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悲伤逆流成海(10)
    乔真并没有再理会楚昭,她将行李箱拖走,至于推车,会有人跟在她身边替她处理。

    便宜爸已经派人过来接她,乔真打开车门钻进去,楚昭也打开后车门钻进去。

    乔真偏头淡淡的看着楚昭,甚至她的声音都格外的轻柔,“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楚昭不以为然,他大大咧咧的往车座上躺下,“就不!”

    行,搞事情是吧?

    “去exquisite。”乔真倚在副驾驶座上,她上扬起嘴角便闭目养神。

    大概有半个小时吧,司机将车停在exquisite的门口,乔真直接下车,将楚昭也拖出来。

    exquisite是原主文真的好朋友的哥哥创建的,理发、妆容、着装是一条龙服务。而楚昭那冲天红发、明明很昂贵却被他穿出地摊货的t恤,还有他那潮流的破洞牛仔裤,活像是在学校旁边的小混混。

    楚昭这种人,很受exquisite的欢迎,因为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来,大立,把他的头发给我染成黑色的,拉直,剪了。”乔真拉着楚昭的手腕,硬生生将他拖到vip区。

    张大立看着不情不愿的楚昭,“好的,小姑奶奶,什么时候回来的?”

    还没等乔真回到,楚昭便开始像泥鳅一样滑来滑去想挣脱乔真的桎梏。

    张大立看着挣扎剧烈的楚昭,他诧异的后退几步。

    乔真拽着楚昭的胳膊将他反手压在沙发上,“我说过,后果自负,懂?”她抬手劈向楚昭的脖颈的下三寸。

    “文真!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头发,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楚昭涨红了脸,他艰难的扭着脖子看向乔真。“你懂什么?!你根本不懂它的美blablabla…”

    乔真挑眉,竟然没晕?没关系,再补一掌好了。她再次抬手劈向楚昭的脖颈下三寸的地方。

    楚昭的头一偏,便晕了过去。

    乔真看着目瞪口呆的张大立,“按照我说的去做。”

    张大立连忙喊来两个助理,于是楚昭便被扶进理发间,然后在昏睡中失去他那放荡不羁的冲天红发。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助理又抬着楚昭出来,他的冲天红发已经被黑色的柔软的短发替代,他原本像是身上带着刺的刺猬,现在倒更像是无害的大汪。

    现在再仔细看楚昭的脸,发现他还是和顾琛同一个类型的帅哥呢,就是看上去很受气,一点都不攻气。

    乔真从包里拿出卡,却发现临走前没想起这茬,她直接拿出便宜爹的副卡,“费用直接从我的卡里扣。”

    “哪儿用啊?你vip卡号和密码咱们都有记录的,再说了,他那身衣裳你不得给他一起换了?”张大立努努嘴,他嫌弃的看向楚昭。

    乔真觉得张大立说的非常有道理,“你看着给他配身衣服,正常的就行,价位没什么要求。”

    张大立仿佛看见金钱在向他招手,于是非常嗨皮的推出一排衣服,“我觉得他的脸,配白衬衫和黑裤子是非常秀气的。就是看着太文弱,但也总比他那不伦不类的搭配要好。”

    “就按你说的,衣服放他旁边,钱你自己扣。”乔真不太清楚原主的vip卡里有多少存款,所以她将副卡还是推到桌上,“不够再续,我以后可能来的次数会增多,所以你看着续。”

    “好嘞。”张大立给乔真抛了个媚眼,然后便拿着桌上的卡欢快的出去了。

    乔真刚刚劈下去的手劲还算有分寸,没过多久楚昭便悠悠转醒,他下意识的抬头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没有放(倒)荡(竖)不(刺)羁(手)的感觉。

    楚昭立马炸毛,他气愤的看向乔真,伸出手指着她,“你太过分了!”

    “嗯嗯嗯,我还要更过分,是你自己换身衣裳还是我让人帮你换,自己选?”乔真扬起下颚点了下那套衣服,她无辜的撇嘴一笑,“别试图反抗我,不然你的身体会被谁看去,我也不确定哦。”

    “文真,你敢!”楚昭暴跳如雷,他直接将矮几掀翻,房间里顿时噼里啪啦的一通响。

    乔真面无表情的看着屋子里的狼藉,她有点心里,总有种在管教叛逆期儿子的错觉。她将手中的玻璃杯摔在地上,“我怎么不敢?!楚昭,我看你不爽好久了,高考前两个星期我没动你和安尔乐是不想让自己分心,马上就要开学了,你要再敢用你那品味辣我眼睛,你信不信我给你连皮带肉都换了?!”

    “讲!自己换还是我给你换!”

    楚昭瞪大眼睛,他没有想到乔真会说出这样不知廉耻的话,“你还是不是个女孩子?!”

    “不是,我一大老爷们怕什么。”乔真起身,强制性的将楚昭带进换衣间,廉耻是个好东西,可惜她没有。她进去便直接将楚昭的那件t恤给撕开,颇有种霸王硬上弓的错觉。“怎么,内裤也要我帮你换?”

    楚昭下意识的捂住屁股,一米八的大汉子缩在墙角嘤嘤哭泣,更辣眼睛了。

    乔真看不下去,直接将他面朝下的压在地上,然后动手脱他裤子。她看见楚昭的内裤,表情像是日了哈士奇似的。

    楚昭的内裤居然是粉红色的,而且背面的正中间竟然还有一颗红色的草莓。

    乔真联想到楚昭的头发与他的内裤有异曲同工之处,不由觉得那杀马特的发型,可能是楚昭在掩盖他那粉红色的少女心。“没想到你这么有少女心嘛,骚年,这又不丢人,大胆的去追求自己的爱啊!”

    楚昭面红耳赤的趴在地上,他像是毛毛虫一般扭来扭去,但最后还是被乔真死死的压在原地。“不,不许说出去!”

    “好吧,就当它是个秘密。”乔真最后还是强迫性的将楚昭的裤子也换了。

    换了发型换了衣着的楚昭便像是脱胎换骨一般,没有那吊儿郎当的气势,看起来乖的很。

    乔真将楚昭推到镜子面前,“你看,你现在多好看,以前那简直就是,没法形容,太丑了。”

    虽然现在只是帮楚昭换个发型换个衣着,他的性格还没有扭转过来,但这已经是长征路途中的第一步,只要坚持下去,总能改变楚昭的性格。

    乔真带着默不作声的楚昭出去,她去前台将副卡取走,然后又漫不经心的给楚昭灌输着思想,“还有啊,你以后别再学什么忧郁了,人家忧郁是自带气质,你忧郁,纯熟就是表情很丧,想法很丧。”

    路过乔真与楚昭的男人抬头,他那与顾琛三分相似的眼眸,看向另一个表情很丧的男人。

    被看着的男人很丧的一笑,明显他也听见乔真方才的言论,“怎么办?她就是喜欢忧郁的总裁。”

    至于这个“她”是谁,两个男人都心知肚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