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可不可以不凶凶?(22)
    乔真吃完馄饨以后,她便趴在桌子上面,用笔在宣纸上写写画画着什么。

    茂元帝凑过去一看,差点被乔真逗乐了。只见那纸上画着一个面目可憎的老太婆,老太婆手里抱着个胖娃娃,旁边还有个泪如雨下的妇人。

    老太婆的身上有三个大字,戈夫人。

    乔真写写画画的,将同样一幅图画了几十张,然后她去客栈买了一碗米糊,之后便去大街小巷贴那些宣纸。

    茂元帝跟在乔真身后充当体力,他哭笑不得的说道“你不是说,人心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吗?只靠这些贴在墙上的宣纸,又影响不到戈夫人什么,而且还会惹怒他,当心她虐待你的儿子。”

    乔真权当做没有听见毛远讲的话,她挥手之间都带着怒气,“不蒸馒头争口气,就算不能影响到戈夫人什么,那我也要膈应她,她要虐待我儿子又如何?我又看不见。”

    茂元帝哭笑不得的看向乔真,“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她夺走我儿子,我贴些纸,让她膈应膈应,损损她的名声又如何?哪里有她心狠!”乔真一直将手里的宣纸都贴在墙上之后才罢休,她这才诧异地说道“毛兄弟,你没有跟着戈大将军去打仗吗?”

    茂元帝摇头,“没有,我受的是内伤,还要调养一段时间。”

    之后茂元帝将乔真送回她与潘昭租的院子才离开,他回去之后便让人给戈夫人传话,让她收敛一些。

    但戈夫人对茂元帝派人传的话都装聋作哑,装傻充愣,就是不愿将孩子送回给乔真,也不愿将乔真放进戈府。

    乔真前前后后闹了两三个月,才彻底的善罢甘休,以她的心思,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戈夫人抱着她的儿子,等潘昭回来,她便带着潘昭离开。

    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便是——来呀,互相伤害呀!

    戈夫人也会偶尔带婴孩出来玩耍,乔真每次都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确认她的孩子安全无虞之后,便会悄悄的离开。

    因为潘昭是重生的,事情发生的轨迹也有所偏离,所以转眼两年,潘昭还是没有回京城。

    乔真在京城开了一家绣坊,名叫蔓草坊,如今也有上百人了,里边都是些功底深厚的绣娘,她们平时绣些大件的衣物或者是祝寿送人的一些刺绣,生意倒也是蒸蒸日上。

    特别是乔真会双面绣,许多人都冲着她的手艺去蔓草坊,乔真也因此结交许多京城中的权贵。

    潘昭与戈大将军一路攻打下邻国的半壁江山,他们乘胜追击将邻国富裕的城池都攻打下来,如今潘昭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的人,他就像是从权贵路途中杀出来的一匹黑马。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匹黑马的妻子也在京城,而且他的妻子还是当初被戈夫人夺取孩子的那个市井无赖,也是如今小有名气的蔓草坊的女主人。

    三月,戈大将军带着军队班师回朝,城里的百姓都到京城门口去迎接他们,为首的是戈大将军,潘昭在戈大将军身后的左边。

    “真娘,听闻大将军他们回来啦,咱们要不要也去城门口凑凑热闹?”

    乔真恼羞成怒,“说不许叫我真娘!”

    每次有人喊她真娘的时候,她都有种别人在嫌弃她很娘的感觉。

    “那你到底去不去啊?”

    “不去。”

    “那好吧,那我去了。听说戈大将军身后跟着潘将军呢,以前只是听人家说他,今天可算是能见着真人了,你真的不去吗?前头都可热闹了。”

    “不去,说不去就不去。”

    那女子听见乔真斩钉截铁的说不去,她也只能作罢,然后与姐妹组团去凑凑热闹。

    乔真将手中的绣品搁在旁边,她心累的叹一口气,方才那女子说潘昭是跟在戈大将军身边回来的,潘昭的身份地位可见一斑。“阿秀,将我的年年有鱼图拿过来。”

    没有人回应她。

    “阿秀?”

    还是没有人回应她,乔真只能自己出去将晒在院子里的年年有鱼图收回来,她嘀嘀咕咕道“一个个的都是被惯的,不就是班个师回个朝吗?至于院子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了吗?”

    院子外传来绣娘们小声的激动又惊喜的声音,乔真仰头拨着晾在竹竿上的布,“回来就帮我收下图,欺负我个子矮是不是?”

    绣着年年有鱼图的布被一只大手拨开,露出一张许久未见的脸。

    潘昭阔步上前抱住乔真,“我回来了。”

    乔真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她反手搂住潘昭的脖子,一蹦三尺高,她开心的说道“你回来啦!”

    潘昭将脸埋进乔真的脖颈,狠狠嗅口乔真的味道“嗯。”

    乔真拉着潘昭进屋,将她这些年为潘昭绣的衣物都拿出来,“快,你这身衣裳很重吧?换身轻便的。”

    “好。”潘昭接过乔真手中的衣物,眼睛却是粘在乔真身上不肯转移。

    乔真将他推搡进里屋,之后便打算出去吩咐厨娘做些好的饭菜,只是她刚刚开门,门外便有五六个绣娘趴在地上,“偷听的挺入神啊,我过来的脚步声你们都没有听见。”

    众人推搡着阿秀。

    阿秀也笑嘻嘻的问道“阿真,潘将军与你是什么关系?”

    “他啊——”乔真拖长了声音卖着关子,“他当然跟我没有关系啦。”

    阿秀看着乔真身后黑脸的某人,给乔真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没有关系当然是不可能的啦。”乔真瞬间理解阿秀的眼神,她求生意识极强,进而力挽狂澜道“他可是我相公,你们就不要肖想啦,否则扣你们工钱哦。”

    乔真转身的时候在意料之中看见潘昭,她转头对着门口的绣娘们说道“你们是不是要回避一下?”

    众人一哄而散。

    乔真关上门对潘昭说道“有件事情我得提前告诉你,我们的儿子,他被戈夫人养着呢,不是因为我忙,而且我从来没有看过咱们儿子一眼。当初难产,产婆问保大保小,我一心要保大,后来母子平安以后,戈夫人便不再愿意让我看孩子。”

    潘昭将乔真抱进怀里,“你做的对,我喜欢孩子是因为他是你生的,如果没有你,即使孩子平安,那对我也毫无意义。”

    楚楚

    乔真……原本很感动的气氛瞬间被打破,她也很心累啊,她能怎么办?

    乔真试探着问道“那咱们要不要将孩子要回来?我没有见过他,对他的感情在三年里也消磨的所剩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