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悲伤逆流成海(19)
    ..快穿之炮灰爱蹦跶

    乔真一脸懵圈的听着脑海里的波澜不惊的汇报声音,她刚刚干了什么惹楚昭黑化成这样?可能、也许、大概是她刚刚太凶了?她放软声音,耐心的说道:“只要你告诉我,我就可以不用去多见几次顾琛了。”

    乔真缓口气,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哪句话惹到眼前的小祖宗。

    楚昭像是自闭症儿童一般坐在床角,他垂头看着脚尖,却还是不愿将他与顾琛之间的恩怨说出来。

    很好,那就不要怪她动粗了。

    乔真直接将楚昭压在床上,一只手钳制住他的两只手,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讲不讲!我警告你,我耐心有限,实在不行我也不管你了。”

    楚昭看着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他缓慢的抬头,看着霸王硬上弓的乔真,“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乔真微微一囧,楚昭与顾琛的恩怨是楚顾两家的事情,即使文楚两家是世交,乔真这般逼问也是很没有礼貌的。她渐渐松开手,“八卦啊,好歹是京都上流社会的一手消息,你不说就不说嘛,问顾琛也一样。”

    她起身便拎着包准备离开,她做的事情实在是太突兀了,也怪不得楚昭会春心萌动,只希望她现在与楚昭拉开距离还来得及。

    楚昭却是突然伸手拉住乔真,趁她不备将她压在身下,“凭什么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乔真看着重重的压在身上的楚昭,“骚年,嘴和腿都长在我身上,我当然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楚昭将脑袋凑近乔真的耳边,他似是呢喃着说道:“那便让你再也开不了口,再也迈不动腿。”

    这话听在乔真耳里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让她迈不动腿她可以理解,是直接砍了她的腿,让她开不了口是几个意思?毒哑她吗?太丧心病狂了吧!

    不对!她翻身挣脱开楚昭,鄙夷道:“你这小身板还想把我怎么的,你怕不是活在梦里?”

    乔真直接甩开楚昭,推门离开。

    她可能需要换战略,既然直接的问不出来,那她就隔岸观火好了。反正楚顾两家再闹腾,都与文家无关。

    像是为了验证乔真所说,她自从离开楚家之后,她便该吃吃,该喝喝,顾琛也没有在她身上施压,所以她擅闯澜狩山带走楚昭也没有受到任何处分。

    乔真懒得离楚昭那些糟心事,所以直接住在学校,每天靠楚楚的探测跟进事情发展的动态。

    楚家与安尔乐的父母商谈好,这件事情便不了了之,而楚昭有精神病这件事情,楚父楚母直接将t大上告在法院,自从不分青红皂白的名头便冠在t大头上。

    虽然楚昭洗白,但他的名声自此一落千丈,整日里都有人对他指指点点,更是有些与他不对盘的直接对他冷嘲热讽。

    有些人装睡不愿醒,孰是孰非,也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

    乔真捧着野史微叹一口,最近楚昭的黑化值忽上忽下的,她也没有找到什么借口去接触楚昭,难不成真的要富贵险中求,走爱情的道路吗?

    最近夏秋换季,绕是乔真那般强悍的人也不幸中招,不幸中招的还有她的舍友贺娴,于是乔真便与贺娴一起相依为命请假去医院吊个水。

    “我这嘴里一股药味儿。”

    “我也是。”

    “我们两的命好苦啊qaq”乔真躺下,她单手拉高被子将自己的脸蒙起来,“不如睡觉,睡觉使我快乐。”

    贺娴翻个白眼,“别看这里是vip室,这被子估计还没有换过,也不知道之前被什么人盖过。”

    “……”乔真默默的将被子踢到一边,然后将自己及膝的风衣盖在自己的身上。“还是有点冷,单手玩游戏都没有效率,唉!”

    贺娴翻了个白眼,没有理她。

    两个小时过去。

    贺娴的药水挂完了,所以她便提前回去,反倒是原主文真的身体导致挂水的速度稍慢,所以乔真整整在病房躺了三个小时。

    她直接将针头拔下,穿好衣服才去护士那儿止血,却看见顾琛脸色极差的坐在公共长椅上,“哟,病了啊?”

    顾琛抬头看向乔真,然后向她招手,招小狗似的将乔真招了过去,“你不是想知道我和楚昭的恩怨吗?”

    乔真有些迟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可不相信顾琛能无缘无故的告诉她。

    顾琛也看出她的顾虑,“楚昭在你身后呢,我知道他喜欢你,只要你配合我,我便告诉你,怎么样?”

    这个主意其实非常好,一来可以得知顾琛与楚昭二人之间的恩怨,二来可以斩断楚昭对她的心思,所以乔真直接将身子凑过去,“不怎么样,但我选择配合你,你快点告诉我吧。”

    顾琛伸出手搂住乔真的肩膀,他将脸凑近乔真的耳边,“你也看见楚昭与我长得差不多,我最讨厌的,便是他那张脸。”

    乔真的心慢慢下沉,“所以你便将他推到杀马特的道路上,看着他一去不复返,但你没有料到我这个变数,所以你想,直接毁了他?”

    所以学校里出人意料的有那么多行走的杀马特发型,便能有一个很好的解释。“你为了毁掉他,还真是费尽心思呢。哎,跟我说说,高中的时候,你是怎么让那么多富家子弟顶着那么辣眼睛的发型出现在学校的?”

    顾琛只是淡淡的回道:“利益。”他的眼睛无意间向乔真身后一瞥,楚昭并没有如他所料的愤怒的握紧拳头,所以他有些失望。“其实,楚昭也不像他所说的那么喜欢你啊。”

    乔真看着脑海里的检测结果,

    她连忙推开顾琛,“既然没有用,便不要靠我那么近。”

    顾琛“啧”一声,“还真是势利呢。”

    乔真并没有理他,只是起身直接向没有楚昭的方向离开,她假装不知道楚昭刚刚就站在她身后。

    乔真离开之后,楚昭便凑到顾琛身边,他俯身凑近顾琛的耳边,“真希望你可以多活几年。”

    顾琛刚才还饶有兴致的脸瞬间冷下来,他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勾唇笑了,“不用楚少担心,我最后几年还有真真陪我呢,死而无憾了。”

    “死而无憾又如何?还不是死得早。”楚昭讥讽的说着,他怜悯的看着顾琛,然后便挺直腰板追着乔真而去。

    顾琛的脸是彻底冷了下来,他用手捂着胸口,只觉得呼吸艰难。

    原本装作扫地工的男人惊呼:“少爷!”他立刻将几粒药还有温开水递给顾琛,,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