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可不可以不凶凶?(9)
    乔真甩着受伤的腿转身,她一如既往地逗比着,“来呀!干架……”≈t;p≈gt;

    她看见了什么?她是谁?她在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潘昭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这一定不是真的!≈t;p≈gt;

    潘昭脸上黑得快要滴墨,他目光沉沉的看向乔真,明眼人都知道他在动怒,而且怒气很大。≈t;p≈gt;

    卫先锋觉得很诧异,原本精兵里最憨最老实的竟然那么容易就动怒,他开口调解道:“既然乔小兄弟不愿意的话……”≈t;p≈gt;

    “我愿意!”乔真截断卫先锋的话,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十分认真的说道:“我特别愿意,真的,作为团聚友爱和善的军友,我一定要和他分享我睡觉的地方,不然,我的良心难安。”≈t;p≈gt;

    卫先锋被乔真说的一愣一愣的,最后还是笑开,“那行,那你早点休息吧,潘兄弟小心睡觉的时候不要碰到乔小兄弟的腿,他的腿受伤了。”≈t;p≈gt;

    潘昭的脸更黑了。≈t;p≈gt;

    “滚滚滚!”乔真不耐烦的将这个猪队友撵走,她小心翼翼的看向潘昭,然后默默的站立在原地。≈t;p≈gt;

    潘昭直接将乔真拉出去。≈t;p≈gt;

    乔真则是痛呼。≈t;p≈gt;

    潘昭最后将她抗在肩上带出去,然后在某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将乔真放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回去!”≈t;p≈gt;

    乔真扯了扯潘昭的袖口,她委屈道:“不要嘛,我要在这里,我在这里不好吗?还能照顾你,给你洗衣做饭缝衣裳,你舍得让我回去吗?”她见潘昭不说话,便摇晃着他的胳膊,“相公”≈t;p≈gt;

    潘昭听见她那娇娇软软的声音,哪还能气她半分?他蹲下身子捋起乔真左腿的裤腿,便看见她腿上乌青一片。“这是怎么回事?”≈t;p≈gt;

    乔真柔柔弱弱的趴在潘昭的怀里,“是石头砸的。相公,你不知道,你离开之后颜姑娘便要将我带去她家里,我再三推脱,他们便让人将我强迫着带走,呜呜呜……”≈t;p≈gt;

    潘昭宽厚的大掌顺着乔真的脊背,他前世与颜如璞打过交道,她是个任性到自私,又很难察言观色,能屈能伸的女子。他媳妇儿说的事情,颜如璞还真能做出来。“是俺不好,没有考虑周到。”≈t;p≈gt;

    乔真见潘昭已经有松动,她便再接再厉道:“而且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进来的,如今想出去都难,而且我还是个女儿身,若是被发现,我可是要被杀头的。”她哭得更凶狠了,然后将脸埋进潘昭的怀里,“相公,你舍得让我去送死吗?”≈t;p≈gt;

    她将脸摁在潘昭的衣衫上,主要是想将一大把的鼻涕眼泪擦掉。≈t;p≈gt;

    于是老实人潘昭便被乔真给忽悠过去了,换种方式说,是潘昭顺应乔真的意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t;p≈gt;

    潘昭将乔真抗回帐篷里,两个人又开启相拥而眠划掉的幸福生活。≈t;p≈gt;

    第二天。≈t;p≈gt;

    卫先锋学着乔真的法子试试能不能将大石头给砸起来,结果很顺利的将大石头砸向空中,他欢喜的与军师回去复命,乔真在戈大将军的心里地位又更上一层楼。≈t;p≈gt;

    而乔真则是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啃着苹果,她看着给她洗衣裳的潘昭,莫名有些感动又有些心酸。≈t;p≈gt;

    她这么欺负老实人是不是不好?≈t;p≈gt;

    终于良心发现的乔真蹦跶着走向潘昭,“我来洗吧。”≈t;p≈gt;

    她的手还没有碰上衣裳,便听潘昭暴怒的说道:“你不想要腿了吗?!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吗!腿受伤也不安稳,你不要腿了俺就给你卸下来!”≈t;p≈gt;

    于是众人便看见自诩机智无敌、不可一世的乔小兄弟憋屈的对着潘昭低头,还略微委屈的说道:“我知道错了嘛。”≈t;p≈gt;

    众人的眼珠子都快看脱落了。≈t;p≈gt;

    乔真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扫过去,她凶神恶煞的说道:“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整你们!”≈t;p≈gt;

    众人纷纷作鸟兽散,他们中间有的人瞧不起乔真的长相,基本上都被她戏耍过,又丢人又憋屈,反正不敢再轻易招惹她。≈t;p≈gt;

    潘昭只是憨憨的笑着看他们离开。≈t;p≈gt;

    乔真看着更加心酸了,潘昭对待别人都是憨憨的傻傻的,唯独对她,不是吼就是骂。“你干嘛总是对我那么凶啊……”≈t;p≈gt;

    潘昭看向乔真,原本的憨笑都被怒火取代,“俺哪里对你凶?!”≈t;p≈gt;

    哪里都很凶。但是乔真选择默默闭嘴,她拽着脚旁的青草,弱弱的嘀咕几声,却是没敢让潘昭听见。≈t;p≈gt;

    戈大将军见精兵已经到齐,便整装待发,几十个口舌厉害的士兵坐在城楼下,他们对着东鸾城城门上的士兵骂骂咧咧的,上至祖宗十八代下至三岁小孩儿。≈t;p≈gt;

    “你们怎么不回话?怕裤衩都输给俺们啊哈哈哈哈哈。”≈t;p≈gt;

    三个女人一台戏,几十个泼男在一起骂简直是年度大戏,乔真在后面看得津津有味的,她观察着城楼上士兵的表情,等大部分的士兵都表现出不耐烦之后,她挥手指挥,“架梯!”≈t;p≈gt;

    潘昭匆匆交代一句:“有危险就躲着,什么也没有你的安全重要。”≈t;p≈gt;

    乔真敷衍的挥手。≈t;p≈gt;

    潘昭本想吼她,却因为前边已经搭好的梯子不得不离开,他将对乔真的怒火转化为上爬的动力,不过是一炷香的时候便爬上城楼,他举手投足之间的动作都能生风,可见他现在对乔真是多么的愤怒。≈t;p≈gt;

    乔真在城楼下看得咋舌,不愧是重生的任务对象,发泄怒火都是那么的别具一格。≈t;p≈gt;

    等潘昭带领人攻占城门之后,他们便打开城门,千军骑着马踏入东鸾城,不过半日便攻占下东鸾城。≈t;p≈gt;

    乔真的心有些沉,如果任务对象的身份真的如她所想,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勾搭任务对象的,她现在只能祈祷,祈祷事情不是她想到的那种。≈t;p≈gt;

    天:我听不见你的祈祷又怎样?≈t;p≈gt;

    乔真混在大军中进入东鸾城,她第一件事情便是检查潘昭身上有没有伤口。≈t;p≈gt;

    ≈t;p≈g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