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可不可以不凶凶?(13)
    快穿之炮灰爱蹦跶

    “哦。”乔真冷脸回精兵帐篷,她本来是想用借去的两本兵法书籍嘲笑这个世界的智商,而且她还在潘昭面前吐槽,结果她嘲笑的不是这个世界的智商,是她自己的智商,指不定潘昭在背后怎么嘲笑她呢!

    晚上,戈大将军宴请颜大将军,他看着颜大将军的臭脸便觉得痛快,颜大将军与颜军却是愤愤而坐。

    乔真作为侍从与潘昭跟随在戈大将军的左右,她眼睁睁的看着脑袋不怎么发达的戈大将军将颜大将军差点怼到吐血。

    “颜老哥可别与我客气,毕竟陛下金口圣言,谁攻打下东鸾城便能有赏,老弟我已经占到皇上的赏赐,怎么也不能让老哥在东鸾城受什么委屈。”戈大将军端着酒杯站起来,“来,老弟我敬老哥一杯。”

    颜大将军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他冷笑:“东西还没有被收入囊中,戈老弟别高兴的太早。”

    戈大将军故作听不懂的模样,“这东鸾城已经是囊中之物,为何不高兴?”他向潘昭招手,“来,颜老哥看看我这兵崽子,就是他爬上城墙开的路,才让老弟我顺利攻占东鸾城。”

    颜大将军再不低头场面便很难看了,他:“哈哈哈哈哈,老哥给老弟说笑,老弟不会当真了吧?”

    戈大将军也发出一串猪叫般的笑声,比颜大将军的悠长,比颜大将军的洪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弟也在跟老哥说笑啊,兵部就你我最熟,如此心照不宣,实属难得啊!”

    乔真站在戈大将军的身后左侧,笑意噎在她的胸膛让她无法发泄。

    这时一个八百里加急的信件传过来,只见戈大将军看完信件,他振臂一呼,“皇上来旨,让我等尽早班师回朝,让弟兄们都准备准备!”他有些为难的看向颜大将军,“颜老哥,皇上有旨,老弟我不敢怠慢,还请颜老哥宽恕则个。”

    颜大将军轻哼一声,便带着他的颜军离开。

    戈大将军还在他身后喊道:“颜老哥,老弟真的不是寻借口不招待你啊!”

    乔真憋了半天的笑意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了,然后又带动一串戈军的笑声。

    戈大将军傲慢的轻哼一声,他看向乔真,“本将军方才是不是很威风?”

    乔真竖起大拇指,“威风,特别威风,你没看见,刚刚颜大将军转身的时候,那脸黑得跟锅底似的,看的就两个字,痛快!”

    晚上乔真与潘昭还是同睡一处,所以两个人便并肩回帐篷,乔真说道:“跟我来。”

    然后她便率先走到偏僻无人的地方,等到潘昭也跟着她去的时候,她便踮脚拎住潘昭的耳朵,凶神恶煞的说道:“你是不是知道那个兵书是最简单的?”

    潘昭忍不住提了提嘴角,却还是弯腰让乔真拎得轻松一些,他违背良心摇头,“俺咋会知道?俺又没有读过书。”

    乔真是不信的,或许没有重生的潘昭没有读过书,但重生的、曾经作为明威将军的潘昭肯定读过军书,乔真敢拿一文钱担保!

    但是她现在又不能透露出“她知道潘昭是重生的”,所以乔真只能掐媚的给潘昭揉了揉耳朵,“不疼吧?”

    潘昭看见乔真的态度软和下来,他立马硬气道:“俺的耳朵是你揪的吗?!你是不是不想要手了?!”

    乔真像是个受委屈的小媳妇,垂头丧气的跟着潘昭回帐篷。

    哦,她就是个受委屈的小媳妇儿。

    翌日。

    一早儿便有号角声将众人叫醒,大家有条不紊的并且快速的起床将东西收拾好,一部分军队留在东鸾城看守着城,剩下的与戈大将军班师回朝。

    而戈大将军与卫先锋还有军师,另带几个在戈军中举足轻重的大将,他们策马扬鞭的赶回去。而乔真与潘昭是戈大将军眼前的红人,所以他们两人也有殊荣与戈大将军一同回京城。

    乔真寻着时机带着潘昭去向戈大将军坦白,毕竟如果进京面圣,那么乔真便是欺君之罪,届时有戈大将军给她求情也难逃死结。

    潘昭噗通跪在地上,乔真也默默的跟着她跪在地上,她小心翼翼的身子倾向潘昭,做出依赖的模样。

    戈大将军看见并肩而跪的潘昭与乔真,还有乔真微微倾斜向潘昭的姿态,他无所谓的说道:“你们真的有龙阳之癖?无事,京中龙阳的风气盛行,你们不必太过担忧。”

    乔真挺了挺胸。

    戈大将军拧眉,乔真以为戈大将军看出来她是个女人,她连忙低头示意自己已经在忏悔。

    怎知戈大将军讲:“大家都是男人,都是军中的硬汉,有个胸肌你骄傲个什么?”

    乔真的心头中上一箭,她愤愤的说道:“将军,我是个女人!”

    戈大将军笑骂:“今日并非愚人的好日子,你若是个女人,长成这般,全凭智谋也嫁不出去。若你是个男人,还能升官进爵,日后讨个好婆娘。”

    乔真心头又是一箭,扎心了老铁。“将军,我真的是个女人,潘昭是我相公,而且我已经怀孕一个半月了。”

    戈大将军的神情瞬间凝重。

    潘昭则是从懵圈、惊讶、不知所措、最后所有的情绪都化为狂喜,“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不告诉我?!”

    乔真弱弱的解释道:“我以前做红烧肉都很少放油的,不是为了省油,是因为油多了我吃着腻。后来前几天庆功宴,那天我啃了很多油腻的烤大腿,而且月事也没有按时来,我起初是给自己把脉试试的,结果摸到两个心跳。”

    潘昭将乔真揽进怀里,“将军若是要罚,便罚属下,她如今有身孕,再如何孩子都是无辜的。”

    乔真震惊的看向潘昭,她质问道:“你什么意思?孩子是无辜的,等生下孩子我就可以去领罚,然后你再带着孩子去娶个好看的是不是?!”

    潘昭将乔真的脑袋粗暴的摁进怀里,他呵斥道:“俺说俺要替你受罚!”

    戈大将军看着他们伉俪情深的模样,起伏着的胸膛,还有颤抖着的手指都化作两个字:“胡闹!”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问:“那乔真的那些法子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是潘昭,我在家里看见书简,便拿起来看了些。”乔真像是个鹌鹑缩在潘昭的怀里,她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戈大将军,“我相公当初救了颜如璞,后来颜如璞发现我相公力大无穷便想将他拉拢过去,我起初并不知道她的身份,适逢您的人在村里招兵,我让便让我相公来投奔戈军。可我没想到,颜如璞是个恩将仇报的,她与她兄长颜如珏想要将我强行带回京城,还要用我威胁相公,他们甚至想……”

    ,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