夺去。看书阁.『ksnhu『.”

    乔真问道:“那个夜夜笙歌,纸醉金迷,又十分残暴的三王爷?”

    潘昭点头,“所以戈大将军便将我扮成常战王世子的模样送去常战王府,半个月之后,加强戒备的常战王府还是被人见缝插针的混进来,带走我。好在那半个月的时间,足够让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了。”

    乔真也就说嘛,事情肯定和从戈夫人那里打探来的不一样,因为戈大将军当初脸上愧疚又难过的表情不能作假。“那,那块玉佩是怎么回事?”

    “常战王妃的爱子失而复得,便将常战王给她的定情信物挂在假扮成常战王世子的我身上。”

    “出去三年智商见涨,说话都开始绕口了。”乔真打趣着,“那你如今为什么没有认戈大将军?”

    潘昭解释道:“常战王骨子里是个疯子,当初常战王妃死后,他在宣国边界的城池屠城,戈大将军便不敢将当初的事情告诉他,为了原平国的百姓,也为了其他国家的百姓。”他有些紧张的抱住乔真,“阿真,我不认回戈大将军,但是荣华富贵我都给你,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乔真搂住潘昭的腰,她嘴角噙笑,“好,不离开你,我爱钱爱权的印象在你心里消不去了,是不是?”

    潘昭并没有回答,只能抱紧乔真。并不是他觉得乔真爱慕虚荣,而是他希望乔真爱慕虚荣,他又不是个智障,当然能看出来此吴真非彼吴真。

    他喜欢的是这个“吴真”,只是这个“吴真”好像什么都不惦记,这让潘昭不知道该如何留住这个“吴真”,让他有些惶惶然,他只能用自己方式对她好。

    三天后,乔真时隔三年之后又再次踏入戈府,她再次看见那群糙老爷儿们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毛远则是以茂元帝的身份坐在首位,乔真与潘昭只是波澜不惊的向他行礼,这让茂元帝很没有成就感,但他还是当众封潘昭为正三品上的怀化大将军。

    就在众人在恭维潘昭与乔真的时候,走来一个白衣白裳男人,他与常战王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听他用着清越的声音说道:“霸占着我的兵法,窃取我的功名,这样的人也能是怀化大将军吗?”

    乔真看着那男人,这便是任务对象给自己设下的坎儿吧。她挡在潘昭面前,反问道:“你是谁?他不能是怀远大将军难道你能是吗?”

    潘昭从乔真的身后走出来,“你是当初那个得病的老者?如今病好了?”

    男人不疾不徐的走到潘昭面前,每一步都很沉稳,“是啊,那么,属于我的东西,是不是该还给我了?”

    乔真不死心的又隔在潘昭与男人之间,“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

    男人并没有回答乔真,他看向众人,“使计将敌人引出城池,再派人攻进去,是为调虎离山。”

    “守城时,让士兵与孩童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玩耍,利用心理战术吓退别人,是为空城计。共三十六计,不知道潘昭,告诉你们多少了?”

    乔真听得快笑了,三十六计那不是唯一一个无神的位面的东方知识吗?眼前这个男人是穿越的啊。就在众人交头接耳的时候,乔真对着那男人便是“呸”地一声,她没有故意压制声音,反而像是泼妇骂街一般,“你哪里来的大脸将三十六计占为己有的,我还七十二变呢!《孙子兵法》《兵经百篇》《平海心筹》《城守筹略》《百战奇法》《孙膑兵法》《乾坤大略》,来,你随便把这些兵书的内容说出来。我,吴真,潘昭的妻子,就服气你!”

    “你是不是以为三十六计的作者不详,你就能将三十六计占为己有啊?呸!你个抄袭狗!本来就是传承下来的东西,你还恬不知耻的要功名。”

    茂元帝对乔真说的那些书很是觊觎,所以只是在几瞬息之间他便做出取舍,“常战皇叔的儿子就是喜欢说笑,哈哈哈哈。”

    男人面色很是难看的离开,他愤愤不平,既生瑜何生亮?一个世界不容两个穿越者,于是他和乔真的争斗之路就此开始。

    乔真转身安慰潘昭,“没事的,那种人只会纸上谈兵,你就算给他让位,他也蹦跶不起来。”

    潘昭问道:“你怎么断定他蹦跶不起来呢?”

    乔真理直气壮的说道:“因为……”作者是我亲妈啊!但她不能这么回答,有些事情她自己心知肚明就行。“因为我知道的比他多啊,我不会让他蹦跶起来的。”

    等众人渐散的时候,潘昭也烂醉如泥的趴在乔真身上,但乔真怎么扶得动他?乔真直接将潘昭扔在地上,“我能把你脸都打歪了,不能喝也敢一碗一碗的灌酒!”

    戈夫人带着两岁的婴孩过来,她指着乔真的方向说道:“那是皓皓的娘,她有跟皓皓一样小的小马驹,皓皓不是想骑马马吗?快过去找她。”

    两岁的皓皓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是有娘的,那么以后那些小伙伴也不会再因为他没有娘而不跟他玩啦!于是他迈着小短腿去追乔真,还奶声奶气的喊道:“娘!娘!”

    明明是很吵杂的环境,但乔真还是敏锐的捕捉到小奶音,她低头看去,便看见趴在地上要哭不敢哭的肉团子。乔真微微抬头,便看见戈夫人离去的背影,她小跑过去扶起肉团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皓皓。”

    乔真抱起皓皓,她放软着声音说道:“那皓皓愿意跟爹爹还有娘一起回家吗?”

    皓皓期待的问道:“爹爹和娘的家里有小马驹吗?”

    乔真哭笑不得的看着皓皓期待又腼腆的模样,“当然啊,而且是个很听话的小马驹哦,还有爹爹也会和你玩举高高哦!”

    “哦——”皓皓惊喜的呼叫。

    乔真抱着皓皓回去,而潘昭,太重了,带不动他。

    皓皓并没有怎么让乔真费心,因为他有楚楚在照顾他。

    老骥伏枥的楚楚:放过我老人家吧,整天爬上爬下的,夭寿啦!

    乔真与潘昭商量着将落金镇上的吴家父母接过来,于是他们便回了落金镇一趟。

    吴家父母当初知道潘昭去从军以后,他们的女儿也被不知道哪里的人带走,于是他们便砸锅卖铁的到处找人,这些年他们被骗了不少,早已是白发苍苍,身形佝偻。

    也怪乔真当初做任务有点飘,好在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不要被过往束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