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悲伤逆流成海(13、加更)
    乔真是与贺娴还有赵柔玩疯了,整天浪迹这个美食街或者峡谷,吃到身上的肉都多了好几斤。

    “我记得军训完了好像还要放半个月的假,咱到时候圆滚滚的回去,气死安尔乐!”乔真义愤填膺的说道,说完又啃一口鸡翅,“我记得楼下有一家小龙虾的店,肉鲜味美。”

    贺娴吸溜一口口水,“我们明天去吃吧,哎呀,这日子可太美好了。”

    正在啃鸡翅的乔真动作一顿,

    乔真的脑海里出现澜狩山的地图,还有标记出毒蛇山洞,而楚昭则是地图上的红点。

    “我下午要去澜狩山,只能你们两个去了。”乔真放下鸡翅,她急急忙忙的去卫生间洗手,然后将衣服麻利的塞进行李箱。“我有急事。”

    贺娴跟在后边看着乔真忙碌,“你去干嘛呀?”

    乔真转身将手机充电器卷起来放进行李箱里,“人命关天的急事,澜狩山的进出口被垄断,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去呢。”

    赵柔慢吞吞的说道:“澜狩山上是有居民的,你混在人家亲戚里,应该是可以进去的。”

    “查的严啊,t大进去的不是家世显赫的就是有实力的,里边的哪个不是一支潜力股?”乔真将行李箱放在一边,她坐在床上冥思苦想,她在这个世界的家世还没有到拥有私人飞机这种雄厚的地步。

    乔真在网上定下去k市的机票,是下午一点半的,她直接坐车去机场取票,然后便坐在候机室里等候。

    她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所以便采取语音或者视频的方式先稳住楚昭。

    好在,楚昭很利落的接通电话。

    “喂。”

    楚昭的声音低沉,可以说是个很不好的消息了。

    “喂,楚昭,你们去澜狩山竟然还有信号哎!”

    “你不是也在吗?”

    “我不在啊,我那天早上睡过头了,所以就请假没去。”

    “真好。”

    楚昭留下“真好”两个字之后,便挂断电话,留给乔真的是嘟嘟嘟的忙音。

    乔真不能放弃,她又左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的打过去,直到登机她才放弃。她的手机也没有电了,只能等下飞机再充电。

    等她到k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她拖着行李箱又坐出租车去荷花村,荷花村是澜狩山山脚下的村庄。

    乔真又是出钱,又是找各路大神,好大一番周折才让村里的居民骑着三轮车背她上山,好在她本身就有t大录取通知书,还有t大教导处的请假条,所以很顺利的上山。

    “楚昭!”乔真是拖着行李箱一路飞奔到脑海中红点的地方,她看着眼前的小黑屋,也不顾那门脏兮兮的,便抬手拍门,“楚昭!你在里面吗?!”

    “嗯。”楚昭低低的应声。

    “你往后,离门远一点。”乔真后退几步,只待楚昭慢吞吞的应声,她便飞起几脚踹在门上,只见那木门摇摇晃晃的。

    乔真又是飞起一脚,只听“嘭”的一声,那门便英勇就义了。她进去看着被困在满是灰尘椅子上的楚昭,立马将那死结给解开。“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被困在这里?”

    楚昭低头,却是什么都不说,他的眼中黯淡,半晌慢吞吞的说道:“我想嘘嘘。”

    乔真将他拉起来拖到外头,“这里有卫生间吧?你去解决一下。”

    楚昭的唇蠕动几下,吐出两个字来,“不要。”

    “那你去野外解决一下,我给你守着。”乔真看着楚昭手腕上的伤痕,她体内的愤怒之气也快要到暴走的临界点了,她掐着腰转身,缓一缓她的气愤。

    楚昭在某处草丛解决他的三急,然后便磨磨蹭蹭的走到乔真身边。

    乔真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牵着楚昭把他带到澜狩山上的旅馆,好在旅馆还有空余的房间,正好让楚昭洗个澡换身衣裳。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乔真洗了个苹果递给楚昭。

    楚昭抱膝蜷缩在炕上,他的两只手上捧着圆润的苹果,“前几天军训休息半天,于是我就和他们去喝酒,等我醒来的时候,安尔乐就睡在我旁边,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乔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你就被关了?”

    “不。”楚昭将头埋进双膝,“安尔乐又告诉教官他们,说我起床的时候很暴躁,像是精神有问题一样,又在几个世家子弟的建议下,他们便把我捆在暗无天日的屋子里。可我明明记得很清楚,我刚刚醒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

    乔真右手握拳捶了下左肩,“来吧,姐们的肩膀借你,不要太感动哦。”她强制性的将楚昭的脑袋掰到她的肩膀上,“放心吧,不要太担心,还有我呢。”

    “嗯。”楚昭将头搁在乔真的肩膀上,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没过一会儿,楚楚便将大致的事情传送给乔真。

    乔真在脑海里接收着。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安尔乐那天是偷偷摸摸爬上楚昭的床上的,第二天那些世家子弟也都众口一词的维护着安尔乐。

    安尔乐和那些人,像是有目的性似的,明显是遭到什么人的指使,可是谁会与楚昭有仇呢?

    而且安尔乐也不像是损坏贞洁只为污蔑别人的女性,但楚昭的家世倒也不赖,他是京都一流商业家族的独生子,楚少奶奶这个称呼也有很多人趋之若鹜。

    这般一想,安尔乐所做的倒也解释得通,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楚昭是蝉,安尔乐是螳螂,那黄雀是谁呢?

    “楚昭,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乔真试探性的问道,她用指尖戳了戳楚昭的脑门。

    楚昭闭着眼睛,他的睫毛轻颤,似乎是极其不愿意去回忆那些事情。

    乔真出言打断他的思绪,“没关系,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咱也不急在这一会儿。但是你别忘了,还有姐们在你背后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