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可不可以不凶凶?(11)
    “乔小兄弟要是个女人,那必定是个贤妻良母啊哈哈!”

    “你这话说的,乔小兄弟是个男人那也是个英雄!”

    “乔小兄弟本来就是男人,听说这次能不费吹灰之力将东鸾城攻占,也是乔小兄弟在出谋划策,那法子可真是厉害!”

    “哟,潘兄弟与乔小兄弟先前认得吗?听说乔小兄弟本来不肯和别人挤在一起睡的,后来看见是潘兄弟的时候,点头跟捣药似的!”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倒也没有什么恶意,毕竟乔真和潘昭现在都是戈大将军眼前的红人,傻子才和他们作对呢。

    潘昭在听见他们夸乔真贤妻良母,夸乔真是个英雄的时候,他也与有荣焉的挺了挺腰板与胸膛,“那是,俺媳……”

    乔真连忙用团在一起的白纱布堵住潘昭的嘴,她隐晦的投去警告的眼神,“你系什么?系我继兄。”

    “怪不得呢,原来你们两个是兄弟啊,能养出乔小兄弟这般的男儿来,父母也定然不俗啊。听着你们的口音你们是港城的吧?大扎好,我系渣渣凯。”

    乔真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道“不系啦,我和潘昭去过港城而已,也学了些口音,他有些改不过来。”

    众人烤肉喝酒,临到傍晚的时候众人才勾肩搭背的回军营。

    “乔小兄弟,将军让你晚上有空去他帐里一趟。”

    这次来通知乔真的是军师。

    “我洗个澡就去。”乔真蹿出去跟着潘昭去湖边,她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然后让潘昭守着,之后便不再提心吊胆的洗澡澡。

    她囫囵的将身上的汗洗洗,又搓了几斤泥才慢吞吞的爬上岸裹胸布穿衣服,“我好了。”

    潘昭带着乔真回去的时候,正好碰见结伴来湖边洗澡的糙汉,个个都只穿了个裤衩,露出他们精壮又富有力量的肌肉。

    乔真眼前一亮,一堆猛男啊,简直是色女的天堂。只是她眼前一黑,乔真里面扒拉着大手还想再多看两眼。

    潘昭索性将她抗在肩上带回去,他的大手不轻不重的拍在乔真的臀上,“你要是想看,俺回去让你看个够!”

    乔真不用看潘昭的脸都知道他现在的脸色很臭,而且黑的快能滴墨了,她臭不要脸的从潘昭的背后伸手环住他的腰身,“别这样嘛,你是用来抱的,那些人只能看看的,而且他们都没有你有看头。”

    潘昭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他在精兵帐篷的区域便将乔真放下来,“不是要去见将军吗?快去!”

    “嗯嗯嗯。”乔真一溜小跑进戈大将军的帐篷,“参见将军。”

    戈大将军看见乔真来了之后,他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乔真,“你看看,东鸾城易攻难守,颜大将军已经从西边带兵过来,若是他们用你的法子,咱们该如何是好?”

    乔真看着纸条上的寥寥几字颜军西进。“不防,随着他们。”

    戈大将军与军师面面相觑,又问“何故?若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岂不便宜了他们?”

    乔真略微摇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前提是螳螂、蝉、黄雀是三方势力,如今咱们是螳螂,东鸾城是蝉,颜军是黄雀,而往大了说,原平国是螳螂,东鸾城是蝉,颜军若是敢做黄雀,那他便不是螳螂,属于脱离原平国,那也得问螳螂王同意不同意。”

    戈大将军凝眸看向乔真,他的声音有些沉,“你继续说。”

    “属下能想到的,颜大将军自然也能想到,他带军西进,多半是做做样子,如果您派兵防守颜军,那您便会被动脱离螳螂势力,届时陷入两难困境的就是您”

    军师耿直道“不懂。”

    乔真提着嗓间名为警惕的一口气瞬间泄出来,“您就这么想吧,一个国家攻打敌城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团结。您对颜军不管是攻是守都有可能打破团结,皇上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不高兴,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在他们过来的时候开城门迎接,到时候,颜军总不能恬不知耻的说东鸾城是他们攻占的吧?”

    戈大将军似懂非懂的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开城门迎他们吧。”

    乔真可算是知道为什么潘昭会被颜家拉拢过去了,因为颜家的敌人戈大将军太菜,三岁小孩都知道该选谁。“将军,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您和军师都有。”

    戈大将军轻咳一声,“本将军哪里知道颜老儿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你汇报下去,明天晚上吃酒宴庆军功。”

    “是。”乔真转身出帐。

    原平国皇帝能放任戈大将军这个脑袋一根筋的人上位,多半是因为他忠心耿耿又好拿捏,而颜大将军在戈大将军的衬托下,则显得花花肠子很多。

    乔真又折回去,“将军,属下可否借走几本兵法书籍钻研一下?”

    她主要是想嘲笑一下这个世界的智商。

    戈大将军将他胳膊旁的两本军书都递给乔真,“这两本都是本将军看过的,也是本将军动过墨的。”

    乔真将明天有酒宴的事情通知下去,她便窝在帐篷里看着兵法书籍,一边再和潘昭吐槽,“你看,这个战略还算不错,但是只守不攻,等他们的粮草耗完也一样要投降的,怎么不从山上滚大石呢,砸得他们人仰马翻。”

    她看着兵法书籍,潘昭便低头看着她的脑袋,他也有些疑问,为什么他媳妇儿这一世突然变得很聪明?于是他动手合起兵法书籍,认真的问道“你怎么突然很聪明?”

    乔真的指尖揉捻着纸张页脚,因为潘昭对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所以她时常会忘记潘昭是重生的事情,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人有三条命,一条是刚出生,一条是成亲后,还有一条是做错事恍然大悟。我也算是活了三次,没有命了,不敢再错下去了。”

    潘昭并没有说信或是不信,他伸出粗糙的大掌挠了挠后脑勺,明显是没听懂乔真的话。面对媳妇儿的时候,潘昭的脑子都是一团浆糊,如果是清醒的话,他就假装自己的脑子是一团浆糊,可以说是宠妻无度了。

    乔真见帐篷里除了她与潘昭并没有其他人,于是她捧着潘昭的脸便叼一口,“等班师回朝我便请辞,然后在京城做个绣娘,你去打仗我便等你。”

    潘昭古铜色的肤色更显得黝黑,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好。”

    乔真看着继续趴在他腿上翻看着兵法书籍,原平国有个常战王,他是当今皇上的皇叔,而且还是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人物,他以军队的安全为基础,几次三番的攻打邻国边界的城池,最后邻国觉得烦不胜烦,便让了两个很穷的边界城池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