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悲伤逆流成海(7、加更)
    楚昭也后知后觉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他那张扬火爆的红发都掩盖不了他铁青的脸色,“文真!”

    “哎。”乔真应声,这无疑是火上浇油,她看向安尔乐难看的神色,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这次可是你羞辱她,不会又怪在我头上吧?”

    楚母觉得出来逛街怎么逛的那么难受呢,她看着脸色都快要狰狞的楚昭,“楚昭!我今天出来不是看你们打嘴炮的!”

    乔真默默的闭嘴,她还要蹭车回去呢,还是识相一点比较好。

    安尔乐弯腰,“对不起阿姨,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说完,她又挺着坚强的身影离开。

    楚昭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出来是给安尔乐道歉的,结果碰上乔真,又再一次将人家得罪了。“文真!你几次三番的引诱我说出侮辱安尔乐的话,是不是觉得很爽快?!”

    乔真依旧端着她那礼貌性的微笑,“我也没有想到,你的情商会低成负数,而且我之前不是给你打过防御针了吗?”

    她说的是她逃课那天,站在墙头对楚昭说的话。“你不会以为我说着玩玩的吧?”

    楚昭垂下上眼皮,他抬头四十五度忧伤的望天,“你将我逼上悬崖的同时,你自己也会有站在悬崖边上的一天,你身后的人也在伺机而动,不要害人也害己。”

    他说完,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几十来岁似的,含胸驼背的,颠着他的冲天红发离开,嘴里还呢喃着:“莫低头,隐形的皇冠会掉。”

    乔真看着楚母复杂的神情,她安慰道:“他的画风,还算正常。”

    “这还正常?”楚母放下手中的口红,“真真,你和楚姨讲,他在学校是什么样子?”

    乔真非常为难的撇嘴,告状这种事情她是做不出来的,而且还会损害楚昭对她的人品印象,所以这种事情坚决不能说。“楚姨,楚昭每天都回家,你不知道吗?”

    楚母招来服务员,她拿出闪闪发光的镶钻金卡,“两支,分开包装,没密码。”

    “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间,我和你叔叔想着他总能自己成熟,但今天看来,他非但没有成熟,智商也受创了。”楚母神情凝重的坐在高脚椅上,“你老实和楚姨说,他在学校是什么样子?”

    “背后告状,不太好啊。说句让楚姨不高兴的话,我还蛮嫌弃楚昭的,心智不成熟,心志不坚定,任旁人说两句他便动摇。”乔真细致的分析着楚昭的性格,“还多愁善感,本该是最好的,最活泼的年龄,他却要悲天悯人。”

    楚母点头,听的认真,“继续。”

    乔真掂量着用词,“楚昭对金钱的概念,以及是非曲直的概念,都很模糊。他……认不清现实。”

    楚母觉得乔真说的特别对,她轻叹,“你呀,太成熟太现实了,若是能和楚昭杂糅,你们两便能平衡了。”

    乔真露出个难以形容的表情,“还是……别了吧。”

    楚母轻笑出声,然后将服务员递来的金卡收进钱包,“喏,阿姨送你的,当然不是白送你的,阿姨希望你在学校的时候,可以给楚昭做个榜样,潜移默化让他正常些。”

    乔真想到学校里行走的调料盘,她莫名有些犯怯,“阿姨,您可能不知道,最近那种风格流行,我一个人,真的不行的。不过,如果您允许我用特殊手段的话……”

    “再特殊能特殊哪儿去?你叔叔和我还让人将楚昭关在房间里,三个膘肥体壮的大汉守着他,断网断电,都没有让他回头是岸。”楚母一讲到这件事情便觉得心累,楚昭现在的审美日后肯定会是他人生中的黑历史,只希望楚昭日后不要因此怨恨她和楚父。

    乔真这次没有附和,因为她没有体会过管教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非主流儿童,没有资格去做出评论。她慎重的说道:“楚姨,您放心,咱们是世家,您看着我长大,为了以后在报纸上不和那么辣眼睛的人同框,改造他也是我义不容辞的一件事情。”

    “好,楚姨送你回去。”在楚母看来,乔真与楚昭之间最多是打打闹闹的,真指望乔真改造楚昭,她是没有投注希望的。

    今天出事很利,她已经取得楚昭母亲的同意,那么她日后如何管教楚昭,那便是名正言顺的了。

    窝在乔真臂弯里的楚楚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它抬头看着乔真眼底的恶劣,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愿如来保佑楚昭,阿弥陀佛。

    乔真回去之后便点开手机里的小企鹅,楚昭正在葬爱家族的群里吐露着他的苦痛。乔真看一句便在心里吐槽一句。

    ——她就是嫉妒我对别的女生好。

    对对对,我就是嫉妒安尔乐炉火纯青的绿茶、白莲的气息,以及楚昭对安尔乐深(zhi)沉(zhang)的好。

    ——毕竟是世家的妹妹,我从来都没有对其他的女生比她还好。

    对对对,楚昭当然没有对其他的女生比对原主还好,因为原主的冷暴力还有冷冷的凝视真的很让楚昭心虚,至于楚昭为什么心虚,他心里难道没有一点b数吗?

    ——她今天当着我妈的面造谣我和别的班的女生,我只是买点礼物给人家道歉而已,这难道不是最基础的礼貌吗?

    对对对,实在是太有礼貌了。趁乔真不在的时候拿走她的楚楚,还让安尔乐那种表里不一的人伤害楚楚柔滑的茸毛,简直是丧心病狂!

    于是下面有一堆人在称赞楚昭的绅士,甚至出言不逊,将各种侮辱性甚至带生殖器官的言语辱骂着乔真。

    乔真当场就气爆了,但是她是一个理智而且自制力max的女人,所以她直接一个电话打到原主的老舅那儿。

    “喂,舅舅。”

    “喂,真真啊,怎么有空给舅舅打电话?”

    “哦,我想去部队历练,可不可以把我安插在表哥的新兵队伍里?就暑假两个月。”

    “很辛苦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啊,就是想练练身手,开学军训也可以不用那么累嘛。”

    “你要想清楚,新兵队伍也是很辛苦的,到时候你去了,你表哥是不会手软的。”

    乔真歪曲道:“表哥一个糙老爷们,他的手怎么软?”

    “那……这样吧,你考完试来舅舅这里玩儿,到时候再说也来得及。”

    乔真愉快的应下,“好。”然后她便没心没肺的挂断通话了。

    然后她一个晚上,接到母家家族上到太姥姥,下到三岁小侄子的电话逼供,无外乎是问乔真是不是被欺负了?

    最后连便宜爸都惊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