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悲伤逆流成海(22)
    就在楚昭拿着铁链靠近乔真的时候,乔真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只听“咔嚓”一声,她华丽丽的闪到腰了。

    但是这不重要!

    楚昭诧异的看着乔真,乔真却是自残似的抡起腿将楚昭扫翻,她手忙脚乱的站起来,然后便推门要出去,但是这栋别墅里的每一个门都要指纹。

    乔真:wtf!!!

    眼看着楚昭已经向她逼近,她却是无能为力。乔真身上只有楚昭的一件衬衫,里边是真空的,她看着她手上圆润的指甲,“你别过来,否则我就……”她将指甲掐在自己的喉咙处,“否则我就自杀!”

    楚昭也不是没有看过特殊颜色的文,那里经常有男女主角在共赴**的时候,女主角用手指甲抓破男主角肩膀的描写,所以他将手放在头上做出投降的动作,“好,我不过去,你不要伤害自己。”

    乔真凭着惊人的意志坚持清醒了好几个小时,只见窗外的鸟儿都啾啾着吟唱着,但她还是努力的睁着眼睛,抬着手臂与楚昭做抗争。

    别墅的门不知道被什么人强行打开,乔真与楚昭都看向闯进来的人,是文父与楚家父母,乔真一瞬间热泪盈眶,屋里亲故啊!????松懈下来的乔真两眼一翻,彻底昏倒过去,她的灵魂已经有三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她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

    等乔真醒来的时候是在文家原主的房间里,但是她还需要与楚昭有直接接触,她的任务就是这么苦逼,任务对象虐她千百遍,她要对任务对象如初恋。

    所以,假装刺激太大失忆了吧?

    乔真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便看见守在她床边的文父,“我怎么在这里?不是明天才放假吗?”

    文父也没有料到女儿会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现在很狼狈,而且一夜里胡茬都冒出来,他的衣服还是昨天的,衣角边满是皱褶。

    不过想想,乔真也理解文父的心情,唯一的女儿遭受到如此待遇,若是承受能力略差些的男人,早就发疯打人了。

    哦,她当时昏过去了,所以并没有看见文父将楚昭打的半死的场面。

    文父小心翼翼的试探道:“真真啊,你不记得你发生了事情吗?”

    乔真一脸怪异的看向文父,“我要是知道,还要问您?”

    文父小心翼翼的舒口气,“你在学校被小太妹打了,她们都是些不学无术的,爸爸已经给她们痛彻心扉的教训,你不要担心,爸爸会安插人进去保护你的,如果你要是想转学,我也同意的。”

    乔真看着文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也懵懂的点头,“哦……是这样啊?那不用转了,t大挺好的。”

    t大,一个乔真的朋友仇人齐聚一堂的地方,更重要的是,任务对象在里边。

    乔真在家休养一个星期,身上的伤全好了才返校,她返校的第二天便得到晴天霹雳,楚昭出国了。

    于是乔真便在t大过上了没心没肺,偶尔遭受顾琛骚扰的生活。

    转眼四年,这四年里楚昭的忧郁值从8一直降到0,而乔真心里的大石也一点一点的落地,只要楚昭没有忧郁值,她便能相安无事的待在京都。

    但乔真要以文真的身份活在这个世界里,自然要承担起文真的义务与责任,所以她很顺利的进入文氏集团任职……端茶小妹。

    她一毕业便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文氏,刚开始还没有什么工作,所以她安心的端了两个星期的茶,还好文氏里没有特别脑残的人,不然她得暴走。

    俗话说冤家路窄,安尔乐也进入文氏集团做实习生,但安尔乐的交际要比乔真的好,她还时不时隐晦的将比较作出来。

    乔真每次听见安尔乐那些话里有话的话,都在心里默默的翻个白眼,她根本不需要这些交际好吗?只要她想,京都上层的大佬她都可以去混个眼熟。

    爆炸性的消息是在两个月后,安尔乐是原主表舅失散多年的女儿,而原主的表舅那一家也是没有一个女儿的,总之,安尔乐现在的身份比乔真还要珍贵。

    安尔乐宛若一朵小白莲,亭亭玉立的站在乔真的身边,“真真,一会儿要下班了,我顺便送你回去吗?”

    安尔乐被接回原主表舅的家里,如今也住在京都中心区的天价别墅里。

    乔真敛眉用小匙搅着咖啡,“不必了,有人会接我。”

    安尔乐却是疑惑道:“真真不是坐地铁回去的吗?我也坐过的,里边很挤而且女孩子也不安全。”

    乔真搅着咖啡的手一顿,她绽开笑颜,“我平时就是坐地铁回去的,只是今天很凑巧而已。”

    安尔乐却是不依不饶,她在乔真与楚昭那里吃过那么多暗亏,如今又翻身与乔真平起平坐,怎么可能放弃这种侮辱乔真的好机会?只见她面上单纯的笑着,“这样啊……来接真真的人肯定很好看吧,总觉得如果是肥头大耳的人坐在你的身边,会很违和呢。”

    有意思极了,这话说的水平极高,如果是涉世未深的小白听见这话,兴许只以为安尔乐是在臆想画面。而在职场混过的老油条便会发散思维,肥头大耳的人?那不是在形容暴发户或者油腻的高位吗?

    安尔乐明里暗里都在给人灌输一件事情,乔真是被人包-养的。

    乔真又不是什么涉世未深的小白,她自然能听出安尔乐话里的深意,她看着周围前辈的目光都有些变化,对安尔乐的话也不置可否。她究竟是谁,是什么身份,都不是她们靠臆想就能改变的。

    “我可是个颜控呢。”乔真玩笑似的说完,便踩着六公分的高跟鞋回到她的位置,她现在可是个很忙的人呢,毕竟她的工作也下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到了,安尔乐看着还在忙碌的乔真,又留下一句令人想入非非的话,“真真好像是住在市中心的高级公寓里呢,你那么努力,怪不得能买得起呢。”

    乔真毕业几个月,别说是买高级公寓,哪怕是买个市中心的厕所都很艰难,还努力呢,在什么地方努力?安尔乐明显是意有所指。乔真将手中的资料放下,“当然啦,我们这种被包-养的人,怎么比得上麻雀变凤凰的安小姐呢?”

    安尔乐尴尬的扯了扯唇角,她自责的说道:“真真,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知道……我以为你是啃老呢,毕竟有一对努力的父母,可以少奋斗几十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